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十七章 射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空阴云笼罩遮蔽日光,昏昏沉沉。

    担心明天也有持续雨水,这种雨水天气里,新草也能卖个相对较好的价钱,所以兄弟三人只收了三捆草,周二郎用扁担挑着两捆草,周五背着一捆草,还提着半背篓,约有三斤重的接骨胆往村里走。

    周家住宿的旅客平均每天要消耗三捆草,这几乎是固定、雷打不动的。

    兄弟两个途径曹木匠时,小曹木匠就在等肩高的矮墙边儿等着,他神情僵硬挤出笑容:“二哥,这两日去白鹿山做啥?”

    “县里的范先生要接骨胆,他给七郎看病开药有恩于咱,咱不能不报。”

    周二抬肘倚在矮墙上,瞥到小曹木匠肿胀的左脸颊,遂眯眼:“木匠,你这脸咋回事?”

    “钱庄的王四给了咱一拳……二哥,你得帮弟弟一把。”

    曹木匠声音压低:“这两天我爹雇人一起去山里砍松木,不知王四从哪知道庙里道爷给了我家十两银子做定金……他想要这笔钱,这钱就藏在家里,现在想报官也不敢出远门。再拖两天,就怕王四带人破门强抢。”

    “木匠,这十两银子的事儿我可是烂在肚子里了,连五郎、七郎都不知。”

    周二郎抿抿下唇,还有疑惑:“曹秀才是你本家,为何不找曹秀才求助?”

    “二哥,曹秀才那边儿可不好说话,也靠不住。”

    曹木匠声音压的很低,微不可察:“哥,能弄死王四不?他不死,就得我死。你和他往日无仇无怨的,弄死他官府也想不到哥这边儿,王四那拨兄弟也想不到哥这头。”

    “木匠,这事儿我得回去想一晚上。”

    “成,哥你要动手就快些,就怕王四这伙人夜里来强抢。”

    小曹木匠说着面有余悸,很是担忧:“哥,如果我家被抢了,保准是王四这拨人。别的不求,就求哥能帮咱报仇。”

    “你关好门窗,死活别开门,这帮人还敢放火逼你出来不成?”

    安慰小曹木匠几句,周二郎才挑着两捆草带着一脸狐疑的弟弟回周家。

    入夜万籁俱静时,五郎无心睡眠:“二哥,曹木匠家里真有十两银?”

    “嗯,估计比十两多,还有木匠的棺材本,小木匠的媳妇钱,我看怎么也有二三十两。”

    周二郎也是难以入睡:“连我都想蒙了脸去抢这笔横财。老木匠不在家,只有一个小木匠,多好的机会。只是也奇怪,王四这拨人是不是疯了?哪有这样抢钱的?”

    “总觉得小木匠在骗咱,他只是想借刀杀人。”

    “二哥,你的意思是王四不知道木匠家里有钱,木匠只是在骗你帮他灭掉王四?”

    “对,前后知道这笔钱的除了庙里道爷,就老曹木匠,小木匠,咱,估计还有他弟。他家突然拿了十两银的事儿,我没宣扬,老曹、小曹也不会,庙里道爷懒得算计这等小事……难不成是他弟说漏嘴让人听去?”

    这时候外面哗啦啦落雨,周二郎心思安定下来:“今晚小木匠真让人抢了还杀人灭口,老木匠兴许会怀疑到咱头上。且不去深想,明日你早点下山,在他弟那探探口风。如果真是这边儿泄露出去的,这钱兴许能挣。”

    雨后的清晨山间弥漫淡淡雾气,周家兄弟两个各背了一背篓干牛粪上山。

    见七郎夜里没有受寒也就放心下来,就在洞前石灶里点燃牛粪,将烈酒里泡了一夜的接骨胆悬挂在一侧,以加快风干速度。

    风干、阴干的接骨胆,才能长久储存、贩卖。

    周七坐在石灶边烤火,牛粪燃烧并无一点异味,石块上摆着馒头烤热略略焦黄,就是一顿不错的早餐。

    让隐约看见山下木桥边有人走动,木桥架在白鹿泉水上,西边是灵岩寺,东边儿就是村中晒谷场。

    木桥上有木栏,栏杆雕刻成狮子模样,一共有六对十二只。

    两个人影来回检查木狮子后,一个人摊开双手做出让对方搜的样子,随即就散了,一个往西走,一个往东走。

    看那两人青衫短衣的打扮,也大概能锁定是哪些人。

    周七回头,却见自己二哥也盯着木桥,浓眉不时皱着,面有疑色。

    “二哥,昨夜我梦到有金甲将军教我射箭,好像能百发百中。”

    他这么一说,周二、周五面面相觑,一阵阴冷山风刮过,周五艰难开口:“阿弟,别是什么妖邪入梦?”

    “乱说什么呢?”

    周二巴掌拍在五郎头上,上下审视七郎,没瞧出有什么邪异、不正常的地方:“你那射两箭给哥瞧瞧。”

    “唉,二哥、五哥你们都瞧好了。”

    他小跑进入山洞将撒袋绑在肩背上,左手抓弓快步走出,转身取箭搭弓上,瞄着山洞门口一束扎好的草说:“哥,就射那朵蓝花。”

    周二、周五站在一侧,目光落向夹在草束里的一簇枯萎小蓝花。

    周七勾动那股玄奥力量,精神集中在蓝花、箭簇、捏箭三指,约两个呼吸稳定锁住,放箭时轻喝一声:“着!”

    轻箭残影一闪而逝,草束中蓝花已被箭簇推入里头,被洁白鹅羽遮挡,看不见一缕蓝色。

    二郎、五郎互看一眼俱是无语,周二暗暗捏拳:“七郎,再来一箭,就射前一箭,来个追尾开花!”

    一支鹅羽轻箭价值五七文钱,若能一箭劈开……这五七文钱能算什么?

    周七自然明白追尾开花是什么意思,这一箭锁定上一箭箭尾,一箭射出准准命中,只是斜斜擦过,两支白羽箭挤在一起。

    连续两次命中,见周七又抽出一支箭,周二抬手:“不必再射了,现在七郎最远能射多少?”

    “二十步有余不到三十步,以后力气大了,换上好弓、好箭,兴许能射七十步,或一百步。”

    毕竟是轻箭,不是重箭,射的远了本就会飘。

    弓箭的杀伤、狩猎就体现在中近距离,远距离因命中率太低,所以缺乏实际意义。

    如果真有一个百步穿杨的神射手,几乎可以视为国家栋梁。

    “五郎,今夜你我就搬到山上与七郎同住。”

    周二说着来到山洞前,伸手从草束中抓住羽箭抽出,羽箭在手轻轻挥动:“七郎蒙神人授艺,我兄弟仨何愁富贵?”

    “二哥说得对,咱一人一张弓,凭七郎射术咱兄弟就能做山里的强人,顿顿饭菜能沾荤腥,还得油水充足!”

    粗粮稀粥、馒头、野菜,吃的自家兄弟面有菜色,他可十分怀念母亲在时顿顿碗里漂着油花的饭菜。

    没油花的饭,吃上三碗也顶不上两碗有油花的!

    五郎说着眼神狂热:“七郎,你跟二哥去白鹿山,那儿有兔子!”

    烤的表皮焦脆,滴淌金色油脂的兔子腿……周七忍不住干咽一口唾沫,自己何尝不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