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斗罗之叶影遮天 > 第79章 流放所有人!(加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房间中只有四个人。

  公爵夫人,她的仆人,纳兰容和薇妮儿。

  薇妮儿十分担忧。

  但公爵夫人和纳兰容却面色自如。

  “让您受到惊扰是我疏忽了。”公爵夫人歉意地说道。

  纳兰容淡淡地说道:“惊扰倒谈不上。”

  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魂斗罗,她有充分地应对偷袭的经验。

  身处陌生环境,她丝毫不敢松懈,她已经做好连续数日不眠不休的准备,但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跳出来。

  公爵夫人明白纳兰容在等待她展示诚意。

  她如何处理这件事会直接影响武魂殿一方的决策。

  咚咚咚

  一名身穿丝绸衣服的仆人走进来。

  “夫人,已经查清楚了,这件事是旁系族老...思栾克所为。”他丝毫不避讳纳兰容。

  思栾克

  纳兰容在心里想起这个名字对应的人。

  她今天拜访的人中就有这位族老,思栾克对她的态度十分冷漠,没聊几句就‘身体抱恙’。

  原来那个时候就已经打算杀我了?

  纳兰容在心中冷笑。

  她抬头望向公爵夫人。

  公爵夫人震怒:“思栾克身为族老,不仅不为家族未来考虑,还胆大妄为地袭击我的贵客,为家族招惹不可抵挡的仇敌,其心当诛,立刻召集家里所有管事的人,我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还纳兰姑娘一个公道!”

  纳兰容今年四十九岁,而公爵夫人已经八十多岁,她称纳兰容为姑娘刚好合适。

  绸衣仆人立即转身向外跑。

  上一次召集所有管事人是在公爵大人暴毙后。

  公爵夫人避开想要搀扶她的仆人,颤颤巍巍地站起身,她对纳兰容严肃地说道:“请您跟我来。”

  纳兰容点头,她很愿意看看公爵夫人如何还她公道。

  思栾克毕竟是一位族老,在派翠克家族中也算地位不低。

  公爵夫人是打算当着众人的面训斥思栾克,又或者狠厉一点,直接杀掉来平息她的怒火?

  此时此刻,纳兰容的身份不是魂斗罗,而是武魂殿的代言人。

  她希望公爵夫人不要做出让武魂殿不满的决定。

  她们来到一个宽敞的大厅,大厅里的每一件摆设都有数百年的时间积淀,低调地显示着派翠克家族的底蕴。

  任何一个传承许久的家族,即便没落了也不容小觑。

  一个又一个身着锦衣玉帛的人沉默地走进大厅,规规矩矩地在他们的位置上立着。

  公爵夫人和纳兰容一左一右地坐在大厅的最高处。

  公爵夫人坐着原属于公爵的椅子,

  纳兰容则坐着本属于公爵夫人的椅子。

  所有进来的人都会因为公爵夫人和纳兰容的座次而惊讶地朝纳兰容望一眼。

  他们突然发现公爵夫人对这位贵客的看重竟超出了他们的预想。

  难道老夫人已经决定把所有希望押在武魂殿身上了吗?

  如果是这样...

  思栾克今天这关恐怕难过了。

  公爵夫人面无表情地俯视台下的族人。

  她很心痛,心痛派翠克家族在有史以来最危急的当口竟然人心不齐。

  她思念自己的丈夫——那个比她大五岁的老男人,虽然他有时脾气不好,但他还在的时候,派翠克家族从来只有一个声音。

  人到齐了,包括思栾克。

  思栾克眼神躲闪,根本不敢与公爵夫人和纳兰容对视。

  他的年纪大了,仗着族老身份横行霸道,家族里的人不敢指责他,家族外的人不和他打交道,让他有些飘飘然。

  尤其是在公爵逝世之后,他自认为自己的想法能够让派翠克家族的未来更好,觉得与其苟延残喘,不如大破大立,卖掉公爵领,静待东山再起。

  当然,其中有他自己的私心。

  作为族老,卖掉公爵领之后的钱,他起码要掌握一成。

  一成听起来不多,但却足以保证他这一支往后十代人的奢侈生活。

  井底之蛙的他根本不知道武魂殿是怎样强大的存在,也轻视了纳兰容,他从没想过武魂殿能随意派出魂斗罗级别的‘超级强者’。

  他根据今天和纳兰容的一面之缘,根据纳兰容的年纪,错误地判断她至多是个魂帝。

  一步错,步步错,现在事情败露,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他只得硬着头皮来到这里,接受自己的命运。

