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天道罚恶令 > 第五百四十四章 你现在被捕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怕你应付不来。”少妇风情万种的白了任飞龙一眼,而后转过身,对着陆笙微微欠身,“民妇常燕,失礼了,我家夫君心直口快,冒犯了大人,民妇在此陪个不是……”

    “没什么冒犯不冒犯的,任夫人身体不好?我看夫人面色苍白脚步虚浮,气虚短促,本官略懂医术,我替你把把脉看看吧?”

    “当真?那就多谢大人了,现在这世道,人最怕生病,生了病,就算有万贯家财都不够看病的。”常燕说着,缓缓的来到陆笙身边坐下,而后伸出皓腕。

    常燕的手臂非常的白皙,这只手根本就不该是年过三十的女人该有,看起来就像是十八九岁的姑娘一般。

    “任夫人今年多大了?”

    “民妇今年四十了……”

    “四十?”身边的纤云诧异,看起来二十来岁,竟然已经四十了。回想起家里的百里娟儿,也是千金大小姐,平日里养尊处优,保养的很好,但比起眼前这位,高下立判啊。

    “陆大人,看病需要问年岁么?”任飞龙有些不快的嗡嗡问道,这一句倒让陆笙心底有些诧异。这么醋坛子的人……竟然能忍受妻子出轨?奇迹啊!

    “年岁不同,脉象会有差异,为了确诊本官多嘴问了一句。”说着,伸出两根手指搭在常燕的手腕之上。过了数息,陆笙眼中诧异之色迸现。

    “大人,民妇这是什么病?”

    而对面的任飞龙脸上也顿时露出紧张之色。

    陆笙示意常燕好了,常燕也渺渺的站起身回到任飞龙的身边,陆笙眼神扫过他们夫妇二人,眼中露出一丝戏谑。

    “常言道,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原本还以为是至理名言却没想到……”陆笙摇了摇头。

    “大人,我夫人到底是什么病?”

    倒是身边的常燕领会了陆笙的意思,原本惨白的脸色,顿时涨的发红。

    “没什么病,不需要吃药,只是你们最好一个月之内别行房了。”

    “哦——”任飞龙很是单纯的应了一声,心中想着还是昨夜,似乎正是在行房的时候夫人脸色苍白浑身颤栗的直翻白眼,吓得自己连忙停下。

    原本心中有了怀疑,陆笙这么一说倒是觉得应该就这样,再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

    “陆大人今日前来,有什么事?”任飞龙再一次问道。

    “五年前,玄天府是不是你们建造的?”陆笙直接问道。

    “啊?”这问题一出,两人微微一愣。任飞龙正要说话,常燕却连忙抢过话语,“不是吧?我怎么没有印象?”

    “不是么?那这张图纸上怎么盖着巨子门的印章?”陆笙拿出图纸。

    常燕接过之后扫了一眼,眼中光芒闪动,突然笑了起来,“这张图纸啊?我想起来了,五年前兰州玄天府初建,让巨子门帮忙建造玄天府,因为耗资问题所以在原有宅院基础上改建的。

    这张设计图就是当年改建的图纸……因为工期短,所以民妇没有记住……”

    “这样么?那你可知最开始的宅院是何人所建?”

    “不知道呢……陆大人问这个做什么?难道玄天府宅子出了什么问题么?”

    “是有了一些问题!”陆笙淡淡的看着两人的双簧,“昨天一场暴雨下的很大,玄天府竟然多处出现龟壳,眼看着就要成危房了。

    原本抱着解铃还须系铃人的想法来问问,既然以前不是你们建造的,那算了。我请人重新翻新一下吧。原本的设计也老套,不符合玄天府的规格……”

    “不对吧?”任飞龙嗡嗡声响起,“我记得玄天府是完全参照朝廷发下来的样图建造的,只是局部改动才是。”

    “你们不是方才说只是在原有的旧宅院上翻新改造一下么?”陆笙的脸色顿时阴寒了下来,“这张图纸,本就是玄天府的样板图,你们怎么改?谁家的宅子会以玄天府样板图建造?

    本官最痛恨偷工减料的垃圾工程,你们为了省钱利润,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全然不顾房子未来出现的质量问题。万一房子塌了,地陷了,出了人命谁负责?”

    “啊?”任飞龙蒙了,陆笙突然发难打的任飞龙措手不及。而陆笙也不给任飞龙解释的机会,转身要走。

    “陆大人请留步,您……您打算……”

    “还有什么打算?一场暴雨让玄天府原形毕露,本官自会另请他人重建玄天府,而与你们的帐,我们慢慢算!”

    “等等!”任飞龙连忙叫住陆笙。

    “任掌门还有何指教?”

    “玄天府的墙壁真的出现龟裂了?”

