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超凡献祭 > 第126章 堕落之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云海之上,一丝缝隙隐现。

    从缝隙之中睁开的那只眼睛,悄然注视着那片深沉的海域。

    大海吞没了船只,巨婴魔怪争相捕食着从船上逃出的人,最后的惨叫声淹没在残忍的咀嚼声中。

    当浑浊的血液被海浪冲走,没有了捕食对象的巨婴魔怪们也沉寂下来,它们将本体沉入海中,只留触手在海面上蠕动。

    处在它们包围下的那个巨型旋涡,依然在向外散发着黑雾。

    直到一头巨婴魔怪毫无危机感地接近到旋涡边缘,那团黑雾才突然蠢动起来。

    那头巨婴魔怪没有任何挣扎地,任由黑雾将自己包围、吞噬,顺着旋涡的流向,被卷入到了无人知晓的中心。

    “咔嚓!”

    旋涡中传出了怪物啃咬骨骼的脆响。

    ……

    某个灯光晦暗的室内。

    一个标准小丑装扮的人正坐在一张椅子上,他的面前是一张圆桌,圆桌的中心摆放着一盏魔素灯。

    那是整个室内唯一的光源,照亮了黑暗中隐藏的人影。

    圆桌周围有十三个座位,但只坐着六个人。

    片刻后,小丑睁开了眼睛。

    “鸭嘴兽死了。”他说道。

    “总是要死的。”

    但在座的几人却没有一人感到惋惜。

    其中一个大腹便便,脸上带着山猪面具的人紧接着便道:“就像你也死过一次。”

    小丑顿时咧开嘴,露出夸张的笑:“不,他只是一个小丑!”

    另一个装扮成吸血鬼模样的艳丽女子不禁捂嘴轻笑:“可你也是一个小丑。”

    小丑顿时板起脸道:“那不一样!我们只是同名!而且,是我弄死他的!”

    吸血鬼女士的脸色却突然冷了下来:“你还夺走了它的东西!”

    小丑张开手臂,召唤出一个个巴掌大的彩球,使其在手臂上滚动:“你是说这些彩球?我很喜欢它们,尤其是画着眼珠的这个!”

    看周围气氛有些不对,小丑突然又嬉笑道:“这是他偷窥我的代价。而且,如果你们觉得不高兴,可以让他复活啊,就像是那边的家伙一样。”

    他指的人,正是坐在他对面的,一个阴沉的、块头很大的、用黑袍裹住全身,脸上戴着骷髅面具的人。

    但另一个块头同样很大,穿着一身骑士铠甲的人却沉声道:“不,他是个例外。我应该告诉过你们,我没有让人复活的能力。而且,没有人关心上一个小丑的死活。只要你能完整地替代他。”

    小丑、山猪、吸血鬼、骷髅、骑士。

    再加上一直未曾说话的矮小警官。

    一共六个人。

    他们用面具、彩妆、衣服等道具来掩藏自己的真实身份,用各自伪装的角色来互相称呼。

    就连开会,也是如同在举行化装舞会一般。

    十三个座位,主座是空着的。

    穿着重铠的骑士坐在主座的左侧,是临时的领导者。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鸭嘴兽死了,我们需要替代者。小丑,你看到是谁杀死的他?”

    小丑摊开手,露出滑稽的笑:“抱歉,我只看到沉没的船和巨婴魔怪的触手。噢,等等,我说骑士,难道你想拉他入伙?”

    骑士沉声道:“有何不可?每个人都有求生的欲望,如果他想要活得更久,加入我们是他最好的选择。就像你。”

    小丑撇过脸,自顾自地玩起了彩球。

    骑士继续说道:“我们需要一位能在海上行动的使徒,继续向那头‘神孽’进行献祭,直到它苏醒过来为止。它是堕落的根源,它的吐息能污染整个城市。”

    ……

    海上。

    在大副和船员们的操纵下,游轮正平稳地驶向布鲁特市的港口。

    死里逃生的庆幸在整个船上飘荡,但悲伤和恐惧依旧未曾消散。

    别说朝夕相处的船员们,便是那些从四面八方被邀请而来的乘客,也多少已经在舞会上与一些人相识相熟。

    看着熟悉的人变成了一动不动的尸体,甚至一些连尸体都不剩,总会感到些许悲伤。

    但也会隐隐有种躺在那里的不是自己的庆幸……

    由于苏闲最后时刻的威吓,倒是没有多人去打扰他。

    他坐在船舱的顶部,一个人吹着海风,遥望着永远不会消失的海平线,口中稍许干涩。

    零点的钟声早就已经过去。

    这意味着七月的篇章终于翻过,八月露出了嫩白的肚皮。

    “一个月过去了吗?也不是。”

    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点是在七月七日晚,差七天凑足一个七月。

    但仅仅在这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却经历了过去一生都经历不到的事。

    但这样的经历有什么意义?

