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千机录 > 第1209章 解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诗云:鹰嘴闲情逸致人,道听凤舞天尊坟;坐观乌烟瘴气事,再入乱七八糟城。

    修士界的事历来光怪陆离,凌霞星云究竟存在什么安子没兴趣,那根时刻提防聂枭的神经从未松弛过,至少在进阶阴阳力士之前须耐心蛰伏。

    至安平闻讯尊者损落,风闻长生便加着小心,甭说十有八九,十成把握肯定此为针对自己的一个圈套,如若猜测成立那么问题来了,聂枭怎么知道他的存在?一路飞驰御剑思虑细节想到处破绽,石门上的阴阳道阵可能更有乾坤;换言之,所有人全部暴露,危矣!

    重返莫问城,安子心事重重神游太虚,跟着俩洞虚保镖四处乱窜,他们好像也不熟,但很快失望,其中一人拿出块兽皮地图,准确无误找到碧云宫所属店铺,里边向导多的是。

    前些年玉泉山庄提前预收百年税晶,导致城池停止扩建,各家买卖人玩儿命捞钱各出奇招,叫喊声冲破云霄此起彼伏,人气暴增好不热闹,庄主莫问天总算松了口气,闲暇之余独自一人进城溜达,数次迷失方向懵逼无言,硬着头皮愣晃了两年才摸清楚地形,大写的尴尬。

    这一日,冷阳高照略显娇艳,庄主扮着路人甲微服私访,穿街过巷貌似体察民情,止步于某家经营惨淡的丹药铺面,撩帘迈腿进铺瞅瞅,敢情断货无药可卖,正琢磨着是否帮一把,由打外面进来仨年青后生,无语淡定扭脸暗瞧,前两位好说,洞虚修为元息较强,一看便知乃宗门精英之辈,待移光侧目第三位愣了。

    莫问天虽性格玩世,但那对招子异常犀利,先不说安子背后器匣厚重古朴,单论劫天耀尘远超同辈,加上骨龄快五万载十分好奇,故意擦身而过意作试探,却被警觉闪避,二人当场来一对眼。

    “小辈好身手!”莫问天大意失手,头也没回传音而去。

    事发突然,安子回魂人已不出铺,仿佛撩拨那根紧崩的神经暗自心颤,越发肯定凌霞星云是个荡子,随之欲问保镖之一可有凌霞星云图,话未出口强行咽下,若是有,陈代又岂会遭困?

    短暂停留半余时辰,小队临时增加一龙套就近传送,白光闪过正式踏上凌霞之行,殊不知莫问天一直暗中尾随,直至目送离开摇头叹息,回返山庄继续自己的逍遥日子。

    ……

    话说安平三人,辗转八年路过无数星系,已然不知身在何方,反正离银烟挺远,到达目的地鸾凤星,一脸风霜走出传送,天空红霞淡淡斑驳丝丝黑云,冷阳夕下朦胧似火,城内戾气甚重人人戒备,头顶御剑往来者甚多,感觉到了三不管地界。

    没了次序略显不适,九战之地晶石值钱物价奇高,两保镖皆头回出这么远的门,满世界张望一脸小白,待满足猎奇同时一哆嗦,为何?那个名为阳光的物种……不见了。

    暂且不表二人单拎安平,轻松摆脱监视还身自由,第一时间寻客栈猫着,封好密室布下隔离,确认无有阵道窃听抬手搂袖,露出一方阵盘通讯,试图联系常恃玉,可惜还是没动静。

    “没道理呀!天尊损落闹这么大动静,天巧那边没人凑热闹?”安子不信邪,摆下本源通讯寻温侯问问情况,于是双管齐下总能蒙着一个。

    陌生地界安全第一,卧踏软床死等,事关性命没信息绝不露面,约摸九个时辰阵盘通讯出影,一个没见过的壮汉,络腮胡渣略显粗犷,左眼眶一道浅浅疤痕印象深刻,两人同时一愣,壮汉反应在先横怒一指厉声威胁:“敢杀我混沌天工府的人,鼠辈报上名来。”

    “你特么吃错药啦?草~”安子针锋相对瞪眼还嘴。

    “嘿~果然好胆!我玄宗子剑下不杀无名之鬼,说!”

    “玄粽子?呵~流氓天尊座下弟子真特么有个性。”急于探听消息没心思斗嘴,安子问道:“我找赤魅常恃玉,她在不在这?”

    话里话外透着对天工府的熟识,那壮汉依然谨慎,非问个来历,安子只好报上姓名及关系,勉强赢得信任,才知这厮乃温侯弟子之一,玄宗子蒙邑,善使大剑修为引辰,已到鸾凤十七年,目前无任何收获,所谓的鸾凤仙坟在哪都不知道。

    “我问你常恃玉呐?到底来了没?”说半天没重点,安子道。

    “师叔乃鬼魅刺客,峻怎知道来没来。”

    “卧槽!算了,您忙您的,回见~”

    “等等~”蒙邑急道:“我探到个消息……”

    “甭信那些小道谣言,那都是寻免费炮灰的;顺便提个醒,所谓尊者损落是个陷阱,老老实实低调看热闹,别特么被枪打了出头鸟。”抢白言罢掐断通讯倒头大睡。

    那哥们被莫名其妙喷了一嘴心里犯堵,猜测没准又是师尊在哪扒来的异域奇才,遁出密室晃身大街收消息,路过某客栈无意瞟见个道袍皱巴的劫天力士,许是多瞅了几眼引起对方警觉,目光瞬间隔空对视并发激情火花,蒙邑下意示传音暗语:“巧夺天工驭星辰”

    “明珠晦暗落灰尘”力士心绪沉稳接得下句,赶紧抱拳道:“在下新进府门张狂越。”

    “哈哈~~”蒙邑乐了:“那你得叫蒙一声师兄!”

