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韩征苏秦小说 > 第29章 涉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果樊海盛死了,东东上位再也没有阻碍,顺便还能栽赃嫁祸到韩征身上!

  “玲玲,你没事吧。”郑智宏担心问道。

  郑玲摇摇头,转回自己房间。

  拿着,心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

  如果实施这个计划,一旦暴露,樊家必定雷霆大怒。

  郑家就彻底完蛋了!

  “呵呵……完不完蛋有什么区别?”郑玲心满是哀伤。

  最爱的二哥判了死刑,自己又是这副鬼模样,活下去有什么意义?

  我只想复仇!

  郑玲拿起,给樊海荣发短信。

  “海荣,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我已经受到惩罚,东东被你们家接走了。”

  樊海荣孤身一人躺在病床上,看到这个信息微微一愣……

  随后,面色狂喜!

  太好了,爷爷终于承认东东的存在!

  他继续发短信,“不要以为这样,我就能原谅你,等出院了再慢慢收拾你。”

  郑玲冷笑,飞快输入字,“如果东东能认祖归宗,我就算死也认命了,但是你大哥,会认东东吗?”

  樊海荣笑容僵在脸上,这还用想?

  肯定不认!

  这关系到家产争夺,和继承人的选择!

  郑玲的短信又来了,“这是我们的会,只要除掉你大哥,不仅可以栽赃给韩征,还能让你上位成为继承人!”

  樊海荣面色大变,回复道:“不要胡说八道,那是我的亲大哥!”

  郑玲冷笑连连,把扔到一边。

  邪恶的种子已经播种,等它自己生根发芽吧。

  樊海荣死死盯着,却再也没有短信发来。

  心虚的他紧张的看看四周,将短信删空。

  缓缓平静后,心突然生出嫉恨的情绪。

  “我受伤后,大哥一次都没探望我,还去泡妞玩女人!”

  好吧,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

  ……

  医院,韩征守在病床前,深情凝望睡美人般的苏秦。

  “总教,有最新消息。”袁珊上前低声说道。

  “说。”韩征目不转睛。

  “我们从通讯网络截取到郑玲和樊海荣的短信发送记录,他们打算对樊海盛下,栽赃陷害到您身上。”袁珊冷笑道。

  真是两个愚蠢的呆瓜!

  “这应该是郑玲策划的吧,难为她能想到这个馊主意。”韩征嗤之以鼻。

  郑玲是很聪明,但都是些小聪明。

  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也就糊弄糊弄樊海荣那个蠢蛋。

  “我们该怎么做,请指示。”袁珊问道。

  “等,让他们实施计划。”韩征目光冰冷。

  足相残,后继无人,还有比这痛苦的折磨吗?!

  海王剿灭沧海佣兵团之前,先给樊家上道开胃菜吧。

  “是,总教!”袁珊转身离去。

  却迎面碰到刚进门的苏存明和方绍华。

  袁珊微微点头,大步走出病房。

  苏存明和方绍华疑惑满面,看着她离去……

  “小征,到底怎么回事,秦秦这几天好好的,怎么突然发病了?”苏存明上前问道。

  “我和秦秦去吃饭,碰到樊家大少意图不轨,起了冲突。”韩征内心充满愧疚,决定隐瞒。

  如果说出真相,养父母肯定要求他把玉佩还给赵远山。

  “什么?!怎会样这!”苏存明面色大变。

  向来没有安全感的他又惊又怒,惊的是惹上州望族,怒的是女儿的遭遇!

  “您放心,我会解决樊家。”韩征自信说道。

  “你拿什么解决,那可是望族啊……难道你想请赵家出?不行,我绝不允许你找他们!”苏存明态度十分坚决。

  为了女儿的幸福,他不想让韩征求人,欠赵家人情!

  “爸,我向您保证,不找赵家。”韩征哭笑不得。

  养父母怎么成了惊弓之鸟?

  “小征,刚出去的女人是谁?”方绍华追问道。

  “呃……是秦秦公司员工。”韩征头都大了。

  如果说出事实,养父母又会多想!

  一个赵玉霜都折腾够呛,再把袁珊拉进来,这个家别想再呆下去。

  韩征话音刚落,骆倩倩又进来了。

  “总……总算来了,韩先生,后勤总院的卢教授刚到,小刀去场接了。”

  骆倩倩及时改口,没有喊出“总教”。

  否则她这个女下属,又让苏存明和方绍华疑神疑鬼。

  “这位姑娘是……”方绍华和气问道。

  眼神的警惕,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韩征心无奈长叹: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秦秦,养父母严防死守的让人无语啊。

  “阿姨您好,我叫骆倩倩,是苏总新聘请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

  的保镖。”骆倩倩立刻做自我介绍。

  “刚刚听你说后勤总院医生,谁请来的?”苏存明奇怪问道。

  这可是通了天的关系啊!

  “是韩先生请的。”骆倩倩没敢承认。

  否则苏存明必定起疑心。

  州五大望族,在后勤总院院长面前,连个渣渣都不如!

  堂堂院长女儿自降身份,给苏秦当保镖,世间哪有如此荒唐的事!

  “小征,你怎么认识这种大人物的?”方绍华奇怪问道。

  “妈……”韩征张张嘴,不知道怎么解释。

  “妈懂,涉密,对吧。”方绍华立刻脑补。

  “嗯。”韩征只能点头,心微微松口气。

  他可以给养父母足够的信心,告诉他们,自己在州能支遮天,却没办法解释为什么。

  好在有“涉密”这个万金油的借口。

  半个小时后,刀锋领着一名五十多岁,气质儒雅的女人走进来。

  “总教,这位是总院精神科专家卢芝教授。卢教授,这是我们的总教官韩征。”

  刀锋给双方介绍道。

  “卢教授,辛苦您了。”韩征与她握握。

  “不辛苦,这就是病人吧,你们先出去,我做个检查。”卢芝做事雷厉风行。

  毕竟她是职,不知道“总教官”这个字的分量。

  甚至都不认识骆倩倩,是真正醉心于专业领域的知识分子。

  “好的,麻烦您了。”韩征等人走出病房。

  苏存明和方绍华掩饰不住的担忧。

  “爸,妈,我一定想办法治好秦秦!”韩征承诺道。

  方绍华低头抹泪,什么时候才能真正一家团聚啊。

  等候的时间总是很漫长,半个小时后,卢芝带着检查结果出来了……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