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敛财人生[综]. > 第1422章 烟火人间(56)三合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烟火人间(56)

    林雨桐朝大门的方向看了一眼, 就不信外面这么些人说话, 里面听不见。

    既然不愿意开门,那进去之后还不定要絮叨些什么呢。她是没兴趣听的。见林雨柱家隔壁有人, 人家还开了门朝这边看。她就笑了笑, “大婶, 我大哥家……人大概不在, 礼我们放在门口, 他们回来您替我们说一声。”

    那大婶尴尬的笑笑, 想说人在家的, 但这难免又说到不叫那小伙子进屋的事。所以, 尴尬的笑笑也只是笑笑。

    几个拎着礼物的孩子,包括林雨枝家的博洋和博文,齐刷刷的把东西往林大哥家门口一放, 然后转身, 也不等电梯, 直接从楼梯就下了。

    其实进了楼梯间,就听到开门的声音。林大嫂还说:“人呢……我们在家……在家……”

    然后两家人默契的都当没听见, 赶紧走了算了。

    那个赵飞随着大溜把东西放下, 然后跟着大家从楼上下来。

    正走着呢, 因何的手机响了一下,看了看, 是艳艳姐发来的短信:帮我告诉他一声, 叫他在路口的商场二楼休闲区等我。

    这个他, 指的是赵飞吧。

    因何落在后面, 低声跟赵飞说了一声。原本一直沉默的赵飞猛的抬头,眼睛亮亮的看向因何,说了一声好。

    因何还奇怪,你俩之间为啥不能相互发短信呢。然后紧跟着她就了然:张飞没有手机。

    迄今为止,学生里有手机的还是少数。

    艳艳姐之前自己打工买了手机,去年回家之后,那个新手机被舅妈给没收了。舅妈说艳艳姐平时也不用,就把新手机自己用,把她不知道从哪淘换来的旧的给了艳艳姐。那手机……带电半天,外壳磨损的都没法看了。因何也不知道今年艳艳姐有没有再买新手机,反正回来的时候拿的是旧的。

    现在,在很多人眼里,手机还不是必需品。像是赵飞,他家的人估计想着把女朋友抓紧,却没想着用那些买礼品的钱,先把自家的孩子包装的亮丽一些。

    从楼上下来,因何抬头朝楼上看,见林艳正趴在窗户口朝下看,她就朝她扬了扬手里的手机,表示短信收到了,已经告知。

    赵飞学着因何,朝楼上挥手,林艳的脑袋却缩回去了。

    谁也没多问赵飞是谁,只因何在上车之前跟赵飞说了一声再见,再告诉他商场在哪个方向。赵飞站在路边应承着,然后看着一辆车一辆车的过去。

    林雨枝一家也顺便到林雨桐这边,在这边吃午饭算了。

    如今林雨枝会开车了,弄了一辆小面包。过年期间,后备箱各种礼品塞满了,到谁家都成,直接往下拿东西就好了。不过这些东西林雨枝没叫往出拿,从后排座位上拿出一桶芝麻酱来,“找人自己磨出来的。”

    糕点啥的这边也不稀罕,干脆就拿这种跟市面上卖的有点差别的东西。

    因唯喜欢这个,问她姨:“能叫人压花生酱吗?我爱吃花生酱,蘸着馒头吃也行,干吃都觉得好吃。”

    把花生酱当饭吃不得胖死?!

    但林雨枝一看外甥女这瘦样儿,“行!回去就打电话给你弄花生酱。”然后又说她,“钱挣多少是个够啊,再挣钱也要吃饭。你看你瘦的,丑死了。”

    这也就是亲姨才敢这么说。说的这么违心当然也没人当真。

    林雨枝自己说完都笑:“还是胖点好看。你这瘦的人都看的心肝颤。”

    老太太就爱听这话:“可不是嘛,如今的姑娘都是咋想的。我们那个时候,谁家的姑娘长成这样,那都是不好找婆家的。一看就是没吃饱饭。”

    因唯模特般的身材在老人眼里,等同于难民。

    大人在下面说话,几个孩子就上楼上玩。因缘就问说:“艳艳姐的男朋友是怎么回事?”

    这事只有因何能说一点了:“就是你们看的那样。”

    哪样?

