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极赋 > 第四百四十章 开花之果,身世之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越过重重关卡,走过熟悉的山和水。

    走过郭喜军曾经战斗过的永昌平原,进入漫漫蜀道,又来到了渝州城,有一家客栈是张美娘曾经开的,有个医馆,是秦大夫曾经开的,郭喜军教书育人的地方,也有了新的主人。

    故地重游,物是人非,然,风景就在眼前。

    郊外山野之间的凉亭中,茶香四溢,时令小菜一满桌。

    从苍云城抵达这里,是一段漫长的旅途,元正从未觉得,会是如此的漫长。

    元铁山,陈煜,寄建功,元正,四人围坐一桌。

    气氛和当年在武王府的时候有些类似,却已经变了味道。

    元铁山自己也没有想到,小儿子会在当下这个节骨眼上,从苍云城来到旧西蜀大地上。

    有蒙金陪伴着,元正想要去什么样的地方,便可以去什么样的地方。

    寄建功咧嘴笑道:“好小子,你竟然敢来这里,难道不知道如今的你,已经属于大魏的叛徒了吗?”

    听到这句很真实的玩笑话,元正轻声回道:“叛徒的数量,可能会越来越多的。”

    寄建功哈哈大笑道:“小伙子,有魄力啊。”

    陈煜柔声问道:“贵儿,如今在云端上城,可还安好?”

    “你们两兄弟,相处起来,可还融洽。”

    旧南越一战的事情,元正已经听说过了,陈贵研究出来的大地战车,和天空战车,担任起了万人敌的角色,不到冥境根本无法正面撄锋,所到之处,所向无敌,可轻易破开敌军阵型,天空战车,也可轻而易举的压制整个战场。

    知道这样的战果之后,元正的心里踏实了不少。

    微笑道:“当初哥哥研究那些奇技怪巧的时候,你作为当父亲的人,应该好生支持一下,旧南越一战,天空战车和大地战车全部出自于哥哥的手笔,一辆大地战车,等同于一位万人敌。”

    “若是大地战车和天空战车,可以大范围制造出来,大魏根本用不着害怕大秦铁骑,甚至,大魏依靠陈贵哥哥的才能,兴许,还能统一了整个天下呢。”

    陈煜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旧南越一战,虽说还没有达到襄陵镇里,可是大地战车和天空战车的风声,已经传了出来。

    自己的儿子,在小的时候就喜欢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起初,陈煜是真的认为,自己的儿子,可能在某些地方上先天不全,现在看来,完全是自己错了。

    如此重要的战略资源,竟然就被自己这么硬生生的错过了。

    还好,肥水不流外人田,陈贵如今在元正的旗帜下。

    元铁山抿了一口茶,很认真地问道:“接下来,你是真的打算进攻灵州,继而拿下冀州之地吗?”

    元正心里一沉。

    的确是这样打算的,可那样,迟早都会在战场上和父王遇见,到时候父子反目成仇,这样的局势也是必然的,元铁山生死都是大魏的武王。

    西北一战,很快就要开打了,父王和青州之地的三位亲王,想要彻底分出胜负来,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短时间里,元正还不会和自己的父王走到对立面。

    元正应道:“是,拿下冀州之地,就要向雄州之地进发了,雄州的孙玉树,貌似是建功叔叔的左膀右臂,代替建功叔叔,镇守雄州大地。”

    “这一战,好像有点麻烦,算是同室操戈的一战。”

    寄建功的眉头紧皱了起来,从大体的战略上,元正纵横于南方一带,无疑是正确的,南方至西方,也可以形成一个横向的战略纵深之地。

    想要快速成为一方诸侯,元正也只能走这样的路子。

    一切顺利的话,孙玉树会投降元正,元正也会兵不血刃的拿下雄州之地,成就自己的

    气候。

    但那是不可能的,孙玉树真的投降了,就会严重影响到自己的父王元铁山,大魏的庙堂之上,定然会抓住这件事不放,而且,再也不是之前那种无关痛痒的口诛笔伐了。

    在战略上,给自己的小儿子放水,简直是不可饶恕的。

    就是现在,元铁山已经感受到了来自于庙堂之上的压力,元正也清楚,钟南拿下青山郡的那一刻开始,父王就已经替自己背负了很大的罪责。

    元家的人,看似不在同一个地方共事,可最后得到好处的人,都是元家的人。

    寄建功无奈笑道:“如此一来的话,孙玉树还真的要和你恶战一场,就算想要投降,那也是建立在兵力消耗差不多的情况下,或是断绝粮草的情况下,无论如何,都要做出一个誓死不从的样子,给陛下看看,给这天底下的悠悠众口看看。”

    元正道:“灵州之战,马上就要开启了,我拿下董天铎,并非难事。”

    “你们若是进攻青州之地,如此,霸州境内的驻军,也必然不敢轻举妄动,我略作整顿,招兵买马一番,就要进攻冀州之地了,怎么算,打到雄州之地,那也是明年的时间了,今年,是不太可能和孙玉树兵戈相见了。”

