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273 ‘上硬菜’(二合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楠楠,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王海滨麽?”

    吕绿馨懒洋洋地躺在大床上,扭来扭去寻找着最舒服的位置,

    今天天气很好,是她喜欢的下雨天,外面雨声沙沙、没有会让人变黑的讨厌阳光照进来,最是适合煲电话粥了。

    泉城、大明湖、王海滨?

    坐在办公桌后的古亚楠正隔着落地玻璃呆呆望着对面正在扩建的‘食为天’,闻言一个激灵蹦了起来:“你不是和周主厨去了香江麽,该不会是遇到了王海滨,跟他起了什么冲突吧?”

    周栋离开九州鼎食没多久,‘食为天’就与京都‘华粹居’眉来眼去,最近还请来了一位‘华粹居’的主厨坐镇,看这架势是要与九州鼎食展开全面竞争了。

    原本‘食为天’是专精鲁菜,请的是卢知味卢老的大弟子,策略是管你九州鼎食八系出、我自鲁菜一路去,按住了把鲁菜打趴下就是胜利。

    据古亚楠的得到的消息,‘食为天’当时与卢老弟子签订的协议就有一条,要在三年内让九州鼎食的鲁菜系彻底崩溃,

    卢老认为勤行有竞争是好事情,不但没有阻拦弟子,还亲自挂了名誉主厨坐镇。

    当初她曾为此头大不已,就为了对抗卢老和他的弟子,曾经亲自去泉城请这位鲁菜双尊之一的王海滨宗师,结果在人家那里蹭了顿饭就回来了,鲁菜宗师可不是谁都能请动的人物......

    后来还是周栋横空出世,硬生生靠着惊人的厨艺跟几位老爷子攀上了交情,几位勤行前辈跟周栋眉来眼去之余,卢知味早就叮嘱过弟子了,周栋此人未来前途不可限量,日后定为勤行大人物,你要在竞争中求发展,天下大了去了,不必跟这样一名天才死磕,否则到时候输给人家,可别说是我的弟子。

    卢知味这位弟子也是个聪明人,权衡利弊之后,深感自己没必要在一颗树上吊死,何况师傅分明看周栋那小子眼热,大有要跟人家成为忘年交的趋势,也就是师傅没孙女,否则怕是都能把周栋弄成孙女婿。

    于是在半个月前,卢老这位大弟子推说身体不适,需要回乡静养,还要顺便代老师辞去名誉厨师长的身份,

    ‘食为天’毕竟顾忌卢知味在勤行的地位,倒是没有留难他。

    古亚楠正要松口气,琢磨着等周栋的私房厅在华夏高端饮食界打响名气后,九州鼎食就可以借势而为开展连锁发展模式,到时候什么食为天食为地的,直接推平就是。

    却没想到‘食为天’的董事长竟然如此神通广大,竟然从代表华夏高端饮食的京都‘华粹居’请来了一尊‘大神’,

    而且这位大厨的来历十分神秘,不仅鲁菜精通,更擅长宫廷菜系,据说手中还掌握了几道压箱底的菜色,寻常就是你肯出钱,也未必吃得到。

    华夏勤行跟梨园行差不多,都讲究个师徒传承,从石头里忽然蹦出来的好厨师那是不存在的,就连周栋好歹也是个技师学校厨师班毕业的罢?可这位‘食为天’新来的大厨却是无比神秘,以九州鼎食在华夏勤行的关系,硬是找不出他的出身师承,更没有在厨师学校学习的经历。

    “这样的顶级厨师,‘食为天’的马老板究竟是怎么请来的?虽说他有钱,可重心并不在饮食业啊,搞这个‘食为天’出来狙击我们,还不是为了当年的一场恩怨......”

    听到这个消息后,古亚楠头大如斗,父辈当年的那些恩怨她也不好问,更不敢问,不过猜也能猜出个一二来,谁让自家老妈当年是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儿呢,还被老爸得意地推崇为‘祸水级’......

    京都的‘华粹居’和魔都的‘华夏宴宫’素来都是华夏勤行仰望的存在,能从这里面走出来的大厨怕是比卢老的弟子更为难缠,

    古亚楠已经是头痛无比,此刻听到吕绿馨无缘无故提起什么王海滨来,顿时就是一个激灵,该不会是这位鲁菜宗师也去了香江,和周栋他们起了什么冲突吧?

