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赵公子 > 第一百六十章 人肉,亦能食(两章合一)

第一百六十章 人肉,亦能食(两章合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黑云压城城欲摧。

    十余万匈奴铁骑,气势汹汹围剿着数两万赵国精骑。

    对于赵嘉麾下骑兵而言,就好似乌云层层笼罩,要把将士们压垮似的。

    双方从朝阳初升,直接厮杀到了将近午时,红彤彤的太阳悬挂于天际,与血色大地交相辉映。

    北风呜咽,吹动了残破甲胄上面残留的破布,惨烈气息混杂着浓重血腥味,传的很远很远。

    诸闻泽畔。

    那些本就因为战鼓声受到惊吓的牛羊,嗅着如此浓重的血腥味,都焦躁不安的大叫着四处奔走。

    哪怕牧民们再如何约束,都难以平复它们心中的恐惧。

    战鼓轰隆,喊杀依旧。

    战场朝着北方推移着,原本战场上所留下来的累累尸体,以及那些被迫丢弃的旌旗、武器,在阳光的照样下,散发着森冷的光芒。

    秃鹫盘旋于天际,十分眼馋那些美味的食物,却又畏惧于不远处的喊杀声,久久不敢落下。

    而此时,赵嘉所率领的两万骑兵,几乎已经快要被彻底击溃。

    若换做寻常时分,哪怕坚韧如赵国骑兵,恐怕也早就已经崩溃了。

    然而,在这场能够左右整场战局的大战中,哪怕他们看着袍泽倒地不起,哪怕旌旗已经残破染血,哪怕长矛已经折断,刀口已经卷刃。

    他们,仍旧咬牙坚持着。

    “公子,下令撤退吧,否则没有多少人能够返回申岐之地!”

    浑身浴血的申岐之地将官,捂着血流不止的左臂,踉跄来到赵嘉身旁,哭着恳求道。

    赵嘉上前将那位将官扶起,轻柔的说道:“辛苦了。”

    他转过头,看着远处已经逐渐完成的车阵,眼睛变得越来越明亮。

    哪怕这次骑兵伤亡殆尽,在李牧没有下令撤兵之时,赵嘉也绝对不会后退。

    没有人比赵嘉更清楚,这次与匈奴之间的大战,究竟代表了什么。

    “王翦,申岐之地剩余两万骑兵,何时能够抵达雁门郡?”

    王翦沉吟半晌,道:“最多三日。”

    赵嘉抬首,看着悬于天际的骄阳,猛然拔出了腰中佩剑,对着身旁亲卫厉喝:“随我冲锋,有进无退!”

    赵嘉的举动,惊呆了所有人。

    他们在震惊之余,也明白了自家公子赴死杀敌的决心。

    沉默过后,数百亲卫没有出言劝阻,反而紧紧护卫在公子身旁,朝着前面发起了冲锋。

    他们深知,公子性格有多么倔强,只要决定的事情,就很难再做出改变。

    既然如此,他们只能舍命相陪。

    至少他们还有活人的时候,可以保护着自家公子,不被敌人所伤。

    “铛铛铛!”

    就在赵嘉开始冲锋的时候,期待已久的鸣金之声忽然响起。

    甲光向日金鳞开。

    正吃力抵御着匈奴人的赵国骑兵,仿佛在黑夜中看到了曙光,那是希望。

    “撤,撤退,速速撤退!”

    几乎精疲力竭的司马尚,看着身旁袍泽不断倒地,痛苦已经令其感到麻木。

    他奋力杀敌,不知折断了多少根长矛,不知有多少匈奴人死在其手中。

    饶是如此,身边袍泽仍旧越来越少。

    司马尚无能为力,只能拼命压榨自身潜力,杀死一个又一个匈奴人,如此做既是为了替袍泽复仇,也是为了完成既定战略目的。

    他看着不断有熟悉的面孔倒地,多么希望鸣金之声早点响起啊。

    身边的袍泽将会越来越少,司马尚内心也会越来越痛。

    故,当鸣金之声响起的刹那,司马尚没有丝毫犹豫,当即声嘶力竭的呐喊起来。

    剩余的赵国骑兵,在司马尚带领下,纷纷朝着两侧退去。

    匈奴骑兵有心追击,可是没有追出多远,看到前面密密麻麻的赵国战车以后,顿时踌躇不敢向前。

    “喝,哈!”

    “喝,哈!”

    “喝,哈!”

    一千三百辆战车最前面,刀盾兵不断用手中短刃敲击着盾牌,口中发出了整齐而又雄浑的声音。

    匈奴单于带着左右贤王,来到了赵国战车阵地不远处。

    他们举目望去,只见前面聚集了密密麻麻的战车与士卒,每辆战车左右都有装满泥土的袋子堆放着,垒砌了不高不矮的土墙。

    赵国士卒躲在简陋的土墙后面,将那些长达四五米的粗壮长矛,全都矛尖对外,严阵以待。

    在这些长矛兵身旁,还有刀盾兵侍立。

    战车前面,更有精锐的士卒手持长矛、长戈,严阵以待。

    “糟糕!”