    “莫非是玄宗子蒙邑师兄?”

    同门异域相逢乃人生一大快事,找到帮手不怕捞不着好处,二人并肩进栈密室传音对白数句,蒙邑吐纳安博天仨字,张狂越精神大震略显兴奋,三言两语掀了老底,没得说,当即摆阵盘联系,怎知出来个冷艳女子,常恃玉。

    流氓天尊座下一帮小鬼来了近半,三人汇合一处细细商榷,分头满城找寻安平,没办法!那厮误判常恃玉没来关闭通讯,整日足不出栈闷头睡觉,决意耗死陈代回宫交差,主要防着聂枭。

    就这样一晃半年,鸾凤星的利益冲突与日俱增,缓合着那酝酿已久、随时可能爆炸的火药桶,只待仙坟问世必起冲天烈焰焚尽凌霞。

    鸾凤城次序已乱龙蛇混杂,全球几乎到处都在死人,与陈代相同者越来越多,至今没找着具体位置,各种版本的流言满天飞,且每日更新数次,比作者还勤;其中一个比较接近事实,鸾凤仙坟估计不在本星。

    如此以来将视线转向凌霞星云图,给那些投机者带来发财的机会,一夜之间冒出大量挂羊头卖狗肉的无良奸商;要知道,星云图为当权者的统治基础,谁会傻拉吧叽拿出来换钱?所以无一例外全是假的,上当者甚多,安平就是其中一个。

    密室内,星辰投影映射墙面彰显唯美,瞅了半天确认是张货真价实的星辰图,却无任何文字描述和坐标,扒拉三天、差点磨平阵纹愣找不着鸾凤星,很神奇。

    暂时收好没准哪天派上用场,拍腿飞出厚厚一沓图纸,数了数正好九十张,正是初来太始至阴阳石门拓下的阵纹,拼好后从头到尾仔细研究,没发现什么监视手段。

    小命要紧宁可信其有,以后行动将建立在行踪暴露的基础之上,加上本源通讯毫无响应,更不敢不出门了,仅靠外围监视观察客栈两百里以内人流动向行猜测之事,消息陷入闭塞,只好重开天巧通讯,借蒙邑打探情况。

    掐算时辰等到子时,手臂通讯出影竟是张狂越,不等张嘴被扒到一边,常恃玉终于露面,面对恩人还是那般冷漠,四目短兵相接不知说些什么,半天才道:“有容还好吗?”

    “比你活得滋润。”

    “谢谢!”冷艳刺客艰难挤出个欣慰笑脸,算是破了天荒。

    “助人为快乐之本,不客气。”客套完毕转入正题,安子道:“明日多收些星辰图交给我,标好出自哪家铺面。”

    “安兄,明知是假的还要?”张狂越道。

    “假亦真来真亦假,想破仙尊长生靠的是智慧,资质和修为只是一方面,听我的准没错。”

    “博天兄!”蒙邑插话道:“闻听狂越师弟言你劫天第一人……”

    “我不接受任何挑战,想打架去城外,那儿多的是,包爽。”任务布置妥当无话可表,收罢阵通讯继续琢磨阴阳阵图。

    隔日酉时,常恃玉单独联系安平,按指示找到客栈二人脸对脸,边看星图边述话,杀人如麻的刺客泪流满面捂脸泣声,险些跪地拜谢。

    情感抒发告一段落,送来星辰图一百多张,安子按相似度归纳汇总分为八类,每张图上皆标注店铺,问道:“这些铺面是否隶属凌霞土著宗门?”

    常恃玉摇摇头,微起歉意道:“恃玉这便去查。”

    “不急,先等几天,或许我能分析出来。”

    百余张星图归类后仅八张有用,别的不寻单找鸾凤星,耗费心神加班数日,还真让他给找着了,位于前凌霞第四颗的红艳朝星,安子扔罢一边自信一笑,鄙视道:“真特么没技术含量,这种小把戏也敢拿出来现眼。”

    “呃~~博天有何发现?”常恃玉紧守在旁不知该如何称呼。

    “我要没猜错,出售这些星图的铺面,背后绝对是凌霞第一势力,而且星图半真半假分为八种。”话说到此歪脸摸摸下巴再道:“应该还有一张,只是没放出来。”

    “你的意思是……”

    “九张星辰图合为一张,便是真正的凌霞星云图,仙坟所在位置隐含其中。”

    “那~我们是否将消息放出去?”

    “没必要;时才我说过,这种小把戏瞒不过聪明人,等着吧!会有人替你们打头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