    偶尔夜深人静时,他也会感到很茫然。

    这就像是一个一直存在的哲学命题:

    人活着,究竟是为什么?

    ……

    但这个世界上的绝大部分人连活着都已经很辛苦了,哪有时间去问为什么?

    ……

    无病呻吟而已。

    ……

    苏闲忽然闭上了一眼,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就在舱顶上躺了足足有一刻钟。

    而后,他才重新睁开眼睛,望向夜空中浮动着的云。

    他终于明白了。

    在这二十多天里,他所做的一切事情,其实都只有一个目的,一个很单纯的目的。

    也没什么。

    他就是想活得更久一些而已。

    ……

    凌晨四点。

    游轮在港口停靠。

    那一瞬间,无论是乘客还是船员,都戴上面具,伪装成了各种各样的角色。

    当船梯降下时,所有人都混在一起,从船梯上一拥而下。

    这是最明智的抉择。

    只要尽快离开这港口,再脱掉角色服,他们就是与这条游轮再无关系的一群人。

    苏闲、巴克教授,乃至大副,以及那些兔女郎小姐,都是混在这群人中,浩浩荡荡地冲向港口的各个方向。

    凌晨四点钟不是一个清醒的时间,港口的人还很少。

    突然涌出的这一批奇装异服的人,将好些人都吓了一跳,还以为有人要袭击港口。

    但这群从船上下来的人,来的快,去的也快,眨眼睛已经有人冲出了港口。

    也就在这时候。

    一群穿着警服的人突然从集装箱后冲了出来,对着人群拔出长刀,猛然喝道:“别动,全都给我停下!”

    ……

    当然,不可能有人听命停下。

    ……

    但警察们似乎早已料到这种情况,带头的警官毫不犹豫地冲入人群,以刀背劈砍,将一个个穿着奇装异服的人砍倒在地。

    紧随其后的警察们也是如狼入羊群,凶猛难挡。

    惨叫声此起彼伏。

    有人不幸被抓住,但更多的人却是逃离了港口。

    苏闲和巴克教授并排冲出,离开前瞅了眼那些警察,若有所思。

    带头的警官,他恰巧有过接触,正好是那位看起来很有正义感的新来警官——海顿·雅各布。

    “他们,是怎么知道消息的?”

    “或许被我们抢走邀请函的那两个人告了密?”巴克教授不禁打趣道。

    苏闲则是笑道:“告密?他们能以什么原因告密?非法集会?还是聚众yl?布鲁特市有这两条戒令吗?”

    巴克教授耸了耸肩:“或许是昨晚刚出台的。”

    两人钻入一个偏僻的小巷子里,迅速摘掉面具和头套,直接捣毁,而后扔进了臭水沟里。

    “步行吧,附近的马车行恐怕会被审查。”

    “看来有人要有动作了。”

    “明天的《今日晨报》应该会很好看……不,还是看临时加印版吧!”

    他们的速度很快,一般人根本比不上,不久之后便远离了港口。

    等到了学院街附近,两人约好晚上见面,便各自分开。

    巴克教授要回自己家中备课,他可是学院的教授,每周一几乎都有课时安排。

    避嫌的最好方法就是让日程一切照常进行。

    而苏闲,当然是回店里了。

    等到了稀宝古物店,他开门进入之后,便直奔浴室。

    在舱顶上吹了这么久的海风,一身的咸湿味,皮肤也都干燥的难受,好好泡个澡,无疑是缓解心情的好方法。

    泡了小半个小时,差点在浴缸里睡着。

    他起身放水,穿上浴袍,往床上一躺,便沉沉睡去。

    ……

    起床的时间是在下午四点半。

    他是被楼下的争执声吵醒的。

    “谁这么无聊,在我店门口吵架?”

