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古董君,快到我碗里来! > 98.求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购买比例超过百分之八十或者等四十八小时才能看哟!

    从中, 路小乔也认识了一家旧书店的老板, 老板姓赵,路小乔还曾经卖给他一本1966年北京外文出版社发行的《□□语录》——买来三百, 转手一千。

    路小乔看赵老板给的价格还算实诚,之后就又卖了几回旧书给他。这回掏老宅子的这批书, 路小乔一样准备卖给他。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不成套的金庸全集以三千六百块钱成交,永宪录则以一千八百块钱成交。

    赵老板翻着不成套的金庸全集还不满足, “可惜啊!这几本书不成套, 想要集齐得花上一段时间了。”

    路小乔低头确认着收款信息,“这要是成套我还会这个价卖给你?一万块连打折都不打!”

    赵老板闻言嘿嘿一笑, “那是!多谢小乔姑娘你照顾我生意了!”

    交易完成, 路小乔也没有多留,寒暄几句就回了寝室。

    她手里的哨子还没有清理。

    路小乔仔细看过,这是一个竹哨,上面黑黑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她不敢随意清理, 只是简单的抹了抹灰。

    这么一只黑乎乎的哨子,如果不是左眼异能看见上面淡黄色的光晕还比较浓厚,路小乔是绝对不敢相信这是一个有价值的古玩!

    不敢随意处理, 路小乔想了想, 还是决定找范教授帮忙。

    想要不着痕迹的找教授帮忙,机会嘛还是很多的。

    就比如……她去还书的时候。

    范教授显然对于路小乔请他帮忙看的东西很感兴趣。

    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下, 又用放大镜仔细观察了一会儿, 范教授指着一个稍微没那么黑的地方, “看!这里隐约可以看见,哨子上是有花纹的。”

    路小乔不由的感到佩服,这花纹是她擦洗过一遍再仔细找了好久才发现有一点点痕迹,没想到教授那么快找到了。

    看的差不多了,范教授把哨子放下,问道,“这东西有点意思,哪里来的?”

    “嘿嘿!学长学姐带着去淘老宅子了。就是陆亮学长、高采蓝学姐还有傅岳川学长。”路小乔选择实话实说。

    这几个名字显然都是被范教授记在心里的。

    “哦!他们呀!水平都是不错的,不过脾气也比较傲,能把你带去,看起来是挺看好你的。”

    范教授边说边笑,显然是对学长学姐带学弟学妹的举动很满意的。

    路小乔跟着夸了几句,简单的说了一下他们捡漏买的东西。

    对于哨子的处理,范教授道,“我虽然主要涉及瓷器鉴定,其他方面的鉴定也多多少少会一点,但是竹刻品的恢复,我想还是找更专业的人来。”

    范教授打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句。

    不一会儿,家里的门铃就响了。

    走进来的人,路小乔也认识,是他们杂项鉴定课的老师,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性,叫做夏绮。

    夏绮显然对于处理这类竹刻品很有一手,她看了看哨子,感慨了一句,“幸好你没动手自己洗。”

    原来,对待竹刻器物表面的陈年积垢,是不可以用肥皂、肥皂粉和清洁剂之类的化学品洗刷的。

    夏老师接了范教授的电话过来,手上就带了工具。

    只见夏老师先拿出一个棕色的小瓶子,对着路小乔说道,“这里面装的,是桐油。取适量桐油或者黄酒来擦拭竹刻品的表面,不仅可以除去渍垢,也可起到保护表面的作用。”

    说着,便拿出一块绒布,在上面倒了桐油之后,拿起竹哨一点一点小心的擦拭起来。

    哨子上的黑漆漆的东西一点点的开始变淡,路小乔可以看见,上面的花纹已经变得明显了起来,看着似乎是一副画作一样,有着山川起伏,潺潺流水……

    真是惊喜!