    “你当本官大清早的跑来消遣你么?本官来玄天府才几天,本想着等整顿完玄天府就放开手脚好好整顿兰州。还没来得及做事,玄天府差点塌了。本官的心情之恶劣,你可能体会?”

    “但是……玄天府五年都没发生过……”

    “五年来可有下过昨天这么大的雨?还有,五年没有问题,为什么昨天就出了问题?还是说巨子门建造的府邸只能撑区区五年?”

    “绝无可能!”任飞龙胀着脖子喝到,“巨子门的手艺,兰州有目共睹,我们师从鲁班门,源远流长。所用材料,皆是真材实料。

    十年来,我们修建的楼阁宅院数十座,从未出现过问题。”

    “你承认玄天府是你们造的了?”

    陆笙这话一出,任飞龙和常燕的脸色顿时再次一变。

    “那好,你把当年负责建造玄天府的人叫来,本官要亲自问问他,用的什么材料造的什么房子!”

    “这……”看着陆笙义愤难平的样子,倒真的像是被豆腐渣工程欺骗的苦主一般。

    “当年建造玄天府是几个师兄,他们……”常燕迟疑的在一边说道。

    话还没说完,却被任飞龙打断,“来人,把墨云他们叫来!”

    没过一会儿,五个身强力壮的中年男子并排着走进客堂,“师兄,嫂子!咦,这两位是……”

    当看到陆笙身上的官服之后,五人齐齐脸色大变,“是新任玄天府总镇陆大人?”

    “正是本官,本官问你们,五年前的玄天府你们造的?”

    “不错!我们负责修建。”

    “可是按照这张图纸?”陆笙展开图纸,给他们过目。几人顿时围了上来,盯着图纸看了半天纷纷点头,“是,是这张图纸。陆大人,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么?”

    “排水谁负责的?”陆笙问道。

    “我!”其中一人连忙应道,“回禀大人,草民陈雄!负责建造玄天府地下排水!”

    “为何昨天排水堆积?”

    “啊?哪里?”陈雄面露不可思议的表情,“玄天府因为地势比较低,排水宽三尺高四尺,这样的排水怎会堆积?

    兰州少雨,但玄天府的排水都是按照暴雨来记的,应该不会产生排水堆积问题吧?”

    “那这一块呢?”陆笙指着花坛边上的一片区域,在图纸上,这里没有排水系统。

    “这里?我记得是……这里原本是要做一个池塘的,所以并没有安排排水。后来掌门师兄和莫苍空商讨改为花圃,将池塘移到后院。所以这里的排水并不是我做的,掌门师兄?你当年没做排水么?

    没有的话我去一趟玄天府,把排水做了。”

    “哦哦哦……可能是一时忘了……”任飞龙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豆大的冷汗从额头溢出。

    他想的可不是什么陆笙是不是知道下面的排水系统问题,他怀疑的是自己挖出岔道的泥土,是不是把排水给堵了?

    要是这样,一旦挖开下水道,那就全露馅了。

    “陆大人,抱歉……真是抱歉……我过会儿就亲自去改,亲自去改……”

    “玄天府的房子谁盖的?”陆笙再次问道。

    “我!”一个脸色黝黑的中年人举手叫到,“草民墨云,玄天府的房子都是我和李云师兄负责修建的。都是严格按照玄天府的标准造的啊?”

    “那为何本官的睡榻的墙壁出现多处龟裂?本官站在远处查看,房子向一边倾斜?”

    陆笙指着有莫苍空密室的楼房问道。

    “咦?”顿时墨云发出了一声惊异,回头看着任飞龙阴沉着的脸色,“掌门师兄,我记得您……”

    “陆大人,看来你不是为了玄天府的质量找来的吧?您是冲着我来的!”任飞龙冷冷的喝到,到了现在,就算再傻的人也该明白了,为什么出问题的都是自己造的,而也是自己最心虚的地方。

    “飞龙,别胡说!”常燕紧张的抓着任飞龙手臂娇喝道,“快,快给陆大人陪个不是!”

    “燕儿,要是到了这份上还看不出来,那就真的傻了。如果真的只是一些排水,龟裂鸡毛蒜皮的小事,陆大人堂堂玄天府总镇会亲自来么?

    而且,我亲手造的东西我心理有数。这个地方不会积水,那座楼也不会歪。陆大人说积水的地方,下面做了排水。

    陆大人说要倒的房子,我用的是最好的材料,你就是推也推不倒,更何况是一场雨之后龟裂……

    陆大人,你想做什么直说?”

    “没什么,我很好奇,为什么玄天府有些地方和图纸上的不对!图纸上没有的,玄天府却有了。任掌门,这里和这里都是你亲自改的?”

    “是莫苍空要求我改的,而且也是他要求不要留图的。”

    “可惜,莫苍空本着信任你的心思,却没想到就因为这两处不该存在的东西,却要了他的命!任飞龙,你现在被捕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