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一八三章 通天悬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你说呢?”陆云白了鲁豪一眼,道“我不知道你的悬阁是怎么管的,就算是通天悬阁已经有老猴子的傀儡,你就一两个嫡系都没有?现在还没有人给你消息?”

  “别卖关子,快说发生什么事了?”鲁豪已经感觉到陆云的话里有话,不耐烦的催促着。通天悬阁毁了。“

  “毁了?”

  “毁了。”陆云道“我不知道你有多少人,现在还能剩下多少人。我的人传来消息,欧楚阳单枪匹马杀回天当山,见耀月在那种下灭神燃云大阵,血屠紫霄余部,勃然大怒。他以一人之力,怒杀九域十余万人马,最后更是在天dang之外,将耀月等九大初阶帝君的元神和肉身钉在了巨石之上。”

  陆云吞了口吐沫,眼中满是惊惧的神色“回过身来,欧楚阳去了通天悬阁南百里,在那里怒斩龙王帝君以及五大禁地八名帝君好手,接着就去了你的通天悬阁。”

  “欧楚阳……他,居然……,我……”听到这里,鲁豪也是不由悲愤的直yu骂娘。要知道,通天悬阁可是一代又一代的匠神传承下来的,那里积蓄着无数匠神的心血,他怎么可能不怒。

  陆云见鲁豪脸红脖子粗了起来,马上打断道“停,鲁兄,你现在欧不是想找欧楚阳去兴师问罪吧。”

  “有何不可。”鲁豪吼道“我鲁豪自问待他欧楚阳不薄,他为何……”

  “行了。”陆云摆了摆手,翻身站起道“鲁兄,陆某不是劝你,欧楚阳的脾气你应该清楚,如今紫霄门一众可以说是尽毁,就算是他知道你鲁豪没有参予进来,可这并不代表别人没有参予进来。通天悬阁是不是出兵了?”

  鲁豪再不愿承认,还是点了点头。刚刚得到的消息已经说明了一切,通天悬阁之中肯定有人带动着参予了此事。

  “沼林也败亡了吧。”陆云又道。

  鲁豪再度点头。

  “唉~”陆云长叹了口气道“鲁兄,区区领地对你我来说,如今已经是身外之物,到了我们这个境界,除了界尊有什么还需要在乎的,欧楚阳现在正在气头上,他要杀,便让他杀吧。再者说,既然悬阁与天宫中有人惹怒了欧楚阳,那便是他们的不是。算了,欧楚阳这个人,惹不得的。”

  说了半天,陆云的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鲁豪哪能不知其中的道理。

  “那你还回去?”鲁豪问道。

  陆云气苦道“我比不得你,鲁兄你孑然一身,我还有一家老小呢。现在罗煜天形踪不明,我们也不可能一直追下去追上百年,我要回去看看。”

  鲁豪想了想,怒气虽然未消,可也全部的转嫁到了自己的部属身上,点头道“也好,我现在回通天悬阁,重整余部,至于欧楚阳,唉~,真是不能惹啊。”

  陆云欣然道“明白就好,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想办法弥补吧。”说着,陆云抱了抱拳,转身直奔九路天宫的方向掠去。

  ……

  通天悬阁的确是毁了,钢铁般打造的城市,一夜之间化为了乌有,浓浓的烈火烧了半个月方才熄灭,悬阁之内近三千万的武者死了大半,而原由,只是因为一柄天降神刀所致。

  那一夜是所有天武界武者的噩梦,欧楚阳如战神般降临,双眼泛着暗金色的光芒,所过之处毫不留情,无论是血肉之躯的武者、还是琉璃、钢铁打造的建筑,皆是在其风卷残云之下化为飞灰。

  天武界震惊了,本应在三十年前神战宣布结束、整个天武界进入新的一轮重整、休养生息阶段。没有人会想到,三十年后,天武界惊现了一位杀神。

  这个杀神正是曾经杀尽神皇天榜高手的欧楚阳。

  消息如雪片一样传遍了天武界所有角落,每个人都陷入了深深的恐慌之中。

  数百万年前,欧楚阳以神皇的实力都不惧九大帝首,数百万年一过,如今的刺神已经成为真真正正的天武界的霸主,他的怒火究竟能够烧到哪里,没有人能够知道。而当所有人反复的整理着近十年来的记忆片段、无数消息之后,所有人惊骇的猜测。也许,这次通天悬阁的覆灭仅仅才是开端。

