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毒宠小谋妃 > 第186章 吴庚难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段无瑕回到了大理寺,没多久厉霄云的手下过来接管长安盗窃案的东西,他便亲自整理出了长安盗窃案的卷宗还有证据。

    看见段无瑕抽出了一些文件,王虎不解的问:“巡卫营的人说要全手接管这个案件,所以材料也要尽可能的全部转交给他们。”

    段无瑕轻轻地嗯了一声,解释道:“这些是已经探查清楚和这起案件没有关系,不用再给巡卫营再添不必要的麻烦。”

    他说的时候面色毫无波澜,王虎倒是没有怀疑。

    这个案件大理寺查了那么久,连嫌疑人都没有锁定,本就是件棘手的案件,而且那些被盗的官员府邸时不时还来大理寺催促,如今能把这案件交代出去,他们大理寺也能消停一阵。

    段无瑕面不改色的将和元娇娇有关的记录都撤了,再细细检查了一遍没有遗漏的,这才将证据移交给了巡卫营的人。

    一想到元娇娇那副傻乎乎的模样,若是将这些东西交出去,只怕厉霄云没多久就会排查到她的身上。

    若是她真的识趣,这段日子最好是不要轻举妄动。

    她那江湖小伎俩可对付不了厉霄云。

    段无瑕看着剩下的卷宗,深邃的眸子却有些疑惑。

    虽然长安盗窃案频发,大理寺确实一直都没有进展,可是皇上怎么会突然就将这起案件交由给厉霄云处理?难不成其中有什么缘由是他不知道的吗?

    关于刑法的三司,除了大理寺,还有刑部和御史台,可皇上却偏偏选了厉霄云。

    根据厉霄云以往所处理的案件,都是以皇帝个人意愿来解决的,无关法度。

    难不成这个案件的背后还有什么可以让皇帝注意的地方?

    他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子,在思考着这其中的关节之处。

    王虎将东西拿出去交给巡卫营的人之后,回到房间里正看见少卿大人愁眉不展。

    他上前禀报道:“大人,那些卷宗和证据已经全部交过去了。”

    段无瑕点头:“知道了。”

    他看了一眼还放在桌子上的文件档案,若有所思。

    王虎不解道:“少卿大人还在想着盗窃案的事情吗?反正都已经移交给厉都尉处理了,再怎么棘手也是他的事情,就算是那些被盗的官员都来闹也和我们无关了。一个一个官威大着呢,净会欺负我们大理寺。”

    段无瑕听了王虎的话,像是突然被点醒了一般。

    被盗的官员府邸……

    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元娇娇所偷盗的府邸都是来来回回都是那些官员府邸,仿佛有着固定的名单一般,有的人家就算是再富有,她也不曾光临过。

    当初他想设法找出这其中的规律,可是想了许久也未能相处这些被盗的官员府邸有任何的联系。

    如今想想,这或许就是其中的线索。

    纪颜宁此人心计不少,对元娇娇也不仅仅是利用,所以定然不会让元娇娇去涉险随意去偷盗,那么这些官员之间必然有一定的联系,而这种联系也正是皇帝忌惮这个案件的所在!

    如此一来,一切就都理顺了。

    “少卿大人。”王虎看着段无瑕这副深思的模样,忍不住低声提醒道,“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情,属下就先……”

    “长安盗窃案应该有备份吧?”段无瑕问道。

    王虎微怔,随即点头:“这倒是有的,不过大部分的卷宗和证据都不在这儿了而已。”

    段无瑕道:“你去把长安盗窃案之中所有的受害者名单都整理出来。”

    王虎虽然不知道少卿大人为何会这样吩咐,但是命令他却不可以不听,应了一声是之后,他去了档案阁。

    长安盗窃案虽然移交了巡卫营,但毕竟元娇娇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出动了,得到纪颜宁的消息之后更是安分守己,想要查到她的身上,根本没有什么证据可言。

    厉霄云也没想着能够直接擒住盗贼,毕竟大理寺都抓不住的人,他们巡卫营未必能比大理寺强多少,所以他只是让人一直盯着纪颜宁和萧少北。

    这两个人的嫌疑最大。

    而长安盗窃案十有八九也纪颜宁脱不了干系,围绕纪颜宁来查,定然能查出些出丝马迹。

    纪颜宁也不傻,厉霄云作为容嶙的亲信,和他杠上只会让容嶙觉察到自己的存在。

    所以这两日纪颜宁都安分的待着柳府里处理着宝昌记的事情,以及制毒药。

    吴庚从江州传信来禀报着宝昌记生意上的事情。

    江州换了一个新的知府,姓晏,名唤晏孝明,虽然没有岑青山这般尽职尽责,但是也没有可批判之处,以往的政绩平庸,对于宝昌记倒是没有多大的影响。

    然而江州的一个商族,福源记最近倒是喜欢与宝昌记对着干。

    福源记是由江州白家一手创办的商号,主营茶叶生意,其他方面也略有涉及,其中也有一些绸缎生意,但是宝昌记的绸缎生意乃是江南数一数二的大户,旁的人商号是自然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福源记生意虽然不小,但是销路有限,况且江南有不少的商户都是做茶叶生意的,也只能算得上一个中规中矩的商户,和宝昌记还有一定的距离。

