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神秘军爷宠妻至上 > 368 意外出现(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用啦,该说的当初就说完了,我没什么可说的了。”

    宴九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和傅司通话的机会。

    不过不是没什么可说,而是不敢说,

    她怕自己一听到那个声音会坚持不下去,那种好不容易压下去的负面情绪和脆弱感觉会全面爆发的感觉。

    没听到他的声音,她一个人或许还能坚持。

    可如果听到了,她一定会克制不住地想他,甚至可能到时候会不经意间用某个字眼或者是某一句话去动摇他、耽误到他、拖累他。

    让他心神不宁,无法好好完成任务。

    她不希望傅司变成这样。

    她想他平安回来。

    更想他凯旋归来。

    而不是永远带着嫌疑犯的身份暗无天日地活一辈子。

    她尝试了十年的暗无天日。

    所以她特别不希望傅司也这样。

    更何况他会一辈子这样暗无天日下去。

    一辈子。

    多么可怕的三个字。

    宴九不想傅司活成这样,所以她不会打这通电话,当然也不愿意让徐康宏去打电话干扰他,“你也把他的电话号码给删了吧,他现在人不在这边,你就别打扰他了。”

    徐康宏那颗脆弱而又敏感的小心脏在听到这话后,立刻声音提高了八度,“我打扰他?你个臭丫头还真是胳膊肘往外拐啊你!我闲的啊,非要去打扰他?我可是长辈,要打电话,也是他亲自给我打才行!”

    宴九顿时头疼的扶额,连连求饶:“是是是,你是长辈,他得将来孝敬你,不仅孝敬,还得乖乖听你的话,任你差遣。”

    徐康宏鼻孔里发出了一声极轻的哼声,表示着自己的不屑。

    宴九笑了笑,“行了,别哼哼唧唧了,时间差不多了,赶紧回去吧,你这几天为了我的事都没好好休息过,回去睡一觉,明天回部队去。”

    “谁说我没休息过,我休息的可好了,我每天吃好喝好睡好。”

    宴九听着他的话,这才知道自己心口不一的样子到底是从哪儿学来了。

    “行行行,你好就好,我就怕你为了我变得不好。”

    徐康宏努力维持着自己的那个表情,只说了四个字:“自作多情。”

    只是那声音却低沉了很多。

    宴九嘴角含着一缕浅笑,“行啦,真的时间不早了,快走吧。”

    徐康宏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到底也没强求她和她的小男友打个电话。

    反正现在年轻人有年轻人自己的想法,他一个中年人也插不上手。

    再说了,三年时间正好可以考验一下这人的人品。

    万一他耐不住寂寞了,正好说明人品不好,甩了也不心疼。

    “那你自己小心,到了那儿不闹事、但也别怕事。”

    徐康宏在临走前留下了这么一句叮嘱。

    宴九笑着点头,“知道了。”

    徐康宏看自己也没什么可以交代了,最后终于起身走到了门口。

    审讯室的门被拉开的一瞬,宴九知道徐康宏这一离开,最起码三年见不到。

    当下脱口就喊了一声,“师父!”

    徐康宏立刻回过头,看着她。

    他的眼睛有那么一点点的红。

    连日来的奔波让他看上去苍老了好几岁,就连头发都看上去都有了几根银丝。

    宴九心里酸得泛着一层苦,可嘴角还是缓缓地绽出一抹笑,“我会记住你的话的。”

    就算我的世界已经面目全非,我的梦想也就此被迫终结,就算全世界都已经放弃了我,我也不会、也不能放弃自己。

    哪怕苟延残喘着,我也要努力的活下去。

    去迎接三年后的未来。

    徐康宏在那一刻像是看懂了她晶亮的眼神里所透露出的信息,顿时眼睛彻底红了,声音里都透着几分的颤,“嗯。”