  一个造就血腥天武界开端。

  果不其然,数日之后,天武界各地再度传来惊天传闻。

  刺神欧楚阳在毁灭了通天悬阁之后,一路北上,根本没有停留,于七日后提刀血屠九路天宫、跟着便是急转直下,杀入冰镜川林,屠杀五日。

  短短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死在欧楚阳手中的天武界武者光是帝君就已经有二十余名,神皇强者成千上万,至于其下更是数以亿计……

  疯了……

  刺神果然是疯了……

  他的疯狂建立在某些人的愚蠢与无知之上,也建立在某些人抱有侥幸的心态之上。

  没有想过欧楚阳能够干出如此惊天动地的大事,便连以往交好的通天悬阁与九路天宫也没有免遭蒙难。

  一个月过后,天武界多了几条河流。天武界七大禁地之中,通天悬阁的领地衍生了一汪血泉,顺着南高北低的地势流往九路天宫,而九路天宫的血河也在数日之后汇聚成河,湍湍的流向了寒冻之地冰镜川林。

  待到某些散修的高手闻讯赶至的时候,谁也无法猜到,如今的冰川已经变成了千里赤红之血晶……

  杀……

  天武界上空渐渐被血色所笼罩,仿佛这片太古天地的正式进入了轮回的第一个阶段。

  古道幽幽,万里碧株。

  凉凉的秋风吹袭着荒野传出一阵阵怡人的芳草之香,茂密的树林组成了大片的森榕,一株株的拼命散发着生的气息。

  视野的尽头,本应是连绵的苍山、幽幽的古道,然则自从九年前的一场惊天异变之后,那里却是被浓烈的火焰气息所笼罩了起来。与西方密林截然相反的是,东侧一道鸿沟之东,却是充斥着浓重的死气。隐约间,还有阵阵凄厉的惨叫声连绵不绝的传递了过来。

  毛骨悚然的叫声,如同受尽了折磨的地狱恶鬼向上天召已之恶,悲痛的忏悔。

  数日前这里还是一马平川的荒原野地,那鸿沟自然不是天然形成,宛如弯月的般的鸿沟宽达九丈,长约十里,犹如天堑,将天武界东西两地分隔开来,鸿沟之中是无底深渊,不知何人有大威能,居然用无数元神填满。那一团团又散发着精纯元气的元神光团聚在一起,恍如数里长的光源,凝合着一道粗壮、宽广的光束直cha天峰……

  上亿的元神,林林总总、各种境界一应俱全,如此多的元神汇聚在一起,如若被若位有着吞天噬地的大能同时吸入炼化,就算是帝君也会实力大涨。

  太多了。

  最关键的是,这些元神已经失去了灵识,是个武者便可以轻松的炼化。

  鸿沟之后不足千米之外,九只石柱巍峨cha立,如刀削般的石柱显然是有人故意用利器雕琢而成,上窄下宽,通透圆滑,没有一丝棱角,每一根石柱的脚下都堆积了大量的石块。好比一座座的山丘,上了擎天巨指一般,叫人望之生畏。

  这还不算什么,远远望去还会发现,在那石柱之上,每一根的顶端赫然被钉着一具人形物体,人形物体被钉了双手双脚、双肩双腿,中央的位置更是有着一小团光芒在闪动个不停。

  骂声,也来自于那光团。

  九根石柱的下方不远,一柄利刃cha在地表之上,利刃呈刀状,通体泛着紫芒,便是时而有风起吹动石屑、石块扬起落于刀锋处,也会在顷刻间被劈为两半。足可见此刀乃非凡之刀。

  是谁,设下如此慑人心魂的场景?

  又是谁,居然扼杀了上亿武者,将其元神同时抛入那深渊之中?

  答案只有一个。

  欧楚阳。“大哥……”背对天当山,感受着那依旧没有熄灭的雄雄烈火所蒸腾的热气,黑电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忍。

  黑电自然不可能对天dang群山中受灭神燃云阵炙烤的无数元神抱有怜悯之心,他的不忍完全是在乎一处土包之上半蹲半坐的人身上。

  扫了一眼正在悉心照料着筱蝶的方准,黑电哀叹了一声,对土包上的人说道“大哥,你……没事吧?”