    王海滨的脾气古怪,她可是见识过的。

    “楠楠你乱想什么啊,我怎么可能去招惹王海滨,告诉你是这么回事啊,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嗯嗯,你明白了啊?什么什么!你也要去大明湖?

    哦哦,我算是看清楚了,你这该不会是真的动了老牛吃嫩草的想法,要追寻周栋那家伙去烟雨蒙笼的大明湖畔,去发生一段缠绵悱恻的狗血故事吧。

    哎,干嘛啊你,开个玩笑就不行了,还闺蜜呢!”

    吕绿馨气呼呼地放下手机,古亚楠越来越过分了,居然敢主动挂我电话?

    不过话说回来,这丫头该不会是真动了某种心思吧?呸呸呸,吕绿馨你胡乱猜测什么,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女孩子的心就是海底针、哪怕是‘花老板’也无法例外,听到古亚楠要去大明湖,吕绿馨心里很不舒服,就像是吃包子蘸醋,结果还蘸多了。

    “大明湖......”

    古亚楠挂了吕绿馨的电话后,忽然咯咯咯地笑起来,就像是一只得意的小狐狸。

    ***

    初秋的大明湖很热闹也很冷清,人山人海的游客让这里看上去很热闹,

    可当你远离那些著名的景点和拍照刷成就的标志物后,就会发现大明湖果然很大,某些地方甚至是有些冷清,怪不得可以让‘某位’和一个名叫夏雨荷的女孩子在这里做些羞羞的事情。

    周栋和怀良人下了飞机后,叫了辆出租车向目的地而去。

    大明湖很大,他们要去的可不是什么著名景点,一路沿湖岸西行,过了北极阁后,拐进一片密林中,渐渐远离喧嚣,见到满眼的清闲。

    地址还是卢知味给的,据卢老爷子说,上次古亚楠去拜访王海滨路数根本不对,直接去人家的本家住院还成麽?

    普通人倒是无所谓,你一个酒店老板直接去家里拜访鲁菜宗师,人家王宗师就有这么缺钱,需要出山给你当主厨?幸亏古亚楠是个年轻女孩子,换个男的去多半会被人家给丢出来!

    找王海滨这种身份的人,自然有其路数,不是内行根本搞不清楚,而且就算是内行也远远比不上卢知味熟悉门道,不是有句话说的好麽,‘最熟悉你的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

    为了能够顺利拜访这位鲁菜宗师,周栋是特意打电话向卢知味请教过的,这一招还是董其深教的。

    车子走了许久,眼前出现了一片片的毛竹林,司机把车子一停,苦笑道:“前面路窄可过不去了,只能到这里了啊。

    好家伙,你们可真会找啊,这地方连俺这个常年在‘大明湖’边跑的地理鬼都是头回来呢......

    俺起初还以为你们两个外乡人是给错了地址,没想到啊,这里还真有一家菜馆?

    嗯,不对啊,这看着又像是菜馆又不像的,咋没挂招牌呢,俺很奇怪啊。”

    怀良人咳嗽一声,掏了张百元大钞递过去:“行了师傅,就到这里了,不用找零了,麻烦您了。”

    司机愕然看了看他:“对不起哦先生,车价是一百三十块......俺娘!你看你还怪逗来,还不用找了,您这还欠着俺的钱来。

    周栋红着脸又递了张百元大钞过去:“师傅不好意思啊,这次是真不用找了。”

    望着出租车远去,怀良人哼哼道:“没想到路这么远,闹笑话了。”

    “是够远的,这应该就是王宗师开的私房菜馆吧?生意似乎不怎么好啊......”

    周栋左右看了看,绿柳掩映中是三间半新不旧的古式建筑,建筑物前也没有什么可供停车的地方,只有一辆帕萨特静静地停在路肩上。

    听卢老说过,王海滨也是要吃饭的凡夫俗子,更别说还有一大家子人,他不肯出任九州鼎食的主厨,那是因为人家自己就开着私房菜馆,虽然平时很少亲自出手,多半都是弟子们主厨,也是来钱不少。

    也是因为不缺钱,王海滨才能在古亚楠摆足宗师的谱儿,‘不为五斗米折腰’,否则要是连肚子都填不饱,腰还能直得起来?

