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我居然羡慕一个哑巴 > 73.第七十三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已进入六月底, 骄阳如火, 热浪翻涌,还有三日便是院试, 俞墨还未曾归,倒是周阳已经从安汉县赶来芙蓉城预备接下来的院试了, 俞凛已经派人在码头等着。

    因着有叶惊澜这位同窗在芙蓉城,此次没有家人陪考周阳独自一人来了芙蓉城,下船后被俞家的人接上马车, 因不进城直接去城郊别院, 倒是比城里过去快了些,行了两刻钟, 马车停下。

    周阳下车后入目一片翠色, 这里山峦叠嶂,翠色中或近或远的嫣红隐藏,前方右侧便是一处巨大明湖,遥遥望去湖面如鳞澄空如洗, 站在此地,清凉扑面,夏日的燥热似乎都瞬间消弭了。

    周阳跟着小厮去了蔷薇院。

    早就知道叶家有钱, 心里有了准备, 但仍被这宅子精美所震撼,随处可见雕梁画栋水榭亭台, 进了蔷薇院后更是花团锦簇, 两旁墙沿处处可见奇花异草, 香味氤浓,走过一扇月洞门就看在了站在蔷薇花架下等着的叶惊澜。

    他穿了一身月白繁花圆领的薄衫,身姿如竹的站在花架上,遥遥弯眼看过来,周遭一片花色竟不敌他眼尾的一抹笑。

    周阳一怔,然后大步过去,叶惊澜也上前迎了过去。

    两人抱了一下。

    叶惊澜:“好久不见。”

    临近了,见叶惊澜眸若点星,俊美无铸,拍了拍胸膛,庆幸道:“幸好我已经成亲了,不然看多了你这张脸,我可娶不到媳妇了!”

    同窗男生女相比大多姑娘都好看也不是什么好事了,这张脸看多了,寻常姿色就进不了眼了。

    “我权当你是赞美了。”叶惊澜无语看他一眼,“走吧,先进去歇歇,凉茶冰碗都给你预备好了。”

    周阳欣然同意,这天太热了,人都快烤干了。

    两人一同进了主院前厅。

    既是好友不必太多规矩,也不急着叙旧,直接将凉茶递给了周阳,周阳接过也不客气直接豪饮,凉茶入腹,由内而外的凉了起来,连喝了两碗才算活过来了。

    “舒服!”

    叶惊澜也端了一盏温茶慢抿,眉眼舒展,“一路可太平,私塾一切都好?”

    周阳:“这一带水路都是大河,船只很多,能有什么事?”又道:“私塾一切都好,只是林先生林婆婆很是想念你和软软。”

    “林婆婆本要随我一起回来看看的,是怀陵将她劝住了,说院试考完你们会回去一趟,不必来回折腾。”

    “对了,软软呢?”

    周阳想起顾软软,“怀陵让我瞧瞧他妹子好不好呢。”

    “已经派人去请了。”叶惊澜将扣盏取下,将冰碗推到周阳面前,“这就是她做的,你尝尝。”

    周阳依言接过鎏铜小盏,碎冰为底,一层干皮牛乳,再有一层红艳果酱,两枚樱桃脆生生的立在上首,周围绕了一圈细细的蜂蜜。

    周阳其实不太喜欢吃甜的,但想着软软的好厨艺,还是舀了一大口入内,碎冰含在嘴里,一瞬间的冰爽可真舒坦,本来以为会很甜的果酱被牛乳中和,甜而不腻,香甜可人,周阳眼睛一亮,迅速吃完了一盏。

    放下空盏真心赞道:“软软的厨艺更胜往日了。”

    周阳没吃过好的,也不知道如何形容,但是能明显感觉软软的厨艺比以前精进许多,叶惊澜笑着点头,“她跟着好几位师傅在学做菜,自然要比以前自己琢磨要好上许多。”

    这两月,叶惊澜虽未进内院没有去见日思夜想的小姑娘,但顾软软在内院做的每件事,他都知晓。

    小姑娘乐不思蜀,成天泡在小厨房,跟进了米缸的小耗子似的,高兴的很。

    在她脸上看不到一点相思之苦。

    抿唇,放下温茶,给自己倒了一碗凉茶,清凉入腹,对某个小姑娘的郁气才算稍解了些,周阳倒没注意叶惊澜脸上忽然没了笑,正四顾打量前厅陈设。

    刚看过一座六折巨大美人执扇屏风,耳边传来足音,侧头看向门口望去,是顾软软来了。

    她穿了一件水红色的描花褙子,下面是一条月牙白的裙子,腰肢如柳正步履轻盈的朝着这边走来,看到周阳就弯着一双烟波大眼,‘阳子哥好。’

    “哇。”

    周阳起身,惊叹的看着顾软软,才两个月而已,顾妹妹就姿容出众娇妍到这番地步,“现在怀陵站在你面前怕是都不敢认了!”