    谁能想到,去掉了黑漆漆的外表,里面居然是如此精致的竹刻品。

    夏老师没有停下,换了一块绒布继续擦拭着,“这种竹刻品,保存不易,最好隔一段时间就用桐油刷一次,再用细棉布擦拭干净,以防受燥损裂。平时的时候放在密封的匣子里,天气太干太湿都不适合拿出来玩……”

    夏老师教的认真,路小乔也听的仔细。

    仔仔细细擦拭了两遍时候,夏老师手里的哨子完全变了个模样。

    颜色从黑漆漆变成了黄色,还泛着光泽,上面刻着一副山水人家图,精细得很。

    夏老师玩赏了一下说道,“这上面应该是留青竹刻,大约是清代晚期的东西,刀工技巧不错,挺适合收藏的。”

    说完就把东西递给了路小乔。

    留青,指的是留用竹子表面的一层青筠,作为雕刻图纹,然后铲去图纹以外的竹青,露出下面的竹肌作地,故名“留青竹刻”。这种雕刻方式也被称之为“皮雕”。

    路小乔开心的接了过来。

    女孩子嘛,总归是对这类精巧的小物件比较喜欢的。

    ***

    路小乔把玩着哨子欢欢喜喜回寝室。

    回到寝室,却发现孙菱不在,唐清宁倒是在。

    下意识的,路小乔第一时间就把哨子锁进了抽屉里。

    做完之后,后知后觉的觉得,自己做的是不是……有点太明显了?

    这段时间,路小乔和孙菱一直没有和唐清宁有过任何交流。

    唐清宁也知道,她和两个室友已经撕破脸了,留在寝室的时间更少了,基本不到晚上睡觉的时候不会回来。

    今天下午的时候就留在寝室,很少见。

    唐清宁也看到了路小乔锁抽屉的一幕,忍不住咬住嘴唇,很疼,但是心里的不舒服更甚!

    她讨厌她!

    路小乔和孙菱,她都讨厌!

    一个整天和自己的青梅竹马亲亲热热的不知愁滋味。

    一个三天两头早老师说什么借书看,就知道拍马屁!

    说白了就是嫉妒。

    唐清宁觉得自己过的辛苦,她那么努力的打工、学习,凭什么比不上孙菱还有路小乔?!

    路小乔如果知道唐清宁认为自己是在拍老师马屁,一定相当的无语。

    她也不想想,任何老师都是喜欢认真好学的学生的。只不过她自己一直闷头看书看不懂又不肯去问罢了。

    老师看到学生过来求教,或者说借书看,老师会不教她吗?!

    两人相顾无言。

    不一会儿,孙菱回来了。

    回来的时候,孙菱手上拿了个东西,脸上是显而易见的兴奋。

    “小乔!快看快看!”

    孙菱把东西递给路小乔,“这是我刚买的,好看吗?”

    路小乔看了看,确实被手里的东西惊艳了。

    这是一个巴掌大的胭脂盒,上面描绘着斗彩莲花纹,清雅又好看。看着这样的胭脂盒,仿佛都能想象出古代女子对镜涂抹的场景了。

    再看看上面的包浆,显然这还是一件古董!

    孙菱在一旁说道,“这是清代的斗彩莲花纹胭脂盒,今天真是巧了!我和木头逛了一家古玩店买到的,花了我三万块钱呢!”

    路小乔知道这是个漏。

    按照这个胭脂盒的品相,如果是清代真品,那价值绝对要超过十万块钱的。

    只不过……孙菱的声音未免太大了一些。

    路小乔扯了扯孙菱的衣角,示意她唐清宁今天在。

    孙菱这才发现唐清宁居然在寝室。

    两人对视一眼之后,开始压低了声音说话。

    但是之前孙菱的话还是被唐清宁听了去——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她辛辛苦苦打工一天挣不到一百块钱,她孙菱买个东西花了三万眼睛都不眨一下。

    她们又不缺钱!凭什么能频频捡漏发财?!