    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苏闲这才慢条斯理的走到窗边往下看。

    因为上次装修时装了护栏,所以不能探头,但也隐隐能看到两个人影在下面。

    一男一女,男的比女的还要矮上一些。

    “是雅各布警官和梅姨?”

    苏闲有些意外,便略微听了一会儿。

    梅姨的声音很响,满满的不能理解:“哦,我的神呐!你竟然怀疑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杀了一船几十个人!我没听错吧?”

    雅各布警官耐着性子说道:“我们不能单用外表去揣测一个人的真实品性,夫人。”

    “哦,这我当然知道。”梅姨说道,“说起来,警官先生,我怎么以前从没见过你?你真的是一名警官吗?我真的不敢相信,难道我面前的你,只是一个穿了警服的……!我是说,外表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是吧?”

    雅各布警官愣了半天,终于气道:“夫人,请你注意你的言辞。我是从王都调职来的正式警官!”

    “好了,我知道了。”梅姨却半点不怂,“如果你还有问题,请你下次再来。我们小姐要找马克·盖侬爵士喝茶,你明白吗?明白的话,请立刻,以及马上,让开!”

    话到这里,苏闲便看到停在街对面的一辆马车旁,有两个穿着西装的护卫大步走来,眉宇间充满不善。

    但雅各布警官怎么可能就此屈服?

    他看到那两个护卫,反而倔脾气发作,猛地按住腰间的刀柄:“怎么?想要当街对警务人员动手?”

    梅姨顿时眉毛一扬,尖声道:“你说什么呢?我们弗雷德里克家的人怎么可能对警务人员动手?但若是某个披着假皮的人……身为伯爵府的,我们有义务执行正义!”

    那两个护卫在梅姨身边停下,其中一个低头看向雅各布警官,突然沉声道:“先生,别让我们难做。”

    要是换上查理斯那样的警官,在面对这种阵仗的逼迫下,恐怕早就灰溜溜地逃了,可惜他们面对的是执拗的雅各布警官……

    眼看冲突将起,苏闲无奈地揉了揉额头,出声道:“梅姨,是要找我的吗?”

    ……

    穿上外衣之后,他走下楼打开了店门。

    待看到雅各布警官后,他主动伸出手:“雅各布警官,第二次见面了。”

    雅各布警官面无表情地握住了他的手:“盖侬爵士,如果可以,我并不想再见到你。告诉我你昨晚去了哪里,今天这事就算揭过。”

    苏闲微笑着收回手:“昨天一整天,我都在我的历史学教授克里斯多夫·巴克的家中和他研讨学问,不知道警官有什么问题?”

    雅各布警官眉头紧皱:“那昨晚呢?”

    苏闲说道:“我今早才回来,雅各布警官!我们这些读书人,总是分不清白天和黑夜。事实上我刚刚才睡醒,正准备去吃饭。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去进餐?”

    雅各布警官抬头盯着他的脸,就像盯着一个嫌疑犯,许久后才道:“不了,我还要执勤。”

    说完之后,他便扳着脸,大步离开。

    苏闲目视他的背影消失在远方,这才转头对梅姨说道:“梅姨,是莉莉让你来的?”

    梅姨点了点头,悄声道:“她让我看看你的情况,顺便问你今晚是否有空?”

    苏闲:“晚上我跟人有约,不过现在还有些时间。她要是在,就让她过来,店里说话。”

    说完之后,他便转身回了店。

    莉莉当然是在的,她甚至就在那辆弗雷德里克家的马车里面。

    苏闲很快便看到她和梅姨走了进来,不过跟着她进来的还有两个护卫。

    他看了眼那两个护卫,转头对莉莉说道:“你跟我来。”

    随后两人便进了密室之中,那两个护卫还想跟来,却被莉莉阻在了外面。

    “坐下吧,有些乱,别介意。”

    “好的。”

    莉莉自己找了条凳子坐下,眼睛却一直在往密室各处看。

    苏闲也不介意:“是吧,出什么事了?”

    莉莉回过头:“我就想问问你昨晚有没有……”

    苏闲顿时眉头一皱,说道:“说正事。”

    ……

    ps:等下看看能不能再码出一章来,脑壳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