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纯阳鬼胎 > 第五十九章 龙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密密麻麻如同鹰爪般虬髯有力的树根把我团团的围绕正中央,我四处打量着,思索着如何离开这大树中央的位置。

  抬头望去,大树中央的位置好像被人精心修理过一般,竟然有一条半米多宽的树洞直通树顶,透过树洞,还能看见天空中闪亮的星星。

  恰巧这时月亮正好经过榕树正上方,一大缕月光透过树洞直接照射在大树中央的土地上方。与此同时,一道道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低头一看,月光照射的土地上竟然朝外凸出一道裂缝,紧接着,一个头顶独角,浑身暗金色的蜣螂爬了出来。

  这蜣螂只有拇指头大小,似乎十分享受月光的照射,迎着月光,它张开双翅,昂着头颅,如同一个威严的将军一般,腹部开始一收一缩。看到了这个场景,我不由得想起了昨天早上,同样是这只小蜣螂,只不过那时它似乎是在吸收初生的太阳光辉。

  “难道它这会吸收日月精华?难道它是妖怪?”想到这里,我不免有些害怕,紧靠着树根,朝后缩了缩步子。没想到挪动步伐发出的声音惊动了小蜣螂,这小蜣螂竟然如同人类一般,警惕的看着我,对着我扇了扇翅膀,发出嗡嗡的声响。

  “小东西,灵性十足,凶性不小啊,有意思。”眼看小蜣螂挥动着翅膀就要朝我飞扑过来,这时,忽然传来一道声音,一个蓝色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大树外方。

  借着月光,我发现这蓝色身影外貌极其俊秀,只不过脸庞却如同一个太极一般,半边惨白,半边漆黑,这不正是昨晚掳走张奶奶的道君!

  小蜣螂也扭头看了一眼道君,不过它似乎十分畏惧道君一般,仅仅一眼,就赶紧朝着原来的位置,钻回了土里。

  道君盯着小蜣螂消失的方向,玩味的说道:“别看这小家伙现在还弱小,不过已经懂得吸收日月精华了,虽然唤作屎壳郎,可是平日里根本就没有沾染过米田共等污秽之物,完全靠吸取这大树生气和灵气为食,如果真的放任它成长的话,恐怕会是一方大能啊。如果不是二号你事先看上的话,恐怕我也忍不住要下手了,而且那帮老家伙说过,三号就是一个真正修炼完全的妖怪。二号,你可真正欠我一个大大的人情哦。”

  自言自语了片刻之后,道君忽然看向了我,一脸严肃的说道:“小子,在你掌心戳个洞。”

  “在我掌心戳个洞?”在我纳闷不已的时候,我的右手竟然不受控制的举起了来,伸起食指,狠狠的在我左手手掌正中央的位置戳了一个大洞,一道如同月牙般鲜红的血印顿时留在我的手上,滴滴鲜血顺着我的手掌划落到了下方土地之上。

  “我怎么控制不了我自己了?”无缘无故戳伤自己,再加上月光下,道君那邪气十足的笑容,我紧张的开始颤栗不已。

  又是沙沙的声音的传来,原本钻回土壤内部的小蜣螂竟然再次钻出了土地。这一次,它像是一个着了迷的无赖一般,不再畏惧一旁的道君,反而顺着鲜血滴落的方向,朝着我缓缓的爬了过来。

  最后,似乎发现了我手掌才是鲜血的发源地,它不再顾忌,双翅一展,嗡的一声,化作一道金色的光芒,在我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狠狠的咬在了我的左手掌心。

  我害怕极了,可是又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和手臂,只能一脸惊恐的看着小蜣螂撕裂我的皮肤,从我掌心的位置,钻到了我的手掌内部。小蜣螂似乎异常的兴奋,开始顺着我的手臂,缓慢的朝着我的心脏爬去。无助的我,只能眼睁睁的感受着小蜣螂在我体内爬行带来的痛楚。

  “小子放心,这小蜣螂平日里只是吸收日月精华,就好像人类整天吃素一般,现在忽然闻到你精血的味道,就好像人类闻到肉味一样,所以才会这么兴奋的。它只要前往你的心脏,取走一滴精血就会自动离开,而得到你的精血之后,它身上就会含有你的气息,你将成为它最亲密的人,忍一忍,对你好处多着呢。”

  道君开口说道,果然,小蜣螂在我心脏停留了大约三个呼吸之后,就朝着原来的路从我掌心的位置挣脱出来,继而重新钻入土里。

  “第一次需要喂食精血,留下最深刻的印记,以后只需要每天喂食鲜血,越久越好。”

  道君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而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小蜣螂吸食了精血的缘故,忽然感觉整个人异常的疲劳,眼皮都开始止不住打起了架来......

  “啊。不要吸我的血......”

  “怎么了?哥哥你又做噩梦了?”

  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仍旧躺在昨天睡觉的床上,么么正在一旁当心的看着我。

  “难道这是梦?”