    看这样子可不像卢老说的那样啊,这都到中午了,似乎没什么人气儿,开帕萨特来的客人肯定也不是包了天的大款豪客。

    怀良人嘿嘿一笑,走过来拍了拍周栋的肩膀:“老周你以后可别对人说我是你的朋友,太丢人了。

    您看清楚了啊,这是辉腾,可不是什么帕萨特!上帝啊,可愁死我了......”

    周栋点点头:“辉腾是什么车,很贵麽?”

    “说贵也不算贵,你还是买得起的。”

    怀良人摇摇头,感觉跟这家伙聊车比聊女人还费劲,干脆转换话题道:“临来的时候,蔡老他们交代过你什么没有?”

    “没有啊,就说让我拜访王海滨,请他亲自出手做道‘天梯鸭掌’,倒是董会长让我找卢老问了王海滨私家菜馆的地址,和一些勤行拜访同行的规矩。”

    私家菜馆所在的位置初看一般,在此地稍微停留就感觉出好了,初秋天气还不冷,微微泛着凉意的秋风从湖面上刮来,穿过丛丛毛竹,临身时就不变得‘温柔’多了,

    周栋拿这里跟凤栖山的环境做了下对比,只觉春兰秋菊各擅胜场,对这位鲁菜宗师就生出几分好感来,感觉他与自己颇是志趣相投。

    “呵呵,卢老爷子倒是心细,还没忘记告诉你勤行中人拜访同行的规矩,回头是你来还是我来,这么好的装X机会可不多啊,要不给你?”

    “算了吧,最近装的X太多,没啥感觉了。”

    “你还来劲了你......”

    怀良人也是无奈,只得道:“那行,一会儿进去后我来说话,你就负责给这里的菜挑毛病,挑得是越多越好、话说得越扎心越好,

    放心,这里的主厨肯定不会是王老爷子,他的徒子徒孙难不住你的。”

    “光挑毛病?那行啊。”

    周栋心说这个我在行啊,你不怕得罪人就好,反正我不说话,回头挨揍的估计是你啊。

    “嘿嘿,那就走吧。”

    怀良人一马当先,带着周栋向王海滨的私家菜馆走来,今天说话听是上门拜访,其实搁行话叫‘上硬菜’,算是流传到现代不多的古勤行规矩之一。

    访者通常得是跟开馆子的同行平辈,最少也得声名相当;周栋和怀良人轮辈分其实是比王海滨要低上一辈儿的,可一个是华夏周面王、周酒神,一个是不世出的勤行天才、米其林三星大厨、法国蓝带勋章获得者,论声名并不比王海滨低了。

    而且彼此间没有直接的师门关系,周栋和怀良人固然会尊称一句‘王宗师’‘王老爷子’,王海滨却也不会真拿他们两个当小辈儿。

    满足了这个条件,同时这个私家菜馆还不能是王海滨亲自掌勺、必须是他的徒子徒孙主持后厨,两人才方便来这里‘上硬菜’,否则就不是拜访同行,而是上门砸场子了。

    两人刚走到菜馆门前,就被一个青衣小帽、一脸笑容的服务生给拦住了:“对不起啊两位,今天的客座已经预约出去了,我们这里每天只招待一桌客人,您如果要吃饭,那得先预约、后排期、交定金、定日子......然后俺们这里才会招待呢。”

    怀良人笑道:“比我的餐厅都麻烦啊,还要不要问吉、纳采,询期啊?

    而且门口不就停了一辆车吗,加上我们两个也忙不坏你们,所以你还是别拦了,让我们进去。”

    “您的餐厅?等等先生,您这么做我会被骂的......”

    服务生连忙上前阻拦,他也不傻,听话音像是同行来找麻烦啊?

    “嗯,我看你也不像是王老爷子的人,应该就是来打个工吧?

    这样吧,你们这里是私家馆子,一天就一桌客人,应该是按老规矩由主厨管理,也没什么大堂经理的,那就去告诉你们主厨,就说有人来‘上硬菜’了,他会明白是什么意思。”

    服务生听得一脸懵逼,正要开口询问,忽听馆子里面有人笑道:“‘上硬菜’?

    有意思啊,我这吃个饭居然还遇到传说中的事了,服务员,这两位是我的客人,请他们进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