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毒宠小谋妃 > 第370章 县主偷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容邬当即带人出了莱州城赶往白英山,然而容方玉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或许发现母亲不假,但是凭纪颜宁的能力,想要躲开父王的追踪,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父王这般前去,只怕纪颜宁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他可还一直记得,纪颜宁的最初目的,就是要了父王的命!

    容方玉眸子微动,可是他也很清楚,郡王府的势力想要对付纪颜宁,并非难事。

    只是两虎相斗,必有一伤。

    容澈在得知了消息之后,立即让锦鹤和几个侍卫跟上沥郡王,在暗中帮一把纪颜宁。

    “王爷,大小姐真的会没事吗?”莺儿还是有些担心。

    容澈抬眸看了一眼莺儿,说道:“不知道,不过要相信她。”

    莺儿垂眸,要是她当初下毒成功,也不至于让大小姐陷入这样的境地,让她直接和沥郡王杠上。

    可是如果自己真的杀了沥郡王,世子会原谅自己吗?

    一想到这里,莺儿的心里又没底了。

    容澈对她说道:“如今郡王不在,你不必一直待在本王身边,去找世子也可。”

    听到暄王的话,莺儿垂头,说道:“不了,奴婢就在王爷身边等大小姐回来。”

    她有些纠结,然而她很清楚,自己是大小姐的丫鬟,若不是大小姐,她也不可能有今日,自然不会就这样离开大小姐去找世子。

    容澈听到她话,没有再说什么,这些事情,他也管不了。

    容邬和纪颜宁之间的斗争,他心里又怎么会不担心,只是他只能在暗中帮着纪颜宁,不让她受到伤害罢了。

    “郡王出城了?”正在房间里休养的刘氏听到下人穿来的话,眸子微动。

    下人禀报道:“是的,听闻是白英山的药庄出了事情,所以郡王赶得很急,清点了府兵之后就往白英山的方向去了。”

    听到下人的话,刘氏沉默下来。

    她被禁足的这些日子,消息闭塞,但是她很清楚,若不是琦儿闹了这一出,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除禁足。

    或许就这样一直下去,像楼氏一般,慢慢被人遗忘。

    但是更多的可能是,郡王还是不放心自己,直接一杯毒酒赐死,一了百了。

    这样的日子,她可真是受够了!

    在容邬的面前,她是不得不低头,可是只要容邬和容方玉还在一日,她这个郡王妃就不可能做得安稳,与其这样把自己的命交给这对父子俩,还不如抓紧时机赶紧翻身!

    如今郡王不在,容方玉手下的势力又被郡王给削弱了不少,正是动手的好时候。

    但是这唯一的变数,就是客居在郡王府里的暄王。

    所以她不能明目张胆地动手。

    容方琦带着明珠走到了刘氏的院子里,却被院子里的丫鬟给拦住了。

    “县主,郡王妃正在午睡呢。”丫鬟说道,“县主还是下午再过来看望郡王妃吧。”

    郡王妃说过现在任何人都不能打扰她,所以她只能奉命将容方琦给拦住。

    容方琦说道:“这个时辰,母妃也快起来了,我正好可以与她说说话,不碍事,我不会吵醒她的。”

    “县主。”丫鬟着急道,“可是郡王妃说过,不许任何人打扰她休息的。”

    容方琦微微蹙眉,看向这个丫鬟,有些不悦道:“我就在屋子里等着她醒过来,不会打扰她的。再说了,本县主并不在母妃所说的任何人里!”

    她可是母妃疼爱的女儿,怎么能和其他人相提并论。

    丫鬟见容方琦这副强硬的模样,一时有些为难。

    明珠给了她一颗碎银子,说道:“罢了,若是郡王妃责怪下来,县主必然不会让她为难你的。”

    容方琦瞥了那丫鬟一眼,随即带着明珠轻步走进了刘氏的院子里。

    院子里果然十分的安静,很是适合午间小憩,连下人都没有在附近走动。

    容方琦忍不住放轻了脚步,走到了刘氏的房间里,刚抬脚进了房间,却听到内室里有人说话的声音。

    “天气冷了,你让人在世子院子里的熏香和炭火里动些手脚,晚上再安排几个死士。这回必定要一击即中,切勿再让他有生还的可能!”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容方琦身体僵住。

    她听到了什么?

    母妃这是要对付兄长吗?