    随后就走出了门外,顺势将门“砰”地一下把门给关上了。

    初秋的风穿过窗户,轻轻拂过淡蓝色的窗帘,

    这下,真的是一切尘埃落定了。

    所有一切都按照了她所设计的轨道在运行。

    傅司成功加入了库恩的公司,距离他为自己洗刷冤屈又更近了一步。

    而她则自首,用自我救赎的方式一步步走出了自己荒诞而又扭曲的人生,打算重新开始。

    他们各自有着各自的目标和希望。

    她期待着三年后,一切都变得好起来。

    宴九靠在椅背上,就这样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

    只是,老天似乎从来都不偏爱她。

    又或者太过偏爱她。

    哪怕她已经觉得自己的世界已经面目全非了,但老天还觉得不够,总是在她以为已经够糟糕的时候,还能够让她认识到,什么才叫真正的糟糕。

    ……

    第二天晚上凌晨时分,宴九就被秘密的被押送进了一辆车子里,然后车子在黑暗中飞快行驶出了拘留所。

    十一号监狱她从来没去过,也没听过,更不知道在哪里。

    她唯一知道的是那里扣押的全是犯了错的士兵和各种职位的军人。

    而她现在也即将成为这里面的其中一员。

    宴九坐在后车座内,身旁两侧各有一名士兵挺直了身板坐在那里。

    前面两排也坐着两名。

    车里算上驾驶员一共六名士兵。

    整个气氛沉默到让人窒息。

    他们将会押运她前往十一号军事监狱。

    凌晨的深夜里,一辆车子就这么单独行驶在了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宴九坐在车里透过车窗看着车外的景象。她已经被关了将近快两个月了,不过她并没有那种恍惚和不习惯的感觉。

    因为她从小就在部队长大,也极为难得的出来,所以完全适应高墙内枯燥单一的生活。

    在看完了窗外一盏赞急速掠过的路灯,朝着S市的郊区而去。

    只是刚开到一半,前面就有路障设置在了那里,还有‘前方修路,禁止入内’的标语提示。

    驾驶座上的人在看到那几个明晃晃的大字后不得不重新绕路行驶。

    只不过,S市靠近海边,郊区有许多沿海公路,只是有些地方来往车辆比较多,公路建造的比较好,比较平坦。

    像这一条他们要行驶出S市的公路,每天来往车辆那么多,路面安全和建设就会非常好。

    而有些没有人经常去的地方就依旧保持着原来的风格,路面坑坑洼洼,还会有小石子,导致整辆车行驶起来极为颠簸。

    宴九在车里便颠得坐都坐不稳。

    最终在颠簸了将近半个小时以后,车子成功的——爆胎了。

    不过驾驶座上的士兵是个经验十分老道的人,在感觉到车子轮胎被扎破的那一瞬间他马上慢慢稳住方向盘停了下来,从而避免了一场车祸的发生。

    “怎么了?”副驾驶上的人问道。

    驾驶座上的士兵解开了安全带,回答道:“应该车胎被小石头扎破了,我去检查一下,换一个就好。”

    “那我下去一起帮你。”

    “也好,这样动作能快一点。”

    两名士兵马上下了车,分别在左右两侧检查了一下车子的轮胎哪一个出了问题。

    最终他们确定在其中一个后轮胎后,马上从备用车厢里拿出了一个轮胎开始换。

    宴九看他们还有好一顿折腾,索性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了起来。

    耳边就听到车外各种卸轮子,装轮子的声音。

    不知道是不是天太黑无法看清的缘故,好几次两个人都无法装上去,最终只能再喊两个人下来,一个开手电筒,一个帮忙抬车。

    结果就差把轮子给拧上的时候,突然间车子就启动了。

    宴九有过之前的经历,倏地睁开了眼睛朝驾驶座看去。

    车子的启动指示灯已经亮了!

    所以这是……

    “快去踩刹车,拔车钥匙!”

    该死的,车子居然被控制了。

    宴九马上开口对身旁仅剩的两名士兵喊道。

    那两名士兵这时候也发觉了车子的不对劲,其中一个人马上从后车座上跨进了驾驶座里。

    他按照宴九的话做,一脚刹车踩死,然后就马上拔掉了车钥匙。

    但出乎意料的是,车子竟然还在动!

    而且车子猛地一下朝前冲了一下,把车内的三个人立刻摔仰进了车内,继而车子像是发疯了一般就往前方公路边缘冲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