  他觉得,即便自己做错了事,但纳兰容又没出任何事情,反倒是他死了一个得力的仆人。看在有同一个姓氏的份上,老夫人不会把他怎么样。大不了罚几年族供,再关一段时间禁闭。

  想到这里,他抬起头直视纳兰容。

  他看到纳兰容眼底浮起玩味的神色。

  哼,我可是思栾克·派翠克,老夫人难道会因为你一个外人严惩我?

  “思栾克,今天的事情是你做的吧。”公爵夫人缓缓开口道。

  思栾克目光闪烁:“我不清楚,我当时正在书房看书,突然有人通知我说大罗跑去刺杀您的客人了,吓得我一身冷汗,还好您的客人安然无恙,不然我难辞其罪。”

  言下之意,既然您的客人安然无恙,那也就没必要处罚我了。

  公爵夫人愠怒道:“人尽皆知,大罗是你的亲信仆从!没有你的指使,他敢刺杀纳兰容姑娘?!”

  事到如今,思栾克仍然不肯承认,甚至还想推卸责任,这令她倍感失望。

  “老夫人,我真的没有指使他。”思栾克有些害怕了。

  公爵夫人勃然大怒:“你以为我已经老糊涂了吗?你要是再狡辩一句,我便是想救你也救不得了!”

  思栾克大惊,他没想到公爵夫人竟然真的因为一个外人对他动真格的。

  什么叫救不得?!

  他心中顿时慌乱起来,难道老夫人要杀我?

  “我最后问你一遍,大罗到底是否受你指使!”公爵夫人面色阴沉地问道。

  思栾克犹豫再三,终于噗通一声跪下。

  “老夫人,是我错了,大罗是我指使的。”思栾克低着头说道。

  身为族老的智商终于上线了。

  他突然意识到杀机逼近,再不服软可能就没有服软的机会了。

  他奋力表演,大声哭诉,诉说自己有多么后悔,诉说自己为家族劳碌多年以致头脑不清。

  “你在谋划刺杀纳兰容姑娘的时候可曾想过家族!”公爵夫人愤怒地质问道。

  思栾克低头道:“我没有,我知道错了。”

  “呵呵,既然那时没有想过家族,那现在家族也不必想你了。”公爵夫人语气决绝地说道。

  思栾克猛然抬头,他瞪大眼睛,张开嘴想要再说话...

  “小五!”公爵夫人唤道。

  “如您所愿。”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

  下一刻,公爵夫人的仆人出现在思栾克旁边,手持一柄锋利的匕首刺进思栾克的心脏。

  思栾克握着匕首,难以置信地倒下了。

  “意图行刺拯救家族的贵客,罪不可恕。传我命令,立即将思栾克的兄弟、妻妾、子女全部流放帝国北部的寒冷荒原,不准回返。将思栾克这一支逐出派翠克家族,剥夺派翠克姓氏,贬为庶人。”公爵夫人缓缓说道。

  无人敢言,他们眼观鼻、鼻观心,个个都在心里嘲笑思栾克的愚蠢。

  公爵是死了,但公爵夫人还在,派翠克家族什么时候容得一个族老跳来跳去了?

  纳兰容眯起眼睛。

  这个答复马马虎虎过关,

  不加分也不减分。

  忽然,公爵夫人又说话了。

  “其余旁系族老一并流放!”

  “身为家族族老,不为家族考虑,一心只有私利。”

  “家族危难之际不能为家族分忧,只会拖家族后腿,谋划贩卖派翠克家族赖以生存的公爵领,放弃派翠克公爵之爵位。”

  “你们已经不配再在家族里享受公爵血脉的恩泽,一并流放!”

  纳兰容勾起嘴角,心道这还差不多。

  整个大厅一片死寂。

  思栾克一支倒霉还不够,竟然要株连整个旁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