    “这一年的时间,西北一战,会落下帷幕,大秦更加精锐的铁骑,也会浮出水面。”

    “大夏之地,派出来的,应该不仅仅是百万雄师了。”

    “大周,也会和江南的水师谢华,鏖战在一起,一时半会儿,是分不出胜负的。”

    “大魏和大秦,是眼下的主要战场,按照我的推测来看,百国余孽,不会在大型战场冒出头来,会在大夏之地,大周之地,出现多股军阀,之由此展开暗无天日的混战。”

    “如今大魏国君,也是无可奈何,自己的国家沦为了主要战场,他想要改变这样的现状,同时,也想要在自己的地盘上,将其余三国的实力,好生消磨一番,随后,在伺机而动,趁势反攻。”

    “当今陛下这一步棋走的极为不错,有容乃大。”

    “父王和大哥,预计在不久之后,就会出现在同一片战场上,江南之地,应该会派遣一位资格深厚的将军前去制衡,那个人,不是庞宗,就是陛下最为信任的某位心腹。”

    “我所能猜测到的局势,就是如此了。”

    元铁山和陈煜在这个时候都有些恍惚,短短数年之间,正儿就已经成长到了如此地步。

    寄建功道:“你来我们这里,估计也不是为了此事吧。”

    元正道:“果然什么事情都逃不过叔叔的眼睛啊。”

    寄建功得意道:“那是当然。”

    元正看了一眼自己的父王,父王从小到大,都极为宠爱元正,几乎将最好的,都安排在了元正身上。

    元正也不是一个木头,可是自己的命运就是如此,由不了自己。

    很认真的说道:“如果我们有一天,终归要在战场上相见的话,都不要留手,父亲乃是天境高手,我的麾下,也有天境高手,到时候证明一战,宣告整个天下,你我立场不同,分道扬镳。”

    “如此,可以堵住整个天下的悠悠众口,而我,也可以放开手脚的开疆扩土。”

    “不过那个时候,我应该不会在大魏之地浑水摸鱼了,可能是大秦,可能是大夏,可能是大周。”

    元铁山很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小儿子,深沉问道:“这个主意是你自己的想法,还是你背后有高人指点。”

    元正平静道:“是我自己的想法,这也是你我之间早晚都要面对的事情,我是庶子,想要逆天改命,除了举兵造反,没有其余的办法了。”

    “主流如果不认可我,那我就征服整个主流。”

    “也许在以前,我没有这样的勇气

    ,在父王这里说出这样的话来,可是两次战役之后,我的麾下也死了不少人,那都是我的心血,如今,我也是为人主上的存在。”

    “我不能因为一己之私,而辜负了信任我的人。”

    “父王也不能因为一己之私,而违背了大魏的君王社稷。”

    “拿下灵州之后,我可能还要死掉不少将士们,甚至有些和我相交颇好的某些将军们,也要死在战场上。”

    “慈不掌兵,义不掌财,自古如是。”

    “语气婆婆妈妈的,磨叽个没完没了,还不如一开始,就来一个利索的。”

    这也是鬼谷子,对元正最深沉的教诲之一。

    父子两人的立场不同,从现在就已经开始了。

    元铁山苦笑了一声,看着元正腰间的佩剑开花,说道:“如今,你能够拔出开花了吗?”

    元正意外道:“为何问我这个问题?”

    元铁山微笑道:“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缘由,就是随便问问。”

    陈煜和元铁山,此刻沉默不语,陈年旧事涌上心头,既有欢喜,也有难受。

    元正道:“当初师傅送给我木剑开花的时候,我不懂得其中的深意,可是现在,我大概也猜测到了,父王和师傅之间的关系了,应该就是老丈人和女婿之间的关系吧。”

    “我如果猜测的不错,开花,应该是我娘亲,生前的佩剑。”

    “对否?”

    元正的眼眶有些红润,两行清泪流淌而出。

    作为一个儿子,从来没有见到过自己的娘亲,也是一件颇为遗憾的事情。

    在元正的想象之中,自己的娘亲,差不多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吧。

    以元正对父王的了解,估计娘亲若是不好看的话,父王也不会在意娘亲。

    这是男人的通病,元正也有这样的毛病。

    元铁山的鼻子发酸,心情极为难受。

    陈煜和寄建功离开了此间,父子两人的事情,还是让父子两人去面对吧。

    待得陈煜和寄建功走了之后,元铁山还是哭了出来,让一个天境高手哭出来,也是这世上最难的事情之一。

    元铁山说道:“是,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你啊。”

    元正轻声问道:“你和我的娘亲,究竟是怎么认识的,我的娘亲,又是因何缘故,而死去的。”

    陈年往事,就要是翻阅看过的书本,再一次翻阅的时候,心情难免有些微恙。

    元铁山深呼吸了一口气道:“我认识你母亲的时候,我也不是什么武王元铁山,只是一个在军旅之中,刚刚得志的小将军。”

