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圈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倾世独宠:娘娘又出宫了兔牙儿 > 第1261章 南境有动静了
  半个时辰过后,景致把能回想起来的有关于景王的事情都说了,看着沐云清眉头紧锁的样子,又补充了一句:“其他有遗漏了,我想起来再随时告诉王妃!”

  沐云清从自己的思绪中回神,看着满脸恨意的景致,犹豫了一下开口道:“现在情况紧急,一时半会我恐怕腾不出空来给你调理身体,索性耽误一阵子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所以我去跟顾斐说一声,你就留在他身边……”

  “这怎么可以?”

  景致立马急了,腾地起身打断了沐云清的话,“就不说旁的,单就我跟景王府的仇怨,我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做缩头乌龟躲在后面?”www.qqxs9.com

  “景致,你听我说,……”

  “王妃,您什么都不要说,我一定要去!”

  景致的态度很坚决,“我跟景王府的仇怨不会因为我爹被救了出来,就能一笔勾销的,但同时我也知道自己能力有限。单枪匹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也答应了我爹,绝不会冲动去报仇。

  但我心中的仇恨却是没有一天能够放下过,只要一闭眼就会想起十几年我所经历的一切,会想起他当着我的面折磨我爹的样子。

  现在王妃要深入虎穴了,我有机会出一份力,又怎么会退缩?怎么可能会呆着这里享受安逸?”

  “可是,你体内的毒虽然解了,但是功力要恢复需要一段时间……”

  “王妃放心,我就跟在王妃身边随时解惑,不会去冒险,更不会做什么冲动的事!王妃,不管是南平还是景王府没人比我熟悉。”

  景致知道若是沐云清不想让她去的话有的是办法。

  她必须要说服沐云清。

  “你……确定?”

  沐云清自然是知道带上景致的好处的。

  但是一是顾及她的身体,还考虑到顾斐那边的事儿。

  更重要的还是怕她会冲动,一到南平会忍不住。

  她还没往当初明明跟自己约定好的,但是为了柳心给李怀瑾下毒的事儿呢。

  虽说这件事在她这里已经过去了,但是景致保证的话在这里的份量却是打了折扣。

  景致也知道因为自己的那次失言,所以才导致了沐云清对她的不信任,当即道:

  “我确定,我以我爹的性命发誓,若有违背我爹……”

  “行了,我信你就是,只是你爹那边……要不要跟他说一声?”

  “我会跟我爹说,他知道我跟着王妃一定不会反对的!”

  景致这话倒是不假。

  江湖人最是重义气,知恩图报。

  柳心的命都是自己救的,若是知道沐云清需要肯定没有二话。

  “那好,明天你跟我一起走吧,顾斐……”

  “王妃,别的事情,家国大义面前不谈儿女私情!”

  说起这话来,景致的眉眼里全是认真的郑重。

  沐云清心头一阵感动点了点头:“好!那你早点去休息,明日我们会走的比较早!”

  “是!”

  景致走了之后,沐云清也没再做什么,赶紧躺下睡了。

  四更天的时候,就被李怀瑾给叫醒了。

  看着他疲惫的双眼,身上裹着的一身夜露,沐云清惊讶:“你这是一夜没睡?”

  “刚在西州眯了一会,别担心,不累!”

  李怀瑾一遍给沐云清拿衣裙穿,一边解释。

  沐云清也没多少,快速地穿好了衣裳蹬上了鞋子,稍稍洗漱了一下就去吃早饭,刚吃了两口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一番折腾下去,饭是一口都没吃下。

  心疼的李怀瑾不行:“清清,要不……”

  沐云清摆摆手:“别说了,我过一会就好!赶紧走吧,路上带着吃!”

  李怀瑾犹豫了一阵还是应下了:“好!”

  等到了门口,沐云清看到一辆马车,她皱起了眉头,回头看着李怀瑾道:“马车太慢了!”

  “你有身孕,现在反应又大,经不起颠簸!中途我会换马,慢不了多少。”

  这一次李怀瑾却是难得的强硬。

  知道这已经是李怀瑾的底线了,沐云清也没再争辩,快速地上了马车。

  刚要启程的时候,顾斐骑马跑过来了,扒开车帘,凝重地道:“小丫头,保护好自己保护好我的二外甥,旁的尽力就好,天塌不下来,就算是塌下来也有高个的顶着,你可千万不能不要命地往前冲!”

  “放心好了,没什么值得我拿自己和孩子的命去换的,你也保重自己,景致跟着我,你不用担心,别的不说了,赶紧走了!”

  “好,我不担心,走吧!”

  之前斗气归斗气,这个时候谁也没啰嗦。

  顾斐把他们一行人送出了城,然后回了西州。

  即便是在马车上,各种消息也在不停地送进来。

  李怀瑾不停地处理各种事情,忙碌的团团转,好不容易有片刻的闲暇,看到沐云清眉头紧锁的样子吓了一跳:“清清,你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沐云清摇了摇头:“我是看着你连在车上也不能休息片刻,替你心累!”

  说着把事先准备的包子和水拿给他:“我刚才吃过了,你赶紧吃吧!”

  早上因为自己呕吐,李怀瑾也没吃上饭。

  李怀瑾也没推辞,三两口吃进了肚子,又要看折子时,被沐云清给拿了过去:“先睡会再看!

  有南平的消息我再叫你!”

  没有人的身体是铁打的,接下来有一场硬仗要打,不能一开始就做这种无谓的耗损。

  难得李怀瑾很是听话,当即就躺下了:“好!”

  沐云清给他按着太阳穴不大会的功夫,就听到了鼾声。

  乾州西州这一趟,李怀瑾比她更辛苦,几乎很好看他有睡觉的时候。

  眼见着这燕窝都塌下去了。

  看着李怀瑾睡熟之后,沐云清拿起了刚才夺过来的折子打开看了一阵子就放下了,使劲儿个捏了捏眉心。

  隔行如隔山,这折子看的她头疼。

  因为特意嘱咐过,魏英把别的消息都给拦在了自己的手里,可算是清静了一阵子。

  不过也只是一阵子,天一亮,接踵而来的消息让沐云清不得不把李怀瑾给喊醒了:“南境那边有动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