    顾软软腼腆一笑,‘阳子哥说笑了。’

    周阳:“这可真不是说笑。”语气满是惊叹。

    虽说才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且不论顾软软已经开始用林婆婆给的方子只说她的年纪,十六岁的姑娘,稚气渐渐褪去,女儿家的娇妍缓缓绽放,灵气逼人又带着一点妩媚。

    一道让人无法忽视的视线看了过来。

    顾软软侧首就对上了叶惊澜的眼睛,他坐在竹椅上,长腿随意曲折,友人闲谈依旧端正,长期保持让他有了非常漂亮的肩胛和流畅的腰线,正抬眼看着自己,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

    顾软软错开了他的视线,入座后只看着周阳。

    周阳虽不懂唇语,但简单的对话还是可以分辨,顾软软问私塾,问大哥,问家里,虽然顾怀陵人没到,想着顾软软肯定会问的,都提前和周阳交代过,两人就这么开始一问一答。

    听到说顾父已经答应怀月也来芙蓉城后,顾软软真心实意的笑了。

    相对于从前,怀月改了许多,跋扈任性没了,也一直帮着自己做事,只是好像又小心了点,就拿酿酒来说,哪里有独特的方子呢?都是别人教给自己的,可她却总是回避,说了很多次也依旧如故。

    是真的不愿她一个人留在家里。

    如今她也能来芙蓉城那就真的是太好了。

    “咚咚咚。”

    白皙修长的指尖在桌面轻扣三响,一时说的兴起的两人都扭头看向叶惊澜,他微笑看着周阳,“去洗漱歇息一会吧,你也累了,余下的话,吃饭时再说。”

    这天太热,哪怕屋子里很凉快,但过来时在外面那个火炉烤了一身汗出来,现在黏黏的贴在身上,确实不大舒服,周阳起身,“行,我先去洗漱。”

    又带着揶揄的笑意看着两人,“你们慢慢聊,我要歇好一会的。”

    顾软软:我不想和他聊。

    周阳走后,前厅就生顾软软和叶惊澜两个人,顾软软不说话,他也不说,低垂的余光看见他的指尖,干净的指尖正懒洋洋的磨砂着黑釉的杯盏,白皙胜过暖玉。

    顾软软抿了抿唇,慢慢抬起眼皮,刚好就撞进了一双正半垂眼帘看着自己的桃花眼,鸦羽一般的眼睫下垂,虚虚遮住眼尾,若有似无的缱眷更是勾人。

    一时竟看呆了。

    小丫鬟们说的没错,他真的很好看,而且是越来越好看了。

    男色惑人!

    呆愣了好几息才回神,移开视线,问他,‘俞叔叔还没消息吗?’

    芙蓉城这边的汤方早就改出来了,听俞凛说澜州城京城的两位厨子也已出发向这边过来,但俞叔叔一直没回来。

    叶惊澜:“没有。”

    答的很快,就是总觉语气有些冷邦邦的。

    这是,还生气呢?

    “还生气吗?”

    顾软软眼一滞,以为自己将心里话说了出来,抬眼看着叶惊澜,他又问了一次,“还生气吗?”

    不解摇头。

    ‘我生什么气?’

    叶惊澜垂眸看着她,淡淡提醒:“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顾软软的脸唰的一下红了。

    当时青柠的话自己是听在心里的,她说的话有道理,管的再严也管不住姑娘怀春,而自己也确实没有生气,是没有生气,但心里总是有点膈应的。

    所以就送了几个鸡蛋过去。

    结果青柠回来兴匆匆的说着他把所有丫鬟婆子都换成了小厮,那时不觉高兴,只觉得自己是在无理取闹,这事他是真的冤了。

    然而虽在同一个宅子,但自己在内院,他在外院,他不进来的话,自己真的没法子出去找他,忐忑了一天,第二天依然没看到他人,但是收到了他悄悄命人送进来的小巧手镜,知他没有因此生气才松下了心中的大石。

    红着脸,糯糯启唇,‘这话应该我来问你才是,你生气吗?’

    生气我的无理取闹吗?

    “不生气。”桃花眼带着笑,“我反而很高兴。”

    顾软软小嘴微张,‘高兴什么?’