  土包上的人自然是欧楚阳。

  此时的他还是那一身长衫,不过早已被鲜血染红,浑身上下泛着郁闷的紫黑色,阵阵血腥之气从身上散发出来,根本无法抵挡。

  胸口起伏不停,显然是元气耗尽了。

  欧楚阳疲惫的抬起头,双眼赫然呈现一片血红色“没事。”他的声音依旧低沉,说了一句,便又低下了头,像是昏昏睡去。“大哥。”见到欧楚阳如此疲惫,黑电的脑海又一次的回放着这半月来的记忆画面。

  鲜血、头颅、火焰、冰霜……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来自地狱……

  耳边轰隆隆的作响,那是刀芒劈斩大地所造成的震天惊雷之声,滚滚而来,dang涤心神……

  腰间的传讯晶牌响了,欧楚阳恍若未闻,并不拿出来观看。

  良久,同样的响声在黑电的身上响起……黑电皱了皱眉,翻手取出扫了两眼,对欧楚阳说道“大哥,鲁豪、陆云求见……”黑电的声音很低,似乎在极为为难的情况下说出口似的,一语道出询问着,心里揣揣不安。

  他不知道欧楚阳听完这句话会有什么反映,他只知道眼下欧楚阳的杀意依旧如同往昔半月来那样的浓厚、那样的骇人……“不见。”欧楚阳并未抬头,只是无比冰冷的回绝了一句。

  方准转过头,对黑电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说下去,慢慢的将筱蝶的身子放在早就铺好的草地之上,方准起身对着那鸿沟的西侧指了一指。

  黑电会意,点了点头。

  方准迈开步子,沉重的朝着鸿沟外行去……“让他们回去。”欧楚阳的声音再起,方准顿了一顿,背对着欧楚阳点了点头。

  走到石柱之下,方准站在紫焰刀的旁边,定晴瞧了一眼,再看了看那石柱之上的耀月等人,眼中怒火交织。“咻~”两道人影这时飞射而来,缓缓放慢了速度在紫焰刀为界的西侧停了下来,方准抬头一瞧,正是鲁豪和陆云……

  通天悬阁毁了,九路天宫也差一点变成了死地,但两人对欧楚阳没有不满,即便是有也在这几日烟消云散了起来。

  他们能够理解,自己的家人、好友、至亲转眼之间撒手人寰的感觉是何等的悲恸,再者说,欧楚阳并没有惨无人道到不留情面。

  九路天宫中陆云的一家老小还是活了下来,而且还是欧楚阳把他们从那些背逆的天宫弟子手中救了出来。“方准……”没有见到欧楚阳,两人微感失望,他们之所以没敢第一时间冲进鸿沟的东侧,完全是因为那一柄紫焰在作怪。“禁锁乾坤,以刀为界,不迎外人。”陆云看着眼前的种种,立刻明白了欧楚阳的意思,这才将鲁豪叫住,苦苦的守在鸿沟之外。“鲁大人,陆大人。”对于鲁豪、陆云这二位,方准还把他们看成朋友,并没有撕破脸皮,只不过紫霄门的惨灭实在让他撑不起笑脸,于是这般见礼倒是不同往日的交往亲切,倒是显得极为的生硬。

  鲁豪性命偏向火暴,同时也很急切,见到这个场面,眉头早就皱了起来,问道“方准,这是怎么回事?”

  方准看了一眼紫焰,眼神当中有些不适,不知道怎么回答,不过他最后还是顺从了欧楚阳的意思,言道“二位,对不住,如今天当山已毁,大哥以刀为界,不迎外人,凡私闯天dang者,只要超过这紫焰的界限,便视同仇敌,不死不休……”“视同仇敌?不死不休?嘶……”鲁豪与陆云闻言之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仅仅凭着方准这几句话,两人便知道欧楚阳如今有多狠辣无情了。“不迎外人?我鲁豪也是外人?”鲁豪惊怒,反问道。

  方准没有躲闪鲁豪的怒目而视,凛然的挺起胸膛道“在方某人的心里,二位依旧是朋友,不过没有大哥的命令,方某不会放二位过去,请见谅。”“方准。”陆云叹息了一声,声音缓和道“请你告诉欧楚阳,我们二人对他并无恨意,此次前来正是为了候佩意yu统领罪盟一事,还请他先熄怒火,大事为重。”陆云说的恭敬谨然,难为方准做不出抉择,视线似有若无的在二人与自己背后转着,不由苦思起来。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