圈圈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倾世独宠:娘娘又出宫了兔牙儿 > 第1262章 看我不拿针扎你!
  让沐云清意外的是李怀瑾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太大的反应,而是睡意惺忪地嗯了一声,随后大手一捞,把沐云清带到了自己的怀里搂着一并躺着了。

  “我说南境那边来消息了,说南平十万大军已经开始往南境进发了,不日就能抵达,打的旗号就是你和我插手南平政事……”

  沐云清以为李怀瑾睡的迷迷糊糊没听清楚她说的内容,又在他的耳边重复了一句,作势要起来推他。

  边境无小事,不能拖延。

  不想李怀瑾再次将她拉了过去:“我都听到了,放心好了,李廷能应付的!乐长渊心里就没个数,这么多年南境被他们屡次骚扰而没有强有力回击的原因不是南境军弱。

  而仅仅是因为有皇贵妃的那层屏障。

  只是他忘了,那是以前!

  现在是我做主!”

  沐云清听着这话,就顺着他躺下了,但还是没忍住:“乐长渊蠢,但景王能撑到现在不是傻子,他能不知道吗?”

  “他当然知道,不过大概自以为我是皇贵妃的儿子,比之前更会纵容吧?又或者来试探一下我的反应,不用管。

  很快他们会尝到苦果的!”

  李怀瑾说这话的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望着沐云清叹了一口气,伸手把她紧锁的眉头给展开了:“不是说对朝政之事不感兴趣吗?

  怎么还愁眉不展的?”

  沐云清捂住了李怀瑾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闷闷地说了一句:“想替你分担点,不过如今看来还是算了,分担不了还瞎添乱!”

  “谁说的?你的能力和见解,朝堂上就没人能比得上,只不过你在医术上建树更高,没在这上面上心罢了。

  不过我也不希望你上心这个。

  我只想着你开心快乐地做你想做的事情。

  若是你真的想为我分担的话,就尽可能在闲暇之余陪陪我就好,实在不能陪就多给我写信……”

  本来还有些颓败和伤感的沐云清,听着李怀瑾这话忍不住噗嗤笑了:“你这是安慰人呢,还是借机发牢骚呢?

  我答应你,以后一有空就给你写信,让你收信收到烦腻为止!”

  李怀瑾大笑着坐了起来:“放心好了,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沐云清好笑之余又纳闷:“不是说李廷能够应付的吗?怎么又起来了?”

  李怀瑾捏了捏沐云清的脸蛋,叹了一口气:“还不是被你这么一喊,困劲儿就跑了?”

  眼看着沐云清目露懊恼之色,他笑了笑:“逗你玩的,我本来就醒了,你再躺会,我下去骑马活动活动!”

  沐云清知道他虽然嘴上说不怎么在意,但实际上又怎么可能完全能够放心的下,便冲着他摆了摆手:“去吧!”

  李怀瑾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袍下了马车。

  沐云清一直也没再收到秦殇那边的信件,想来应该没有太大的变故,但心里还是提调着,静不下来心做别的,索性去了实验室,姑且按照秦殇信中所描述的乐长亭的症状配了一些药。

  直到一个多时辰以后,李怀瑾重新回到马车上,她才出来。

  “都安排好了?”

  说到底,她还是有些担心南境的情况。www.qqxs9.com

  “嗯,安排好了,放心,我已经让人给李廷传消息了,会尽量一开始就把南平军给震慑住,以最大程度地减轻伤亡……”

  李怀瑾最是知道沐云清的想法的,“南平百姓和不希望打仗的将士是无辜的!”

  沐云清心头一阵敞亮,伸手抱住了他的胳膊,抬头冲着他歪头一笑:“我们的燕王殿下真是爱民如子呢,提前都把南平的百姓当成是自己的子民了呢。

  此等胸怀大略,真是让小女子心生崇拜,芳心暗许呢,敢问殿下可有婚配?

  若是没有的话,小女子愿意随侍左右,为殿下生儿育女……”

  李怀瑾有些哭笑不得,但更多的是享受这难得的温情惬意,不过却故意沉着脸,还把沐云清给扒拉开了:“这位小姐的心意,本王心领了,本王只是做的该做的事情,没什么可崇拜的。还有府上已经有了悍妃一名,她凶悍善嫉,手段了得,一根金针就能扎的人狂跑乱吼。

  本王怕她怕的不行,故而不敢再招惹是非,小姐还是另寻他人吧!”

  这话一出,沐云清顿时杏眼圆瞪,柳眉倒竖,怒道:“好你个李怀瑾,原来在你心目中我竟是这么不堪之人。

  看我不拿针扎你!”

  说着就作势装着摸出来一枚金针冲着李怀瑾的死穴扎了过去。

  李怀瑾看着沐云清生动的眉眼,大笑着握住了她的手,将人给带到了怀里:“好希望我们天天这样!”

  本还想着继续演下去的沐云清一听这话顿时就没了兴致:“若是天天如此的话,那可是就成了神经病了!”

  不等李怀瑾反驳,沐云清正色起来:“刚刚我仔细想了想,觉得乐长渊和景王未必不知道你对南平的态度,他们如此也不仅仅是试探。

  更多了恐怕是想着多处开花,牵扯你的视线,分散咱们的注意力。

  之前景心在西州的事儿,我觉得景王应该是知晓的,那他就会知道你在这边,听到南平的消息会后,定会从乾州直接赶往南平。

  这个时候南境突然出现了动静,就是为了把你吸引过去。

  因为他觉得在任何一个正常人的眼里,边境的重要性是无可替代的。”

  李怀瑾点了点头,没出声示意沐云清继续说。

  “只要你去了南境,那势必就不可能随我同行,不管我是先去救南平皇还是去药王谷,他们身上的压力都会小了许多!

  就算南平这边他们战败了,但拖上个是十天半月的,乐长亭必死无疑,到时候乐长渊就是唯一的继承人!

  若是你因为皇贵妃,做出了让步,那更是他们想看到的。

  所以这一招无论如何,他们都是得益者!

  不得不说,这个景王真的是老奸巨猾的。

  以前我以为宁王死了,天下就太平了,看来高兴的还是太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