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二百八十三章 新势力的诞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杜的话平淡且充满着毋庸置疑的坚定,其语气中的冰冷与现场那热烈的气氛完全不符。

    对此,卓姿并没有多做发言,她明白无论自己如何撒娇也不可能中和李杜与舅舅沈名之间的关系,一意搅入其中的话只会画蛇添足,反而影响了自己在李杜心目中的地位。对此卓姿也只是苦苦一笑,视线随同李杜的视线一同瞥向正在演讲的戴伯格。

    戴伯格的演讲正值高潮时期,神情显得极为激动。

    “眼下,新人类已经成为了月岛乃至全人类的最大敌人。其威胁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先前人类所面对的任何一方邪恶势力,即便是希特勒这样的战争狂魔也没有如新人类这般疯狂,那样的滥杀无辜。”

    “从镭射体育场事件、中心医院事件等一系列恶性的渎新人类事件中我们不难看出在这些人的眼中好无秩序与规则,甚至没有最后的伦理道德。”

    “他们的攻击目标毫无差别,无论你是男女老少,从事着怎样的职业,只要站在他们的买面前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举起屠刀。”

    因为过于激动戴伯格的脸色越发变得潮红,周围的人们也收敛了适才脸上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凝重,仿佛下一秒后众人将会迎来世界末日。

    随后戴伯格深深地叹了口气,语气沉重道:“我承认,现在新人类之所以会如此猖狂,军方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早在几月之前新人类有着明显活动迹象的时候,军方虽有过过问但并没有过多参与,毕竟军方的主要职责的守护疆土,主要防范的是来自外界以及流街方面的突袭。内政安保并不属于军方的职责。”

    “然而不幸的是我们所有人都对新人类太过轻视,而他们的存在显然不是单靠治安警视厅就能解决的。这种危机雨直到‘白头翁入侵’事件后才让我们蒙受当头棒喝从而醒悟过来,军方绝对不能再袖手旁观了!”

    李杜闻言轻笑道:“你说,如果今天我不来的话,戴伯格会不会将这个锅扔到我的头上?”

    卓姿微微一笑道:“当然不会,即便是枪口抵在他的头上他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蠢话。”

    李杜道:“那可未必喽,现在还有什么是军方不敢做的?”

    卓姿眨了眨大大的眼睛道:“李伯伯现在对军方有所不满吗?”

    李杜侧头看向卓姿道:“你可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哦,我什么时候说过对军方不满了?”

    卓姿道:“李伯伯你至于和我这样锱铢必较?现在这周围可全都是你的人,我还能做什么文章吗?”

    李杜温和道:“伯伯我是开玩笑的,小精灵怎么会给李伯伯下绊子呢。”

    卓姿调皮道:“如果有一日我真的这么做了呢?”

    李杜耸了耸肩道:“这能怎么办?咱们的小精灵这么可爱,那当然是原谅她喽。”

    卓姿娇笑道:“李伯伯你可真会哄女孩子开心,放心吧,小精灵永远不会那么做的。我可知道,如果我那么做的话,即便李伯伯您不计较,您的那些手下也不会放过我的。”

    李杜哈哈一笑,却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做出任何表态。

    卓姿将目光再度投向戴伯格道:“但无论怎么说,戴伯格将军这一点并没有说错,新人类才是现在整个月岛的最大敌人,我们必须齐心协力将这一危害彻底铲除。”

    一旁的雨果闻言心中不觉甚是好笑,如果此刻自己在其面前亮明身份,不知这位性感学姐会露出怎样的惊愕之情。

    李杜并没有急于表明态度,而是对卓姿发问道:“这是你父亲的态度吗?”

    卓姿美目圆睁道:“那是当然,父亲对于新人类的威胁很是在意,这段时间已经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开始将精力着重放在解决如何解决新人类的问题上,包括今晚的这场号召建立民间抵抗团体为其募捐的晚宴也颇费了他一番功夫,父亲急切想要月岛从这场危机中走出来。”

    李杜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解决新人类想用急药怕是不能解决的。”

    卓姿挑眉道:“李伯伯您可有好的计划?”