    匈奴单于等人见状,尽皆脸色大变,心已经沉入到了谷底。

    无论是装满泥土袋子所垒起来的简易土墙,还是那密密麻麻的长矛、长戈,甚至于被数匹马拉着的狰狞战车,都是克制骑兵的利器。

    可是如今,这些被混合在了一起,匈奴人的绝望可想而知。

    “冲进射程内,放箭!”

    匈奴单于心中虽然慌乱,却也不愿就此放弃,喝令匈奴勇士们换掉长弓,妄图以弓箭破掉李牧所摆的车阵。

    “踏踏踏!”

    万马奔腾而起,匈奴勇士果真蜂拥上前,想要以弓弩破车阵。

    “射住阵脚!”

    李牧站在主帅战车上面,密切注视着匈奴人的一举一动。

    当他看到匈奴人开始换弓的时候,就猜到了对方打算,当即开始下达命令。

    “啾!”

    十数道箭矢脱离阵地,朝着远方的空地射去,最终插在了地上。

    这个位置,也就是赵军弓箭兵射程的最大距离,只要匈奴人进入这个距离以后,李牧就可以下达命令射箭了。

    “轰隆隆!”

    匈奴骑兵奔腾,其声势若山呼海啸。

    “弓弩,上弦!”

    随着李牧命令的下达,十万善射弓弩兵没有丝毫犹豫,纷纷挽弓搭箭,箭尖遥遥指向匈奴人冲来的方向。

    赵人本就善于骑射。

    为了应付这场战争,李牧更是特意向赵王请示,征召了十万善于射箭的士卒。

    有了战车以及阵地保护的弓箭兵,绝对会是匈奴骑兵的噩梦。

    “甲首,放箭!”

    眼看匈奴骑兵已经进入最远弓弩射程之内,李牧却并未让所有士卒放箭,反而喝令战车上的甲守,率先放箭。

    战车上面甲守,几乎是整个赵国内最善射之人,所用弓弩也是最好的装备。

    赵国所配置弓弩的射程,本就远于匈奴人。

    甲守们使用的弓弩,射程更是远远超过普通弓弩手装备。

    “啾啾啾!”

    甲守们轰然应诺,瞄准以后纷纷松开弓弦。

    这些甲守几乎个个都是神射手,哪怕匈奴骑兵在冲锋过程中,甲守们所射出去的箭矢,几乎也都例无虚发。

    只不过,却有不少甲守所瞄准之人重复,这也就导致一千三百甲守,首轮箭矢只给匈奴骑兵造成了三百余人的伤亡。

    饶是如此,这种伤亡比例也足以让匈奴人大吃一惊。

    他们开始放缓马速度,准备躲在战马后面与赵国士卒对射。

    “所有士卒听令,放箭!”

    而此时,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匈奴骑兵,冲进了赵国弓弩手的射程范围。

    李牧再也没有丝毫犹豫,下达了射箭的命令。

    “啾啾啾!”

    十万训练有素的弓弩手,几乎同时射出了手中箭矢,十万支箭矢冲天而起,这种场景简直举世罕见。

    赵嘉刚刚撤回阵中,就感觉本来明亮的天空,忽然变得黑暗起来。

    他抬起头,哪里还看得到悬挂在天际的太阳,只见密密麻麻的箭矢,宛若乌云密遮住天际,就连无缝不入的光线,都几乎被彻底遮挡住。

    “好可怕!”

    赵嘉面露凝重之色。

    面对如此密集的箭矢攻击,哪怕后世强大的军队,除非全部防弹衣带上头盔,否则也都难以幸免。

    “啾啾啾!”

    箭矢宛若雨点般落下,射入了匈奴阵中。

    那些位于弓弩射程中的匈奴人,看到天空被箭矢遮住的时候,都已经被吓傻了。

    匈奴人也善骑射,此次更是聚集了十余万勇士。

    可是单个匈奴部落,根本没有太多人手,且由于塞外缺盐铁,制造箭矢的成本也很高,匈奴人根本不可能如此浪费箭矢。

    故,这么壮观的场景,匈奴人也是首次看见。

    虽说许多匈奴人善于骑射,也善于躲避箭矢,可面对无差别覆盖性打击的箭雨,处于弓弩射程范围内的匈奴骑兵,却根本没有丝毫躲避的可能。

    “噗噗噗!”

