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二百六十八章 磊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奇口中的周岩所在的周家,的确是安宁街的老住户,六十年前就定居于此,只是当时的齐州还没有眼下的繁荣,不过是个小县城而已。

    这条街也是普普通通。

    周家是木匠之家,家传的手艺,子子孙孙都是木匠,到了现在这个周木匠这一代,却是因为种种事故,想改换门庭。

    这年月,木匠也不好做,别看老一辈的说法,一招鲜吃遍天,有手艺在,就不容易饿肚子,可士农工商,木匠的地位可不比商人高到哪里去。

    如此矮人一头的日子,他越来越难忍受,若是没一点变故,那他恐怕还下不了决心改变,可他忽然娶到一个识文断字的秀才小姐做妻子,生了一个很聪明的儿子。

    周家人祖祖辈辈都没有读书的脑子,周木匠小时候,他爹也对他抱有过希望,可就算省吃俭用地送去私塾,一读书就打瞌睡,让他老老实实坐在房间里读书,那还不如杀了他来得痛快。

    周木匠的爹也就没强求。

    毕竟,当年他爹同样是这么过来的。

    等周木匠成亲生子,儿子长大了些,照例还是先送去读书,就算周木匠没报太大希望,可总归要试一试才好。

    要是他儿子再不行,周木匠觉得,干脆就别折腾了,读书种子是那么好出来的,可别书读不成,考不上秀才,改换不了门庭不说,自家吃饭的手艺都要丢。

    结果,一天,两天,三天……

    他儿子在私塾里读书读得踏踏实实,还很不错,纵然先生没说什么儿子是天纵奇才一类的话,但也时常夸奖他聪明,是个读书的胚子。

    周木匠大为高兴,回去是杀了只正下蛋的母鸡,给他宝贝儿子周岩补身体。

    周岩就这么一路读下去,如今已经是齐州书院的优秀学子。

    陈奇简略介绍了一番,便领着杨玉英来到周家门口,一时有些犹豫,他还没来得及敲门,只听吱呀一声,大门反而自己开了。

    一个头发略有些白,脸上皱纹纵横,眉头紧蹙的木匠走出来,出门一见陈奇愣了下,勾了勾唇角,勉强笑道:“是陈家小子啊,来找周岩?那孩子这几日可能有点不舒服,正好,你一向和他要好,快去看看他。”

    陈奇忙应了声,还没进门,就听见一阵脚步声,抬头便见不舒服的周岩从屋里出来,脚步不紧不慢,煞是平稳。

    杨玉英也看过去,略一蹙眉。

    这个周岩相貌不错,五官端正,眉清目秀,身材匀称。

    世上长得好看的人,其实并不很多,他这个模样就算是很不错的。

    只是脸色过于苍白,一点血色也没有,在杨玉英这双眼中,这人周身环绕着不祥的邪气,灰蒙蒙一片,竟还隐隐有血红的东西一闪而过。

    “岩岩,你去哪?今儿书院放假呢。”

    后头一中年妇人满脸忧心地喊道。

    周岩却听而不闻,直接出门,撞了陈奇的肩膀一下径直远去,后头那中年妇人腿脚不太好,追了几步愣是没追上,还是陈奇赶紧扶了一把,这位才没摔倒。

    “周岩!”

    陈奇心口堵了一团气,脸色铁青。

    “我没事,我没事。”

    中年妇人讪讪笑道,“陈奇,你也知道岩岩的性子,平时最孝顺不过了,这几日不知遇见什么事,大概心里不痛快。”

    陈奇张了张嘴,低下头去,一颗心紧张得怦怦乱跳,紧张得浑身直哆嗦,他一伸手,死死拽住杨玉英的袖子:“周岩是不是,是不是真中邪了?周家有什么异常没有!”

    趁着中年妇人去给他们准备茶水,杨玉英慢慢走动,观察周家的每一个角落,神色也变得稍加肃穆。

    杨玉英叹了口气,心道:她这是运气好呢,还是运气不好!

    秘卫的新人,加起来都没有她遇到的异类多,不光数量多,品种多,质量也高,大部分都是有灵智的高级异类,连钟绵绵都担心,她家小弟子运气这般独特,万一在还没成长起来直接就一头撞进哪个‘王’的窝里,让人家生吞活剥了去。

    “这个周岩忽然性情大变?”

    陈奇很紧张,一听她问,连连点头,“他对我爱答不理的,以前从不会这样,再说,如此对我也就罢了,连对他父母都,都……”

    说话间,周岩的母亲已经托了茶水点心进屋,面上丝毫不见刚刚的难过,笑意盈盈,忙着给他们端茶上水,脸上一片柔和:“陈奇,你这孩子是赶巧了,我们家岩岩可不是不礼貌,他平时特别乖的,你也知道。”

    显然,这位母亲一心一意为自己的儿子打算,担心他在书院里与同学相处不好。

    陈奇勉强笑了笑,小声应付着同样神色忧虑惶恐的妇人,一离开周家大门,便诚心诚意地对杨玉英行礼:“大师,您帮帮周岩,您一定要帮帮他!”

    杨玉英沉思片刻,略有些为难:“唔,我看,还是我写封信,你去找我的同伴帮忙处理得了,似乎不是小事。你们再等个三五天……”

    陈奇眼泪吧嗒吧嗒就掉下来了。

    杨玉英:“……”

    她叹了口气,想了想,带着陈奇又转头回周家,只是站到周岩母亲面前,面对这么一张苍白憔悴的脸,她还是稍作迟疑,才道:“去看看你们家少了什么东西没有,比如钱财,贵重物品之类。”

    周岩的母亲一怔,恍惚了下,脸色大变,猛地冲回房间,过了片刻,房间里就响起一声压抑的哭声。

    不过,那哭声只响了一声而已。

    妇人再一次出房门,神色已经恢复平静,轻声道:“多谢小姐关心,什么事都没有。”

    她顿了顿,强笑道,“我们这一片毗邻书院,民风淳朴得很,特别安全。”

    陈奇心中惊疑,杨玉英却是点点头,略微示意,率先转头离开。

    杨玉英出了大门,一路疾行。

    陈奇紧紧追在后面,心中还想大师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因为周家丢了要紧的东西,所以周岩心里不痛快,才那么反常?

    他心中这般想,就不自觉说出口,杨玉英摇头失笑,陈奇这学生,到是很光明磊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