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嫁给莫先生 > 95.番十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果看到防盗章内容,  表示您订阅v章不足50%, 订够即可。  莫辰往前一步,高大的身形瞬间把她笼罩在阴影里,他沉沉的“嗯”了一声, “有问题?”

    江小源气焰瞬间灭得火苗都不剩,下意识回了句:“没, 没问题。”

    莫辰满意的点点头,转身往出走。

    江小源由懵逼,瞬间转成慌的一批, 她刚刚说了什么?不对不对, 脑子怎么宕机了, 急忙小跑着追上去, “莫,莫辰,我……”

    “你先回去,我还有事要忙,周一去接你。”

    出了食堂大门, 便是院区,时不时有人路过, 凡是碰到莫辰, 都严肃的打了个军礼, 莫辰也了礼。江小源能开口的时候, 已经站在自己的车旁。

    莫辰抬了抬下巴, 示意她上车, “路上小心。”

    江小源感觉自己哭的心都有,原本不是说相处看看嘛,怎么突然就领证了。手里拿着车钥匙,按也不是,不按也不是,“那个,你,别开玩笑成么,婚姻不能这样儿戏。”

    “我是军人,从不儿戏。”

    “不,不是,这也太突然了吧。”

    莫辰拿过她手里的钥匙开了车锁,打开车门,“你来找我解释,证明我们的关系在你心里是成立的,既然这样,那么就没必要浪费时间。”

    “我不是,我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

    莫辰拽着她的胳膊把人塞进车里,“这周末我有事不碰面,周一去接你。”

    “诶,诶……”江小源扶着车门,看着莫辰的背景越走越远,她怎么感觉自己掉坑了里,这坑还是自己挖的。呜呜,谁来救救她,她为什么要来找他解释。

    夭寿啊!

    她开着车往出走,一边拨通远在大马海岛上泡帅哥的莫子惜电话:“小惜救命啊。”

    莫子惜坐在酒店前台的躺椅上,正享受着太阳浴,小哥哥也不跟她多说话,她只能在门前等偶遇,“咋了,要死了。”

    “你小叔说周一带我去领证。”江小源哀嚎。

    莫子惜听完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什么?”

    “对,就是你听到的,快来救救我,你快回来。”

    莫子惜先是一怔,然后转为担忧,末了一脸懵,最后是哈哈大笑,“你要跟我小叔领证,哈哈哈,小源你,你要跟我小叔叔领证。”

    “你丫再笑,信不信绝交。”

    “好好我不笑,我不笑了。”她说不笑,还是忍不住的笑。

    “我只是来跟他解释一下热搜的事,怎么突然就要领证,小惜,你快救救我,我脑子现在不够用了。”

    莫子惜咂舌道,“不愧是军人,这办事效率,连结婚都这么嘎嘣脆,我第一次对我小叔产生敬仰之心,佩服佩服。”

    “莫子惜,你要死啊,我诅咒你的小哥哥一辈子不理你。”

    江小源气的直接挂断电话,莫子惜再打过来时,她也不接。

    开车回到家,整个路程里,她脑子里全是莫辰那句话,周一去领证。

    江妈听到车声,就出门迎了上来,见到江小源一脸丧气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小源怎么了?”

    江小源瘪着小嘴,哇的一声哀嚎,“妈快救救我,莫辰要跟我领证。”

    江妈先是吃惊,然后就一脸慈爱又极其满意的笑意,抬手拍了拍她气鼓鼓的脸蛋,“闺女大了,要嫁人了,妈还真有点舍不得。”

    “妈,你这哪是舍不得。”都快笑成花儿了,还舍不得,江小源欲哭无泪。

    这事儿不超过半小时,全家人,都知道了。

    江爸正在公司,连会都不开了,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她:“宝贝啊,结婚想要什么你随便提,工作室爸已经给你买了,位置比你看的那个好,一千多平,够你玩的了。”

    第二个是余安安打来的电话:“小源,结婚要准备的事情挺多,你们先领证的话也好,其它东西慢慢置备,嫂子现在怀孕,但也能帮得上你,我结婚时的清单都留着呢,哎呀,结婚可真是个麻烦事,你等我仔细看看,把上面缺的内容填上,再拍照传给你。”

    然后是江离,“小源,我跟安安早想好了,在我小区给你买了套别墅,做为结婚礼物。”

    江小源摔下电话,你们都是坏银。

    ***

    莫子惜周六半夜到的宁海,次日一早就来江家,直接把江小源从家里拖了出来。

    两人在羽毛球馆,挥汗如雨两个小时,江小源满身的汗,累得靠在场地旁边的休息区,冲着莫子惜直摆手,“不行了,再打下去,我离死不远了。”

    莫子惜多椅子上拿过一瓶水扔给她,自己拧开一瓶在地上坐下,“诶,我扔下小哥哥订最近的航班回来,我牺牲的可是我的未来。”

    “屁,小哥哥理你了吗?”

    “这倒没有,但是要有恒心,有毅力,敢于挑战自我。江离哥还是查不到吗?”