    跟着她身边的明珠听到这话,也猛然睁大了眼睛,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县主。

    下人说道:“王妃放心,上次只是意外,才让世子得意逃脱,这回就算是他插翅也难逃一死。”

    刘氏道:“动静小些,别把暄王他们给闹动了,无论如何,世子不能留着。”

    “是。”下人应道。

    刘氏轻叹一声,随即说道:“下去安排吧,如今郡王不在,我们也就只有这一次的机会,否则,再无翻身之日。”

    “属下当然不服郡王妃的期盼!”

    下人颔首,随即转身朝着外面正打算退出去。

    可是他正走到房间的门口,就看见了立在门后的容方琦和小丫鬟,他整个人微微一怔。

    “奴才给县主请安。”下人急忙行礼道。

    在内室里的郡王妃听到下人的话,微微一怔,随即起身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果然看见容方琦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

    “琦儿……”她正要上前拉住容方琦的胳膊,却被容方琦给躲开了。

    郡王妃着急道:“你听母妃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

    容方琦看着眼前的母妃,却觉得陌生不已。

    她的母妃居然要派死士去刺杀兄长!

    她的眸子里的震惊久久不能散去,随即冷笑道:“不是我的想那样?可你就是想要杀了兄长不是吗!为什么?!都说虎毒不食子,兄长做错了什么,母妃又如何能下得去手!”

    郡王妃瞥了一眼旁边的下人和明珠,说道:“你们先下去。”

    下人退了下去,明珠低着头也讪讪地退到了院子里。

    明珠觉得心中忐忑不已,她听到了府中的隐秘,若不是县主在,只怕自己的这条小命就该交代了。

    屏退了左右,郡王妃才看向了容方琦,说道:“母妃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不得已?”容方琦觉得无法理解。

    郡王妃刘氏道:“母妃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为了昊儿。你的兄长,他并非我所出,他的生母,乃是前郡王妃楼氏。”

    容方琦听到母妃这么说,脑子里又是一阵轰隆巨响。

    自从她有记忆起,从未知道父王还有过一个嫡妻,她一直以为,兄长和自己都是母妃所出。

    而且平日里母妃和兄长总是一副母慈子孝的模样,自己看了都要妒忌母妃对兄长的好,然而现在却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什么府中和睦统统都是假的。

    表面上看起来和和气气,实际上却要谋算对方的性命。

    这就是她的母妃吗?

    容方琦摇头,并不相信:“不是的,你骗我!”

    “母妃怎么会骗你?”郡王妃说道,“其实你兄长还记得她的生母,对我是愈发疏离了。”

    容方琦反驳道:“就算兄长不是母妃亲生,他也是父王的儿子,是郡王府的嫡长子,名正言顺的世子,母妃又为何容不得他!我知道兄长的,他这个人最有孝心了,知道母妃病了,二话不说就从刘府回来了,母妃怎么忍心这般待他!”

    从小到大,兄长对自己和昊儿都极好,即便不是一母所出,这都不能影响他们的感情。

    郡王妃看着容方琦激动的模样,终究是轻叹了一口气。

    所以她做这些事情都是暗地里悄悄的做,不敢让琦儿和昊儿知道。

    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母妃是这样的一个人。

    尽管她做的这些都是为了他们。

    郡王妃道:“不是母妃容不下阿玉,是你的父王和兄长容不下母妃了。”

    容方琦摇头,说道:“不会的,母妃是父王明媒正娶的郡王妃,外祖父一家虽然没有皇族显赫,那也是有一定势力的,谁能容不下母妃呢?”

    郡王妃听到容方琦的话,苦笑了一声,眸子里满是苍凉。

    “上次你父王把我监禁于此,他若是起了心思,谁又能阻止得了他?”郡王妃说道,“你父王的心里,只有阿玉的生母楼氏,其他人在他的眼里,不过是可以利用的工具罢了。”

    容方琦摇头,想要辩解,却又无法辩解。

    郡王妃说道:“要不是知道楼氏还活着,其实母妃我是还愿意和你兄长继续装着母慈子孝的。”

    听到楼氏还或者,容方琦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

    郡王妃看向了自己的女儿,说道:“此事你切不可对你父王说起,他瞒了天下人这么久,知道这件事的人几乎都会被他灭口,我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在你父王决定对我下手之前,我只想把最好的留给你和昊儿。”

    容方琦听到母妃的话,仍是忍不住落下了泪水。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哭,只是心里觉得无比的难过。

    她活了十几年,在自己的身边却隐藏着那么多的秘密,她却什么都没有察觉,还傻傻的期盼着那一天,家人能够回到当初的模样。

    只是现在她终于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