  我翻开左手掌心,却发现掌心处,一个月牙般大小的白色疤痕静静的躺着,这让我惊恐不已,似乎昨晚的所见所闻都是真的。

  见我脸色大变,么么有些紧张的问道:“哥哥,只是一个梦,不是真的,别太担心了啊,梦见什么了,能和么么说吗?”

  “我梦见小虫子钻进我手里面了,还吸我的血呢,对了,还有那个叫做道君的人。”此时我缺少天魂,智商不高,如同一个小孩子一般,天真的伸出了左手,委屈的说道,“漂亮姐姐,你看,不是梦诶,我真的很怕。”

  “别怕啊。”么么抱着我的肩膀,安慰道,“可能是这几天看见太多血腥的东西了吧,你手上那疤痕说不定是之前摔伤的呢,不然怎么可能现在就结疤了呢?”

  “可是我怕。”

  “别怕啊,以后么么会保护你的。”么么拍了拍胸脯,一脸保证的说道。

  “哥,好奇怪哦,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看到那个留着山羊胡的叔叔拿着一个银针在村子里到处乱插呢?”沉默了一会,么么忽然说道。

  张小花也接过了话,说道:“对,就像一个神棍一样,一会抬头闭着眼睛四处打量了一下,一会又像算命的一样掐着手指头,最后前后走几步,就把银针插到一块地面上。么么说他们很不对劲,想跟着看看他们在干么,可是那个叫做欧阳吕的老先生指使两个手下把我们赶回来了。”

  “呵呵。”

  见我再傻笑,么么不好意思的说道:“小花,我哥哥现在还生病呢,他可听不懂咱们说什么,反正我就觉得那个欧阳吕不是好人,要不咱们去找肖进大哥说一下?”

  “不要了吧。”张小花连忙摆手,“你没发现肖进大哥昨天对欧阳吕的态度太好了一点吧,况且,肖山大哥多少也是因为我们才死的,估计他更愿意相信欧阳吕,而且我们又无凭无据的。”

  “好吧。”么么无奈的点了点头。

  “先生,是这里吗?”就在这时,门外忽然想起了欧阳吕的声音,么么和张小花急忙起身跑到门外,我也紧跟了出去。

  刚来到门口,就发现留着山羊胡的杨如水右手食指和拇指捏着一枚粗壮的银针,正朝着前方一块土丘插曲。

  “吟......”

  银针插入土丘的瞬间,银针的位置冒出大量白烟,与此同时,整个村子猛的颤动了一下,一股若有若无的嘶鸣声传入耳中。所有村民都注意到了这个异象,纷纷抬头看着天空,一脸惊异。

  杨如水快速抽回银针,这些异象才逐渐消失,他死死的对着银针刚刚插入的位置,伸出右手,快速的掐算着,许久之后,他才停下所有动作,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先生,如何了?”欧阳吕上前一步,紧张的问道。

  杨如水抖动着山羊胡,有些激动的说道:“此处山脉重重起伏,屈曲之玄,东西飘忽,鱼跃鸢飞,东南伴水,西北环山,是为生龙,乃风水宝地。”

  “先生何意?”

  “简单的说,这里隐藏一条龙脉。相信欧阳先生也听说过,古代皇帝大多以真龙天子自居,所以风水一界便将能蕴育皇帝的风水宝地称为龙脉。就如同陈友谅还有朱元璋下葬的风水宝地五龙捧圣、太极晕一样,都是能蕴育皇帝的宝地。如果你能葬在龙头的位置的话,不出三代,你后代之中,必有人称王。”

  “那先生......”欧阳吕面露喜色。

  杨如水摇了摇头,打断了他的话,接着说道:“不过奇怪的是,居肖进口述,这里村民死后,都葬在后山,这后山虽然不是龙脉的龙头、龙心等最关键所在,但是至少能庇佑子孙啊,按理说,这村子里历代应该要出现很多达官贵人才对,怎么可能没有一个人走出过这个村子。没有弄清楚原因,贸然下葬的话,恐怕会害了你一家。”

  “会不会是是因为他们的祖训,年满十八岁不得离开村子一个月?”欧阳吕有些焦急的问道。

  “不是,你不懂。”杨如水摇了摇头,丝毫不给欧阳吕面子,欧阳吕再次被驳,面色有些难看,杨如水却自顾自继续的说着,“古人云‘风水是天地之学,王者之术’。郭璞《葬书》亦有云:‘葬者乘生气也。夫阴阳之气,噫而为风,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为生气,发而生于万物。人受体于父母,本骸得气遗体受荫,气感而应鬼福及子孙。这是天命所定,人力是无法扭转的。难道是因为进村子前那一排坟墓?或者因为那个大榕树改变了村子的整个风水格局,亦或者因为其他原因导致这处龙脉适得其反,不能庇佑子孙了?再给我一天的时间,我必定能找出龙头所在,解出这问题关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