    “那一年,是在大周之地的边境上。”

    “你的母亲,剑道修为又成,打算出来闯荡江湖。”

    “她是周人,我是魏人,当时大周和大魏之间的关系,还是非常敏感的。”

    “我当时也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以一个江湖野游的身份,和你母亲遇见了。”

    “那里有一条支流,汇通东海之地。”

    “你的母亲,就是来自于东海。”

    “她生的还是好看,一头海蓝色的长发,比月光还要美丽的脸庞,带着一柄木剑,带着一个女子特有的青春朝气,走到了我的面前。”

    “起初,她还以为我是个坏人,便对我动手了。”

    “我也没有打算和你的母亲真的动手,双方你来我往的交手了十余个回合,最后才发现,我赢不了你的母亲,你的母亲也赢不了我。”

    “然后就开始天南地北扯了很多闲话出来。”

    “无非也就是人情世故,和江湖之深远。”

    “兴许,那个时候的我,对于江湖,了解的要比你母亲更多一些,再加上我

    的先天罡气,在那个时候已经略有小成,你的母亲误以为我是某个名门正宗里的嫡传弟子。”

    “也被我当时的胡言乱语,给迷乱了心扉。”

    “现在看来,也就是一个初入江湖的雏儿,被一个半生不熟的江湖野游给忽悠了的故事。”

    “那一段时间,我没有战事,便带着你的母亲,在大魏之地,好生游荡了一番。”

    “时间长了,我只晓得你母亲,是一个单纯善良,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的姑娘,你的母亲也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却没有计较我之前的谎言。”

    “我们还去了东海之滨的某座小岛上,在明星朗月之下,摊开心扉。”

    “那个时候,我爱上了你的母亲,你的母亲,也爱上了我,了解到彼此的优缺点以后,发现是极为互补的。”

    “然后我们便私定终生了。”

    “我曾向你的母亲许诺,待我功成名就之后,便风风光光娶她过门。”

    “可惜啊,后来我成为了武王,当今陛下为了制衡我,便将他的胞妹赐婚于我,当时我根基不稳,手底下的将士们,也多有不顺之处。”

    “我也就慷慨了一回,答应了那门婚事。”

    “在别人看来,我已经走到了一个武夫的极致,可我自己心里知道,从我答应那一门婚事的时候,就已经辜负了你的母亲。”

    “可是你的母亲太善解人意了,理解我当时的处境。”

    “默默地追随在我左右,在武王府里的安静的后院里一个人居住,不问政事,不问军中之事,时常为我解忧,无怨无悔。”

    “渐渐的,我羽翼丰满了,可那个时候,你的大哥和二哥也相继来到了这个世上。”

    “我成了一个有家室的人,你的母亲,已经无名无分。”

    “有一年过年,我打算带着你的母亲会东海老家看看,结果在半路上,遇到了一位天境高手的袭杀,当时的我,在冥境,你的母亲也在冥境。”

    “不是那人的对手。”

    “关键时刻,你的母亲以自身献祭了开花,将开花的锋芒发挥至极致。”

    “那一剑,惊艳了整个世界,将星空都劈成了两半。”

    “那一剑过后,你的母亲重伤垂死,可不巧的是,偏偏你母亲有了身孕,肚子里的孩子,也就是你。”

    “随后,你的姥爷来了,也就是你的师傅。”

    “我和你姥爷两人,相继给你的母亲以真元续命,本来觉得,两人轮流真元续命,应该可以救活你的母亲。”

    “可终归是献祭了开花,在你出生的当日,你的母亲,便魂归九天了。”

    “这就是我和你母亲的故事,这一辈子,我对得起我的将士们,对得起大魏的君王社稷,对得起整个天地,唯独对不起你的母亲,还有你。”

    元正静静的听着,紧紧的握住了开花的剑柄。

    眼眸中,涌出泪水,整个人陷入了极度悲伤之中。

    元正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原来是这样,袭击你的那个天境高手,究竟是谁?”

    元铁山道:“不知,也许是我以前得罪过的人,也许是想要得到木剑开花的人。”

    木剑开花,拥有五行之力,大地之精,极为壮哉气运。

    任何一个武夫得到之后,只要运用得当,早晚都会踏破桎梏,进入极致之中。

    元正摸了摸眼泪,意味深长的说道:“你没有对不起我,但你对不起最爱你的那个人。”

    “她为你牺牲了自己的全部,你却无能为力。”

    元铁山道:“每当我回忆起这些陈年旧事,心中无限感伤,你的姥爷,也因为这件事,不在和我来往,若不是看在你和你娘亲的面子上,兴许,早就将我杀了。

    ”

    “《沧海六合》是一门神奇的功法,你要好生修行,那是你日后无敌于天下的基础。”

    “木剑开花,你也要好生使用,也是你克成大业的基础。”

    元正拂去了父王眼角的泪痕,柔声道:“都过去了,自责不必太长,但要永久铭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