    “高兴你把我当自己人。”

    小姑娘不是会发作下人的性子,且她把自己当客人,更加不会去约束下人了,不能去约束下人,但心里肯定不高兴,那就只能???

    微微俯身,清澈的桃花眼看着她笑。

    “我很高兴你冲我撒火,哪怕这是无妄之灾,毕竟我没有在你身边,我不知道何时何地何人因为我给了你委屈受,你这次做的很好,下次若再遇到这种情况,什么火都可以往我这里丢,我甘之如饴。”

    生气是因为在意,发火是把你当自己人。

    发火才好,发火了自己才知道她心中的不愉,才可以想办法解决,若是憋着,一时风平浪静,可憋久了,这种情况又经常出现的话,后面一定会坏事。

    小问题要当时解决,不能拖成大忧患。

    他说的认真,顾软软耳尖悄悄爬上了一抹红晕,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点头。

    “但是???”

    “我现在很不高兴。”

    嘴角忽地放平,情绪陡转,面无表情的看着顾软软。

    “知道错哪了吗?”

    顾软软被他漆黑的双眸看的一呆,不解摇头。

    叶惊澜眼睛一眯,给了提示,“周阳。”

    阳子哥怎么了?

    顾软软回顾刚才自己进门伊始到现在,没什么问题啊?看着小姑娘茫然的眼睛,叶惊澜握着杯盏的手一紧,面色发冷,轮廓极为冷硬,每根眉毛都在发着冷气。

    见他这般,顾软软以为自己忽略了什么地方,忙回头细想,还没想出什么,就听得他咬着后槽牙道:“你一直在跟他说话,你都没跟我问好,你甚至只看了我一眼。”

    顾软软:“…………”

    无语的看着他冷着一张俊脸,直接透过他的外在看向了他此刻正在撒泼打滚嚎委屈的心里,‘人家远道而来,而且我们两月未见,他是哥哥的好友,他也带来了家里的消息,我自然要和他说话的。’

    叶惊澜:“我们也两个月没见了。”

    “你怎么不跟我说话呢?”

    “就因为我没带来你家里的消息是吗?”

    也不装相了,直接控诉,委屈两个字直接刻脸上了。

    虽然在同一个宅子,明明有很多法子可以相见,但顾忌着她脸皮薄,楞是没踏进内院一步,这好不容易见着了,她还一直看别的男人。

    顾大哥对她来说很重要。

    忍了。

    但其他人不行,任何一只公苍蝇都不行,不管是什么关系,不管是人是狗。

    这愤愤的眼神,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爬墙被他抓到了呢!

    呸,自己什么时候爬墙了,都被他给气糊涂了!

    想着刚才的那一点儿感动,心里默念不要生气,不要跟狗德行计较,顾软软深呼吸了好几次,抬眼正要说话,却见他正掰着手指头数。

    “顾大哥。”

    “姜婶婶。”

    “林婆婆。”

    “顾怀月。”

    念一个名字,就掰一个手指头,掰到小拇指了,“我在你心里是第五位呢。”

    顾软软都不知道是该气他小性了,还是夸他聪明没把顾父和林先生算在前面,无语之际,他笑了笑,居然把小拇指也掰了上去,“噢,还有做菜。”

    “我是第六个。”

    顾软软:“…………”

    顾软软被气笑了,忽地起身,垂眼,居高临下的看着叶惊澜,因为顾软软突然起身的动作,叶惊澜神情一呆,很快回神,仰着头,继续控诉看她。

    顾软软弯起了一双烟波大眼,笑的甜糯,看着她纯真的双眸和眼尾那一丝丝妩媚,既纯又妖,叶惊看喉结动了动。

    很快回神。

    不行,不能为美色所动。

    正要说话,却见那对粉嫩的小唇瓣开始开合。

    ‘我和俞墨,谁重要?’

    叶惊澜:“…………”

    呆了片刻,一本正经道:“这不能比较的,他是我的血亲,你是我以后的妻,这两者可以共存,为什么要一较高下呢?”

    顾软软笑眯眯点头,肯定了他的说法。

    ‘所以我们哪个重要?’

    叶惊澜:“…………”

    叶惊澜眨了眨眼睛,讨好的看着顾软软,顾软软亦微笑,但不为所动。

    ‘等你回答呢,快点。’

    气氛有点儿尴尬。

    …………

    ………………

    “我错了。”

    ‘还无理取闹吗?’

    “不了。”

    ‘以后还作吗?’

    “不作了。”

    ‘乖。’

    顾软软心满意足的拍了拍他的脑壳,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叶惊澜心酸吞回了肚子,笑的一脸乖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