    箭矢宛若雨点般落下,将无数匈奴人身体洞穿。

    一轮箭雨过后,生还者极其罕见,整片地面几乎都被密密麻麻的箭矢所覆盖。

    少许生命力顽强,且没有被射中要害的战马,仍旧躺在地上,身体抽搐着。

    “律律!”

    那些尚未冲入弓箭射程的匈奴骑兵,看到同伴如此惨状,全都骇得面无人色。

    他们急忙拉住缰绳,盯着地面那密密麻麻的箭矢,眼中充满了畏惧。

    “呼,嗬!”

    “呼,嗬!”

    “呼,嗬!”

    十五万赵军整齐呐喊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魔鬼的召唤,让恐惧弥漫在所有匈奴人心底。

    如今赵军阵势已成,仰仗着天时地利人和,匈奴骑兵想要强行突围,绝无可能。

    箭阵的威力,终于让匈奴单于醒悟过来,他再也没有勇气发起进攻,只得喝令士卒们退去。

    匈奴勇士已经被箭阵威力所震慑,根本不愿继续往前冲锋,所有人都徘徊在密密麻麻的箭矢海洋外围,不肯轻易上前。

    他们听到匈奴单于的撤退命令以后,顿时如蒙大赦,慌忙调转马头撤去,惶惶若丧家之犬。

    如今的匈奴单于,并没有好的突围计划,只能先行撤退。

    好在匈奴单于并没有完全绝望,至少在峡谷之内,还有着数量庞大的牛羊群,以及数道来自山上的清泉,足够十万匈奴骑兵吃喝许久。

    “呼,嗬!”

    “呼,嗬!”

    “呼,嗬!”

    十五万赵国士卒,并没有因为匈奴骑兵的撤退,而有丝毫放松警惕迹象。

    他们仍旧敲击着手中武器,高声呐喊。

    这场战争的结局,也在众赵国士卒整齐的呐喊声中,已经有了结果。

    时间流逝。

    第二日,赵国战车已经堵在了峡谷入口处,匈奴人妄图从南方狭窄出口逃离的计划,也以失败告终。

    那个位置,早就驻扎了三千人。

    凭借着险峻的地势,哪怕匈奴人倾巢出动,也休想从那里通过。

    第三日夜晚,匈奴单于派人发动夜袭,想要趁着夜晚突袭赵军,继而冲出峡谷。

    奈何李牧早有防备,匈奴人尚且没有靠近,就被乱箭逼回了峡谷之内。

    第四日,匈奴单于派遣使者面见李牧,祈求投降,却被识破其诈降意图,匈奴使者被斩。

    随后十数天时间,匈奴单于屡次派兵突围,都被防守严密的李牧击退。

    直到两个月以后,眼看峡谷内牛羊越来越少,峡谷各个出口却被堵得越来越严实,匈奴人终于开始慌了。

    甚至于,有个别大部落开始抢夺小部落分到的牛羊,只是为了能够活得更久。

    数天过后,随着牛羊越来越少,匈奴各部落之间,终于开始了互相争夺。

    有些数百人的小部落,甚至被大部落屠戮殆尽,所谓的匈奴联盟,此时基本亦是分崩离析。

    峡谷北部出口位置。

    李牧、赵嘉二人并排立于箭塔之上,亲眼目睹了匈奴人刚刚发生的那次动乱。

    “依照如此速度,最多三日时间,峡谷内牛羊都会被屠杀殆尽。”

    “最多一月时间,匈奴所属战马也会被全部吃掉。”

    “那个时候,将军就能兵不血刃斩首十万级,获得足以名垂青史的盖世功勋。”

    赵嘉看这李牧,眼中有尊敬也有惊叹。

    纵观古今未来,能够以这种方式解决北方匈奴之患,并且仅仅付出少许代价,就可以屠灭十余万匈奴铁骑,根本不曾遇见。

    前世的赵嘉,只知道这场战争李牧赢了,却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获得胜利,更没有想到双方伤亡比例居然差别如此之大。

    “只是可惜,前后要与匈奴人对峙四月有余,虽能兵不血刃获取胜利,十五万大军驻守此地,亦会消耗钱粮无数。”

    “此战过后,赵国亦元气大伤,若不能获得足够粮草,两年内都难以再动刀兵。”

    赵嘉闻言,沉默不语。

    即将到来的胜利,固然让人感到喜悦。

    可惜这两个多月时间,那源源不断运输来的粮草,却也对赵国府库造成了巨大压力。

    存粮本就不算多的赵国,为了支持李牧这场破匈奴之战,几乎快要耗空了家底。

    不过很快,赵嘉就出声问道:“依嘉所知,哪怕匈奴人将战马尽数宰杀,也只能熬过三个月时间,将军为何说是四个多月?”

    李牧淡淡看了赵嘉一眼,轻声道:“人肉,亦能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