    而她唐清宁,一心想要捡漏赚点钱,不用多,能赚到大学的学费就够了,却反而损失了一笔关键的生活费。

    唐清宁越想火气越大,最后忍不住摔门而去。

    “菱姐,你刚刚不该说这么大声的,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

    路小乔叹了一口气,“你这胭脂盒可得放好了,最好还是带回家里去,不然放在寝室,恐怕不太安全。”

    孙菱虽然性格大大咧咧,这时候也明白过来,有些讪讪的说了一句,“应该不会吧?”

    嘴上这么说,行动上还是把胭脂盒小心的收起来锁好了。

    路小乔只是提醒一句,看她明白了,也就扯开话题,“菱姐,你给我看了这么一样好东西,我也给你看看我新收的东西。”

    说着,路小乔把抽屉里的哨子拿了出来。

    孙菱一看上面漂亮的雕刻果然也很喜欢,把玩了一会儿才问道,“这东西哪儿来的?古玩市场捡漏了?”

    路小乔道,“昨天傅岳川学长说大四的陆亮学长组织带着几个人去掏老宅子,我跟着去了,除了一套不全的金庸全集,这个哨子就是收获的全部了。”

    把昨天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那也不错啊!”孙菱道,“陆亮学长啊,他可是咱们鉴定系的名人,绰号鹰眼!还有高采蓝学姐,简直是我的偶像!她的水平和陆亮学长那是不相伯仲的!”

    这一已经是路小乔第二次听到“鹰眼”这个绰号了。

    路小乔一脸好奇,“鹰眼这个绰号,到底是怎么来的?”

    孙菱显然对这类消息了解的比路小乔充分多了。

    “陆亮学长的鉴定水平啊,从大一开始,就一直和高采蓝学姐保持着第一名和第二名的争夺。”

    “话说有一次,陆亮学长和同学去逛古玩市场。正好逛到一家古玩店,店主正在收古画。”

    “一个老大爷带来的一副雄鹰图,虽然作者并不是很有名,但是上面居然有宋徽宗的御笔留款!”

    “店主还在犹豫之中。想买,又怕是赝品。正在纠结的时候,陆亮学长偷偷给了老板提示——是赝品!”

    本来这古玩交易看的是眼力,陆亮遇到了也不会掺和。主要是这老板和陆亮还挺熟的,平时经常会来逛逛。

    知道了是赝品,又是熟人,陆亮就给老板暗示了一下。

    老板也是乖觉,知道陆亮的水平,直接就不肯买画了。

    后来等人走了,问起来才知道,老板是被上面的画工还有宋徽宗的真迹迷了眼,陆亮却在纸张上发现了茶叶末做旧的痕迹。

    这事儿被陆亮的同学回来之后传开了,因着一副雄鹰图,他的外号就被叫做鹰眼了。

    沪市,作为沿海发达城市,它的一个特点就是——有钱人特别多。

    俗话说盛世古董,乱世黄金。

    在沪市,光古玩市场,就有好几个。

    像云洲古玩城,中福古玩城,城隍庙藏宝楼……

    路小乔的目的地,就在城隍庙藏宝楼那块儿。

    藏宝楼一共分为四层,一二楼属于固定的铺面,三楼属于固定的摊位。

    而四楼,则是流动摊位。平时的时候,近三百多个流动摊位摆在四楼,逛上整整一天都不会腻。

    这里保留着明清古玩早市交易的特色,早上天还没亮的就有人出来摆摊了。

    前来摆摊的是来自全国四面八方的流动从业人员,汇集了各个地方古老旧式的东西,如陶瓷玉器、古玩摆件、石雕、木雕、新旧字画、文房四宝等等,让人眼花撩乱。

    在手里钱不够的情况下,路小乔分析过,四楼是她的最佳选择。

    仔细想想啊,能在藏宝楼有固定铺面和摊位的人,明显在鉴宝上都是有一手的,不然哪里还能长期驻守藏宝楼啊!想从他们手里捡漏,那是难上加难!

    路小乔手里的压岁钱加生活费,一共只有八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