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圈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妖孽世子腹黑妃云落景翊 > 第730章 恨我吗
  景王妃突然就不说了,景翊也不问。

  气氛就这么尴尬起来。

  “……你怎么不问我可惜什么?”景王妃万万没想到,自己抛出去的梗,儿子压根就不接。

  真的是,营造出来的深沉感瞬间就没了。

  “哦,我以为母妃您不想说,那母妃您快告诉我为什么?”景翊连忙问道。

  景王妃:“……”你这有点刻意了啊!

  不想说我提都不会提的好吗?当我不知道你小子是故意的吗?

  景王妃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继续感慨道:“只可惜啊,我天生丽质,苍天庇佑,就是不老,连根白头发都没有,更别说陪着你父王相携白头了,唉,你说可惜不可惜?”

  “母妃您要这么说的话,那儿子可就要改变想法了,瑶池貌似还是个十分不错的人间仙境?我是不是该跟落儿好好商量一下,干脆相携进去成仙,做个生生世世的神仙夫妻貌似也挺不错?”

  景翊这话一出,还在得瑟的景王妃脸色一沉,“神仙哪是那么好做的?想年轻就要付出代价……”

  “您付出了什么代价?”景翊紧追着问道。

  景王妃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你若真能进入其中,自然就会知道我付出了什么代价,那时候你若还有这个心思,我绝不拦你!”

  “若真能进入其中?”景翊挑眉,这话听着不对啊,“母妃您不是说,有那个倾国引荐,我必然能进入吗?怎么现在又变成若真能进入了?”

  “倾城……”

  “管她倾城倾国的,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重点是我能不能进去!”

  景王妃:“……”你要靠人家进去,可连人家叫什么都记不住,你还管这叫做不需要在意的细节?

  “母妃,别瞎想别的东西糊弄我,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我到底能进去吗?”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你是我儿子,又有倾城帮忙,进去没问题,问题是如何出来啊!这才是关键!”

  “我不信什么地方进得去就出不来!等我找到那里,进入其中,摸清楚他们的底细,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游离于四国之外,还妄想为神仙,暗中主宰掌控四国皇室,这种地方就不该存在!”景翊说着眸光阴森。

  “说的那么冠冕堂皇做什么,不就是瑶池只要查到云落那丫头就绝不会放过她,所以你才着急了嘛,跟四国有什么关系?威胁不到云落,就你还会管这天下如何?”景王妃轻哼一声,戳破了景翊口中义愤填膺的大义之词。

  景翊倒是无所谓道:“您要这么说也没错,之前就一直在调查落儿的母后为何要那么拼命的隐瞒她的身份,一国之后还得诈死,来到他国才敢把孩子生下来,如今终于找到原因了,竟然是在躲那个瑶池的人,呵呵,瑶池的人把我岳母逼到这种份上,作为贤婿,我怎能不帮着报这个仇?”

  景王妃牙疼道:“那时候你才多大……”

  “所以那时候我帮不上忙,如今知道了前因后果,再无动于衷还是人吗?”

  “反正说来说去,你就是为了媳妇铁了心的要跟瑶池作对呗!根本不管母妃我的死活!”景王妃哼道。

  景翊当时就愕然的看着景王妃:“难道不是您知道落儿是北擎后的女儿后,瞬间激动不已的要让我不顾一切去帮她的吗?难道您不是也想趁机扫除瑶池这个心头大患?”

  “说什么呢?我生在瑶池长在瑶池,那是我娘家,怎么到你嘴里就成心头大患了?”景王妃反驳道。

  “是吗?既然是您娘家,这么多年您为何要躲在皇宫里?”

  “胡说,我那是躲吗?我是被以前那一位给抓过去的!”景王妃说话时候眼神有些游移。

  “是吗?那您为何不找娘家给您帮忙呢?毕竟您这娘家这么厉害!”景翊反问道。

  “……”景王妃语塞了一下,就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让他们知道我在外面混得这么差,我也很没面子的啊!”

  “所以为了您的面子,您甘愿自己被关十几年,父王也被折磨十几年,而我,您的亲儿子无依无靠十几年?”www.qqxs9.com

  景翊此话一出,景王妃脸上的表情瞬间有了较大的起伏,愧疚懊恼无奈各种神色闪过,最后一言不发,转身便走。

  “我话说重了吗?”景翊看着母妃那落寞的背影,说不清楚心里是否有后悔把横在母子之间的这桩事给说了出来,可有些事不弄明白,就是个疙瘩啊!

  ……

  “回来了?”景王爷听见屋门推开的动静,就知道王妃回来了,他此刻正闲着没事在练字,头也不抬,随口问道,“跟儿子聊完了?”

  “……”

  等了片刻没有得到回应,抬头便看到王妃神色阴郁坐在那里一声不吭。

  他的王妃在外看着温婉高雅,独处时候只有他知道,是个十分活泼跳脱的人,即便如今这般岁数,也一如当年一般,很少见她出现这般郁郁寡欢的情绪在脸上。

  放下手中的笔,景王爷快步走到王妃身边,“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儿子惹你不开心了?”

  “……”

  景王妃依旧不言不语。

  这下景王爷开始担心了,脸色担忧又慎重道:“别吓我,到底出什么事了?告诉我!”

  “……”

  景王妃的一再沉默,让景王爷慌了神,这得出大事啊!

  抿了抿唇,景王爷脸色悲怆不确定道:“咱们儿子死了吗?”

  “???”景王妃终于有了反应,震惊的看着景王爷,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怎么会有人这么诅咒自己儿子的?

  景王爷看景王妃这神色便知道自己想岔了,讪讪一笑,赶忙解释:“咳咳,那个,我看你神思不定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如今我也不在朝野,最大的事就是儿子了,所以……那啥,到底怎么了?”

  景王妃看着景王爷关切的模样,抿了抿唇,终于开口道:“你恨我吗?”

  “这话打哪来的?我怎么可能恨你呢?”景王爷被问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