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顾盼浮生梦 > 3.最开始的初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次见到顾济辰时,他还是那个眉眼带着忧郁令人心疼的少年。

  来到a市之前,关于这座城市的美好回忆都藏在深处的记忆里,弥漫着点点花香。那些穿行在闹市街头的车水马龙,都如云烟般消散了。古老的街道,小孩的嬉闹,漫天溅起的雨模糊了a市的整个轮廓。

  a大是a市中最好的大学,当安盼拿起那本红色通知书走进a大的时候,却没想过会遇见顾济辰,那个改变她一生的少年,总是眉含笑意地看着她,干净得无一点尘杂。

  有时候她会想,如果他没有出现在她生命里会不会有所不同,可是却没有如果。

  安盼上大一时,慕言大二。他们之间的纠缠或许就是从那时候开始。

  “盼盼,盼盼,醒醒。”安盼是被顾妈柔和温润的话语唤醒的。

  安盼迷糊的睁开眼睛,伸出手拿起闹钟,眼前指针指向八这数字,让安盼皱了皱眉,使劲摇晃着无辜的闹钟,在仔细看看还是八点,安盼不得不认清一个事实,她迟到了。急忙整理好着装,匆匆忙忙赶上a大的公交车向学校驶去。

  今天阳光明媚,天气晴朗。

  安盼并没有因为迟到而影响此时的好心情,说好听点就是不急不燥,说难听点就是没心没肺。

  而安盼也没有否认这种说法,乐得轻松自在。

  a大的保安在私底下和安盼交好也顺利让她进到学校,而安盼这种迟到的行为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在校内里也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学生走在校道里,不过也是事物所托。

  迟到了也能这么悠闲的当属安盼一人了。

  a大的课程并没有这么频繁,大多数时间都是轻松的,只要有课就去上,其他一律不管。所以安盼选了文绉绉的文学系,一来课程比较轻松,二来也是为了前途着想,再来就是能轻松通过所有考核。

  对于安盼这种懒惰性的人大概只能如此了吧。

  就在安盼出神间不小心撞上了“一堵墙”。

  “哎哟,这墙真硬。”安盼嘟囔道,揉了揉被撞疼的鼻子,睁着那双无辜的双眼,看着散落在地板的资料,不由懊恼。

  蹲下身子准备收起散落一地资料时,身子不由一僵。

  安盼面前有着一双修长的腿和球鞋,那是一双干净到发亮的球鞋,让她忍不住想要去催毁的冲动。

  不过现在的她可不敢贸然行动,刚才的她可是说了面前这人的坏话了,难保人家不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安盼不由直冒冷汗,当她整理好思绪抬头露出以往犯错事就讨好的微笑准备道歉时,那双球鞋的主人只留给顾盼一个寂寥的背影。

  安盼不禁憋嘴“真冷淡。”

  不过那背影还真刺眼。

  当安盼回到教室时已经下课了,她像往常一样回到座位静静的复习所要考核的内容,完全不像是已经迟到的样子,这淡定的性子着实让身边的人羡慕不已。

  “安盼,你又迟到了。”叶曼琳的抱怨声响起,那纠结在一起的柳眉,白皙无瑕的皮肤因为过量运动而透出淡淡红晕,此时正用控诉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位时常迟到却对这种行为不在乎的人。

  安盼目光从资料上转移后看到的就这一副场景,这是每天都能听到的一句话,她不禁有点头疼,却只能无奈的叹口气。

  叶蔓琳是安盼从小到大的好友,俏皮可爱的性格格外赢得顾母喜爱,而对安盼而言性子就比较喜静,又带点活泼,活脱脱一个文艺清新女,因为叶蔓琳爸妈经常出差,所以从小就在安家蹭吃蹭喝,这也让安盼和她的友谊鉴定了基础。不过她这讨喜的性格经常招蜂引蝶,不过也让安盼私下解决掉了许多麻烦,当顾盼选择文学系时,她也亦然跟随。

  这两个性格差异大的人却成了很要好的朋友。

  叶曼琳有一头可爱蘑菇,而安盼却有一头飘逸的长发,和一双清澈的眼,那双眼睛只要看到就想永远保留住那眼里的单纯。

  “嗯,是啊。”安盼收拾好手中的复习资料,打开漫不窗户经心的回答道。

  当安盼心情烦闷时,总喜欢望向这里,因为她的心情会变得格外轻松。

  而在这个角度可以看到a大的整个布局,这也是后来安盼听某人说起才知道的。

  叶蔓琳又在顾盼身旁频频繁繁地说了一些什么,不过安盼已经听不真切了。

  安盼眼里只剩下这副画面。

  在a大的银杏树下依靠着一名身穿白衬的少年,明眸皓齿,神情冷俊,挺鼻红唇,修长的手指快速翻阅着一本厚重的书,安静而美好。

  可安盼还是一眼就看出少年眉眼里的忧愁。

  这是一个令人心疼的少年,让人不禁想扶掉那眉眼间的哀伤。

  不知道是不是这时开始原本两条平行线的俩人却交织在了一起。

  虽然只是一眼顾盼还是认出了这眉眼忧愁的少年是那双球鞋的主人,她曾幻想过拥有这双球鞋的是个怎样的人,果真这般冷峻,清秀。

  想起那个寂寥的背影,顾盼神色暗了暗。他一定很孤独吧?

  “安盼,安盼,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啊。”叶蔓林看着安盼一动不动看着窗外把手挥到她眼前,不禁疑惑到这些一览可见的场景有这么好看吗?

  “嗯?蔓林快上课了,先回座位吧。”安盼一惊急忙收回视线,对着蔓林浅浅一笑。

  “好吧。”看着安盼那明媚的笑容蔓林就拿她没折,只能无奈的回到座位上。

  当安盼的视线在回到那里时,那眉眼带着忧郁的少年早已不见了踪影。

  直到后来安盼还是会想,如果她没有出现,会是谁扶去他一身的寂寞?让他笑容温暖如初?

  曾听闻,薄唇的人必定薄情。后来安盼也希望拥有这样薄唇的顾济辰也是这样的人,可终究还是让她失望了。

  当顾济辰遇上顾安盼这一切的一切都只能化作不可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