    原本两家井水不犯河水,有些生意上偶尔会有往来,关系倒是融洽,只是不知为何最近总是频频与宝昌记不对付。

    吴庚还探听到,白家在新任知府晏大人上任不久之后,便送了不少的钱财疏通,听闻这晏大人对福源记颇多照顾。

    宝昌记背后不仅仅有这纪家,还有都转运使郭骐春,只是郭大人的身份不宜让外人道,所以许多人也不清楚宝昌记到底是如何将生意做到这么大的。

    在外人眼里,现在的宝昌记东家是两个黄毛小儿,主事的只有一个吴庚,这样的商号绝对是个唾手可得的香饽饽。

    福源记最近的动作无一不表明了想要吞并宝昌记,甚至还想拉拢吴庚。

    “姐姐,是吴叔叔遇上了什么难事吗?”在一旁看书的纪琅看见纪颜宁这般蹙眉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他看着姐姐从接过吴叔叔的信之后,一脸凝重。

    纪颜宁倒是没有瞒着他,说道:“有人对我们宝昌记虎视眈眈,想着拉拢吴叔叔来算计我们呢。”

    “啊,吴叔叔不会的。”纪琅说道。

    纪颜宁轻笑一声,说道:“是啊,吴叔叔对我们这么好,按理来说是不会做出对不起我们事情的。可是事无绝对,琅儿要记住,不能把别人对自己好当成理所当然,吴叔叔对我们好,是因为爹爹对他有恩情,但是这恩情不能栓着旁人一辈子。”

    “姐姐的意思是当吴叔叔对我们做的足够多的时候,还了爹爹的恩情,就会离开我们吗?”纪琅不能够理解。

    纪颜宁道:“姐姐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告诉你,吴叔叔对我们好,我们不能视作理所当然,否则便会寒了吴叔叔的心。真情也是需要维系的。如今有人打宝昌记的主意,我们知道吴叔叔不会抛弃我们,但是也不能只让吴叔叔一个人去处理这样的事情。”

    纪琅明白了:“我们应该要帮帮吴叔叔。”

    纪颜宁点头,说道:“光是信任远远不够,我们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让吴叔叔知道,我们也是可以帮助他的,我们对他的心意是不会随着时间变淡的。不仅仅是对吴叔叔,其他重要的人也是如此。”

    “我知道了。”纪琅点头,对于纪颜宁说的话谨记于心,“可是我们要怎么做呢?”

    纪颜宁揉了揉他的脑袋,说道:“这件事太复杂了,姐姐处理就行,你不用担心。”

    按着吴庚信中所说,白家拉拢知府晏孝明,只怕宝昌记会吃些亏。

    如今宝昌记的运转都由吴庚来决策,旁人若是想拿下这么大的一块肥肉,自然是从吴庚身上着手。

    看着信上福源记的所作所为,看来白家是对宝昌记是势在必得的模样。

    只怕是为了钱财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

    纪颜宁总觉得惦记宝昌记的不仅仅是白家,或许白家身后还有其他的什么势力,不然不可能如此猖狂。

    看来是时候回一趟江州了。

    吴庚在做生意方面虽然很好,手下也有着不少的管事和掌柜一起支撑着宝昌记,但是若是遇到奸猾之人,只怕不是那些人的对手。

    郭骐春在宝昌记的转运方面已经帮了不少的忙,若是做得再多,只怕会落人口实,这样的事情也不宜将郭家卷进来。

    现在她在长安被厉霄云盯着,许多事情不好下手,回一趟江州避避风头倒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至于她原本要对付的言徵,短时间内他是爬不起来了,也不急于在一时。

    言徵已经逍遥了二十多年,再给他些苟延残喘的日子。

    一想到言徵,纪颜宁突然又想到护国寺里的事情,她和应家楼家那些人尸体,最后都去了哪里?

    他们这样的“逆犯”,许多人都是死无全尸,要么就是被扔去了乱葬岗,怎么可能会被好好安葬?

    纪颜宁想到祖父和外祖父辉煌半生,却落得这样的下场,她的胸口一阵疼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