    李杜笑道:“军方都说其之前不插手内政治安,我的胳膊又会那么长吗?和你说句实话,现在对于那些新人类的资料我还都是一知半解呢。”

    卓姿笑道:“李伯伯您的这句话听上去可真的不像什么实话。”一旁的雨果也在心中表示赞同。

    李杜却是一脸轻叹一声道:“很多时候你说实话总会让人产生质疑。”

    卓姿道:“那我就信李伯伯一次。”

    李杜道:“不用,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反正我走的正行的端,无论他人怎么想我只做好我自己便是。”其样子竟显得颇是委屈。

    卓姿道:“我自然知道李伯伯是个当今最正直的人了,月岛能有现状您可是功不可没。”这句话颇具深意,李杜闻言剑眉也不由得挑动了一下。

    卓姿对此早有预料,其不等李杜向自己发难而是对李杜道:“我听说不久前有人想要暗算李伯伯,不知此事可否属实?”

    李杜哈哈一笑道:“真的是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想不到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被我们的小精灵知道了。”

    卓姿颇为认真道:“暗算伯伯您怎么能算得上是小事,您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三长两短岂还了得?”

    李杜道:“你看我现在不还是完好地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嘛,刚刚我还喝了一杯酒呢。”

    卓姿颇为忧虑地叹了一口气,好像李杜是一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一般,不过其很快转忧为喜道:“嘿嘿,差点就让李伯伯您给骗了,您嘴上虽然说不在意,可是现在看您身边可有四个保镖呢,显然还是有所防范警惕嘛。”

    李杜笑道:“小精灵可是真不给李伯伯面子啊,本来李伯伯还想还想耍帅一番,结果一下就被戳穿喽。”随后两个人相继大笑起来。

    对于这两个虚与委蛇的人,雨果深感有所无奈,明明二人相互之间都有所试探,却非要装的如此亲密挂念,这种事情想来真的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出来的,可以说通过这场谈话雨果对李杜以及卓姿都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卓姿忽然眨了眨眼道:“那个暗算李伯伯的凶犯究竟是何人?”

    李杜摇了摇头道:“如果真的抓到了那个凶犯,我现在还至于要带这么多的帮手吗?”

    卓姿闻言颇显惊愕:“这么说那凶犯没有被抓到?”李杜缓缓点了点头。

    卓姿道:“能够敢来暗杀您并且全身而退,也就说对方是新人类喽。”李杜再次点了点头。

    “真是猖狂!”卓姿义愤填膺地说道。随后其摇头叹息道:“真是一群疯子,竟然敢来暗杀呢。呵呵,我现在竟然有些佩服起他们来了。”

    李杜道:“的确值得敬佩,毕竟他们做了很多人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事情。”

    卓姿道:“不过这群疯子应该也并非毫无目的,他们现在可以说已与世人完全为敌,无论军方、警视厅都开始对其藏匿地点进行了细致的搜捕,对此他们十分想要有所反扑,而您在这一过程中便对其产生了巨大的威胁,毕竟只要有圣堂的存在他们便不会兴起太大的风浪。”

    李杜摇了摇头道:“你这么说的话可就太小看那群新人类了,他们可没有你所想象的那般好对付。早在镭射体育场事件发生时,圣堂也对镭射体育场有所援助,然而在途中却遭遇到了渎者的阻挠,三名机甲骑士只有一人算是全身而退。”

    这件事情雨果并不知晓,华怜从未对其提起过。现在经李杜口中说出雨果再度有所了然,那一日整个第十三区都面临着亲所未有的灾难,无论警视厅、九处还是军方都有所兵力出动,好像就没有圣堂的身影。

    能够阻拦圣堂的机甲骑士想来此人的实力绝对不俗,而那一晚的事情发生的太过混乱,雨果到现在也不明了各方面的战局环境,只能推断出出手阻拦圣堂机甲骑士之人绝非等闲之辈,应该是TAROT的大阿尔卡成员亦或是南丁格尔的某些成员。

