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纯阳鬼胎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疗伤(求月票求订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石像看模样倒像是唐朝的武士俑,但这粉红色的雾气,却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吸入体内,竟然能够刺激体内血液的流动!”

  正当我疑惑不解的时候,我耳畔突然传来了隐娘虚弱的声音,扭头看去,发现隐娘正盯着我看到,不过脸色煞白,胸口仍有汩汩鲜血流出,模样凄惨。

  我连忙上前,弯下身子扶起了隐娘,担忧的问道:“你还好吧,什么时候醒的?”

  隐娘点了点头道:“还活着,其实在你摔倒时,我磕到地面,就被惊醒了!”

  摔倒的时候就已经醒了?我大吃一惊,这么说我后面偷亲她,她岂不是知道?我老脸一红,有些尴尬,支支吾吾的问道:“既然你这么早就醒了,那刚才怎么不睁开眼睛?”。

  隐娘煞白的脸庞也微微一红,有些羞涩的低下头,继而故作镇定道:“我就想知道你当时会不会丢下我自己逃跑,没想到小看你了,你还算重情重义,当初没有白救你!不过没料到你竟然色胆包天,竟然趁我不备,敢偷亲我!”

  话罢,隐娘猛然惊醒,好像说错话了一般,耳根通红的低下了头,气氛有些尴尬。

  我连忙干咳一声,转移话题道:“你这伤口怎么回事,好像鲜血都无法凝固一般?”

  隐娘顺势接过话道:“被一头山魈偷袭造成的,这山魈爪中都含有剧毒,使得鲜血无法凝固,一会你找些清水和草药来,利用清水将我残留在伤口的毒性清洗掉,再附上草药就没事的,现在主要是因为流血过多而造成的虚弱。”

  “不过这粉红色雾气有些古怪,似乎能够加速血液流动,你得快点找点水源和草药,否则我真的可能会因为流血过多而亡!至于这种草药,深山里头便不难寻,找到那种叶片呈椭圆型,六片叶子连在一起的即可!”

  隐娘虚弱的连手臂都无法挪动,说起来话来亦是有气无力,仿佛随时都会断气一般,我看了看她发白龟裂的嘴唇,知道不能再耽搁下去了!于是抱起隐娘,抱着她朝着身后走去。

  隐娘想要反抗,但是失血过多的她,根本提不起一丝力气,连手臂都无法挪动,只能嗔怪道:“你抱着干嘛?自己去找清水和草药岂不是更快?难不成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占我便宜?快将我放下!”

  “别说话,你现在很虚弱,这荒山野岭的,怎么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万一粉红色雾气又散去了怎么办?”

  我霸道的回应道,丝毫没有放下隐娘的意思。似乎没有料到我的态度竟然如此强硬,隐娘躺在我怀中,诧异的看了我一眼,便没有再开口说话了。

  所幸山谷内便不缺乏水源,走了不到十来米的距离,还未走出红雾笼罩的范围,就在石像背后不远的位置,发现了一块巴掌大小的坑地,坑地内,涓涓泉水冒出,晶莹透亮,更为巧合的是,泉水旁,有一株半米高的植木,植木的枝干上,树叶称椭圆形,六片叶子连在了一起!

  我轻轻将隐娘放置在地面,而后用手捧起一弯泉水,端至隐娘伤口处,正打算帮她清洗伤口时,却尴尬的发现,她受伤的位置有些微妙,正在左胸胸口处,似乎有些不太方便。

  我有些不知所措道:“要不然还是你自己清洗吧,我这就转过身去!”

  隐娘尴尬的点了点头,想要将手伸向泉水处,但是由于失血过多,太多虚弱,她除了能够微微挪动两下指尖外,根本无法挪动整根手臂。几番尝试都失败后,她煞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我连手臂都抬不起来,怎么清洗?”

  我干咳一声道,有些不敢相信,隐娘今天的表现,较之前冷若冰霜的模样,简直变了个人似的。不过既然隐娘都说的这么隐晦了,我一个大男人也没什么好扭捏的,出于羞涩,沉默了片刻后才开口道:“那我闭上眼睛帮你清洗吧!”

  隐娘并未回复,反而直勾勾的看着我,在盯得我头发发麻时,她才轻微的点了点头,将眼睛闭了起来,轻声道:“这事你知我知,不许和任何人提起,否则我就砍了你这双手!”

  这才是隐娘该有的表现嘛!我打了个冷颤,点了点头,事出紧急,我也没有扭捏,紧张的伸出了双手,将隐娘放在伤口处止血的右手拿开,而后轻轻拔下了她的上衣。拔下上衣那一刻,整片空间仿佛都静止了,只能听到我与隐娘那若有若无的呼吸声,气氛不知不觉有些暧.昧了起来。说实话,我从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会和女人如此亲密,而且还是隐娘,纵使是闭上眼睛,脑海中也能想起她那火爆的身材,一时间竟然有些心猿意马了起来。

  我闭上眼睛,双手合拢,捧起一弯泉水,洒在了隐娘的伤口处,而后伸出右手,颤抖的朝着那处柔软戳去,小心翼翼的擦洗着伤口,虽然看不清,但是能够感觉到,真的很柔很软,光滑细腻的皮肤,在指尖游走,犹如毒品般,让人欲罢不能!

  尴尬暧.昧的气氛中,两人的喘息也越来越重。

  好大一会后,感觉伤口的淤血已经清洗了一遍,我才松了一口气道:“伤口清洗干净了,那树叶我摘下贴在你伤口便行了嘛?”

  隐娘的声音轻的都快听不到了:“直接贴着当然不行了,树叶里头的汁水才能起到抑制伤口,防止发炎的作用!”

  “嗯嗯!”

  我明白隐娘的意思,点了点头,摘下几片树叶,放入口中,嚼烂后,才将残渣放入伤口,而后拔起她上衣,覆盖住伤口,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没想到,映入眼帘的是,却是隐娘羞红的脸庞,两人四目相对,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微妙,似乎挣扎了许久,隐娘娇羞的,用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说了一句:“你是第一个和如此亲密的男人!”

  我的心头一颤,莫名想要将她拥入怀中,但我努力抑制住这股冲动,认真的看着她道:“你也是我第一个如此亲密的女人,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出了山谷后,我对对你师傅提亲的!”

  隐娘惨白的脸露出一丝笑容,继而摇了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我还有事情没有达成,我还不想死,所以刚才也是出于无奈之举,我不怪你,也不要求你负责。但从现在这一刻开始,你必须将这件事烂在心底,我们是不可能会有结果的,我不想害了你!疗伤归疗伤,现实归现实!”

  “为什么?”

  果真女人心,海底针,这脸变的,比大兴安岭的天气还反复无常,让人根本摸不清她心里在想写什么,只知道她拒绝我的那一刻,我突然感觉到整片世界灰暗了下来,像是有人在心口狠狠捅了一刀一般,无比的失落!(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