    江小源摇了摇头:“都是侧脸怎么找。”

    莫子惜找人帮忙查了,也是一无所获,两人同时叹息一声。然后相视一眼,噗哧笑了出来。

    江小源这时手机响了,是景明飞,莫子惜撇嘴:“江小源你即将为人妇,我要替我小叔看着你,离小哥哥们远点。”

    江小源没理她,直接接了电话。

    “我今天收工早,请你吃饭赔罪。”景明飞说。

    “别,我离你远点吧,真不知道现在这么多狗仔跟着你。”

    “我也没办法,希望这事对你没影响。”

    江小源原本并不生景明飞的气,但景明飞提到的影响,没影响吗,去他丫的,是天翻地覆的影响,“我现在想起这事就来气,你等我心情好的吧,暂时离你远点,烦不胜烦。”

    景明飞一听,就笑了出来,“好好好,等你心情好了,随时打电话给我。”

    挂了电话,江小源愤恨的咬着后牙槽,气得鼓鼓的。

    然后很快有条微信发过来,是景明飞的,他发了一张图,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红色盒子。

    她没明白什么意思,发了个问号。

    景明飞:送你的礼物,你给我个地址,我给你寄过去。

    江小源:不要。

    扔下手机,莫子惜说:“景明飞不会喜欢你吧。”

    江小源剜了她一眼,“你就是个恋爱脑。”

    莫子惜嘿嘿一笑,“景明飞多帅啊,但我小叔也帅,不一样的帅,一个是成熟的男性魅力,满满的荷尔蒙,一个是年轻的大帅哥,长得好看。”

    “闭嘴,你要都给你。”

    “我小叔本来就是我们一家子的,明飞就算了惹不起,我可看微博了,你被他女友粉diss的又丑又老又傻b。”

    “莫子惜,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莫子惜冲她挑了挑眉,“走,吃饭去,晚上咱们去嗨翻全场。”

    莫子惜在微信群里叫大家出来,能来的都来,她要说原因的时候,被江小源给瞪了回去,把打好的字都删除,只发了我回来了。

    晚上八点,“夜色”,莫子惜说江小源最后一个单身趴,告诉大家准备礼物。

    大家嘻笑着祝福,江小源指着好友们,坏银,都是坏银。

    莫子惜拽着贺岩和孟涵上去唱歌。她放了一首歌,明天我要嫁给你啦。

    两人一边唱,一边互飞眼刀,莫子惜在下面托着腮,不顾江小源的冷眼杀,满脑子里那小哥哥的身影,魂都跟着人家飞走了。

    孟涵唱完歌,下来坐在江小源和莫子惜中间,“诶,长得不好看吗,你这么排斥?”

    莫子惜开口道,“不丑,还非常帅,超有魅力的一个成熟男人,明白吗,什么叫成熟魅力。”虽然她也打怵莫辰,但也要讲事实。

    “小惜你有相片吗,我看看。”

    莫子惜在手机里翻到一张,相片上的人一身威严军装,身姿挺拔,硬朗的五官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尤为立体。孟涵看了眼江小源,“啧啧,这可是军婚呐。”

    江小源一口气把杯里的酒喝光,“帅不帅不讲,就他那张严肃脸,我就对我余下的人生充满了同情。他吃饭五分钟解决,穿衣服永远不能有褶皱,站必须直坐必须板,还说我做事拖拉懒散,态度不端正,思想觉悟要跟进。我平头老百姓好伐,当我是他手下的兵啊。”

    孟涵一口盐汽水呛到嗓子眼儿,她捂着嘴,要笑又忍着,最后服务生递过纸巾,她擦了擦嘴,才轻咳一声开口:“请允许我默哀五分钟。”

    江小源剜胃孟涵一眼,“没呛死你。”

    “呛死我有什么用,你自己跟你未婚夫说啊,你要逃婚。”

    江小源一提这茬儿,又蔫吧了,她可以跟妈妈对着干,可以说不想结婚,可是她怎么就当着莫辰的面说不出来呢。

    怂到家了。

    江小源借着酒劲,拿过手机,士气十足的给莫辰发了信息。

    我不想跟你结婚。

    然而这条信息,就像石沉大海般没了音讯。

    早上八点,江小源被母上大人从床上拽了起来,她昨晚喝大了,现在脑仁还发涨,闭着眼睛冲的澡,头发都没吹干,就坐在马桶上一动不动。

    江妈在外面敲门,“小源,你洗完了没。”

    江小源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但声音过于小,外面的人压根没听见。敲门声还在继续,江小源睁开沉重的眼皮,拿过浴巾围在身上出来,嘴里叼着牙刷,口齿不清的说,“妈,别敲了。”

    “小源你快点,莫辰已经在楼下了。”

    江小源拿下牙刷,“他怎么这么早啊,要命了。”

    “你以为都像你天天赖床不起,以后要养成良好的生活作息习惯,听妈话,夜店少去,能不去就不去,听到了没。”从小操心,长大了还操心,以后结了婚估计还是得操心。

    “听到了听。”江小源漱了口,慢悠悠的挪着步子,看到那张大床,直接扑了上去,一把被江妈拽住,“床就那么亲,以后走哪背个床吧。”

    “妈,我好困。”

    “回来再睡,你找件白衬衫,拍结婚证别穿的花哨。快点,我先下去了。”

    江妈下楼,莫辰正端坐于沙发前,手边一本地理杂志,他随意的翻了两页。

    江小源半个小时后下来的,头发吹干了,但是乱糟糟的也没打理,眼睛半睁半阖,显然还没睡醒。

    李嫂拿着水杯递给她,她喝了半杯水,转头时,撞上莫辰的目光,她怂怂地低下了脑袋。

    莫辰上了车,江小源拉开后门钻进去。

    车子平稳的驶了出去,已经过了早高峰时间,路上堵车情况并不严重,二十分钟后到达民政局,莫辰下了车,江小源没动。

    他打开后车门,没说话,只是看着她。

    江小源咬了下唇瓣,下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