    就在这时,戴伯格亢奋声音却打断了雨果的思路。

    “现在军方的兵力已经分批驻扎在各个分区,以地毯式搜索开始对每个角落进行最为细致的排查,这几日中我们的收获颇丰,虽然咩有抓到那些新人类团伙中的首脑,不过其诸多爪牙都已被一网打尽,相信不需要多久,那些该死的新人类便会被彻底打落于尘埃之中。”

    瞬时间掌声雷动,周遭人们的脸上带着骄傲与欣慰的笑容,虽然雨果也并未着重倾听戴伯格的讲话,不过其肯定对方没有提及两日前自己只身闯营的事情,而在场的其他众人也反复都不知道或是全部遗忘,共同沉浸在戴伯格所绘制出的美好未来画卷之中。

    “建设民间的监督组织,可以更加有效地对新人类进行搜寻排查,可以说其会在整个月岛内形成一张无处不在的法网,雨那些潜藏在各个角落中的新人类将完全无处可逃。而在民间的自我监管防御也会更好地保护自身隐私,增强自卫能力,整体促进国民生活的安全防范能力...”

    在美好的蓝图绘制中,会场的掌声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就连李杜也跟随众人鼓起掌来。

    “哈哈,今天我见证到了一个伟大的时刻,一个新的月岛势力在此刻诞生了。”

    卓姿看向李杜道:“李伯伯的这话怎么感觉有股酸意?而且总感觉你想要将这个‘新生命’扼杀掉。”

    李杜道:“你看我像吃小孩的妖怪吗?”

    卓姿咯咯笑道:“我小的时候您可没少那么吓我。”

    李杜仿佛回忆起了过去,随即也笑了起来感慨道:“时间一转眼过得真快啊。”

    “嗯,过得可真快。”

    李杜与卓姿两个人好似下纷纷陷入了对往昔的回忆之中,从而就此沉默下来,空气中只剩下了戴伯格的演讲。

    不久,戴伯格的演说也告一段落,在雷鸣般的掌声后其笑着走到妻子的身旁,微笑着亲吻着她。随后会场的灯光再度明亮起来,酒会开始。

    在戴伯格的讲演过程中,雨果都没有再感受到那股凌厉的杀意,一切都是平淡无奇。

    但雨果绝不相信杀手并不存在或是放弃了计划,之前的那股杀意是在李杜走入会场中是所赫然发出的,显然当时杀手发现目标时下意识间所释放出来的,凭那杀气中的果断,雨果便相信其绝对不会放弃计划。

    雨果的目光向一旁的诺言扫过,他想从这个少女的身上探寻到一些线索,但诺言就宛如一尊石像一般笔挺地站在那里,无神的双眼木然地看向会场中人来人往的人群。

    雨果无奈地送收回视线,事到如今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就在酒会开始不久,一行人向李杜所在出走了过来,为首的是以为头发花白的老者,老者的年纪看上去已过七旬左右,但精神十分烁然,一对双眸闪烁着精明的光彩。鼻梁上驾着一副圆边眼镜,一条白金色细链系在镜脚之上,较为休闲的开领式西装让老者显得威严中不失随和,看上去便如一位苏格兰老绅士。

    见此人走近,无论卓姿还是李杜都站起身来,李杜笑着走过雨果身前迎接老者。

    “哈哈,瑟吉尔老哥,真是好久不见啊。”

    这个老者便是先前一直听人所说的瑟吉尔,瑟吉尔这个名字对于雨果来说颇为陌生,他不曾听过谁提及这个名字,不过从李杜的态度来看,这个瑟吉尔绝非普通的政治人物。

    瑟吉尔的脸上也露出厚重的笑意,其用一双大手雨果拍了拍李杜的肩头道:“好久不见,骑士长。没有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看来今天可是我的幸运日呢。”

    随后其目光呼地转向了一旁的雨果,径直对李杜道:“骑士长,请问这个年轻人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