    林大嫂随后就追来了,大年下的她来了就诉苦,还哭上了:“我们辛苦的供她上大学,为啥的?我们也没个儿子,以后指着她养老呢。这找对象,得能给养老的才行。你说说……你说说他找的那小伙子,家是农村的,兄弟三个。上面有哥哥要娶媳妇,下面有弟弟要上学。这家里得穷成什么模样?再说那长的……磕碜不磕碜……”

    这个真是!要说不好看,是不好看。要是跟普通人比起来,只是有些丑。但这不是架不住对比嘛。

    林雨桐这本尊就长的好看,林雨枝也漂亮。林雨柱饶是长相不出色,但跟丑也完全不搭嘎。别看林大嫂长的五大三粗的,那是以如今的眼光看,不算是个美人。但在当时,农村找对象,这种一看能当俩男人用的姑娘,是特别抢手的。心疼儿子的人家花大价钱都要找这么一个媳妇回来,减轻儿子的负担。所以,林大嫂的聘礼给了她极大的自信,她一直认为她长的很可以的。

    再说林艳那孩子,中等个,如今偏瘦一些。在学校捂着,也看着白皙。稍微化妆拾掇一些,真挺好看的。也因为要面临说对象的事,林大嫂不再念叨孩子买衣服打扮的事了。所以穿的得体了,真就是一漂亮姑娘。

    大学生,还长的这么好看。

    林大嫂择婿的标准自然提高了,往常都打听,谁家亲戚家的孩子从国外留学回来了,还说等放假给孩子接触接触。先了解上一年,然后再慢慢的订婚,毕业了就能结婚云云。一定要嫁的好一些,基础好了,以后才有前程。她的思想里,姑娘就得高嫁。

    不服是不是?

    不服请参考你的两个姑姑!

    你大姑姑当年要不是到了城里当临时工,能找到是正式工的你姑父吗?找不到你姑父,你大姑是不是还得在农村,找一种地的,再生几个孩子。这会子能成了林总,出门吆五喝六的?

    她在家也跟孩子说:“你这大姑最有心眼。看着可老实,其实心里门道多着呢。当年跟曹家都订婚了,她转脸给自己找了一个。这不顺手就把你二姑也弄到城里去了。你看你二姑现在的日子,过的多好的。你大姑那几年日子那么难过,为啥你二姑一个劲的帮衬。还不是当年她们俩姐妹鼓捣出那么一出戏来。当然了,咱们家也跟着受益。要不是你二姑夫,咱们也进不了城,更不会说在城里买房。所以说,这姑娘往高的嫁,绝对是对的。你就该学学你大姑,人得有心眼。这找对象就跟投胎一样。头一回不由你,托生到我肚子里了,是你自己倒霉。这第二回,你自己能做主了,可别往死里作。人就得往高处走。要不是这么想的这么干的,咱家老林家还都在老家种地呢。”

    在她看来,闺女嫁的好了,能带着娘家实现一次阶级飞跃。

    这种事,别人怎么劝?林雨柱倒是没那么些复杂的想法,只嫌弃那孩子本身:“人长的好不好先不说,长的好也不能当饭吃……主要是不是个会来事的。到人前不会说话办事……”

    因何就觉得这赵飞有点太着急。

    当然,赵飞的爹妈知道儿子有这么个女朋友,就觉得当然得抓紧。不用看这姑娘好坏,只人家姑娘家里在城里这一条,就足够了。

    所以,这事就悬了。这也不能说大舅妈一方面的问题,如今明显是两边父母都是先看对方的条件,然后直接坏菜了。

    林大嫂过来就哭哭啼啼的,林雨桐正不乐意呢。结果林大嫂的手机响了,见她从兜里掏出粉红色的手机接起来,“艳艳,咋的了?”

    “妈,我返校了。已经上了车了,暑假也不回来了……”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大家都听见了。

    林大嫂蹭一下站起来:“你这瘪犊子,你敢……”

    不等说完,那边挂了,嘟嘟嘟的声音传出来。

    林大嫂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这死孩子……你说……这可……这可咋整?”

    彻底慌了!

    能咋整!找啊!

    然后两口子急忙就走了,要去火车站。

    林雨桐想说,这才多大会子工夫,那火车是专等艳艳的吗?怎么说走就走了?八成是被孩子给涮了。

    林雨枝低声骂,是骂艳艳的:“也是不懂事的。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想跟那小伙子去人家家里。”

    保不齐!

    林雨桐就喊因何:“给艳艳打个电话,不许她跟着人家去。不想回家过来这边也行,胡闹什么?”

    果然,半个小时之后,艳艳过来了,打车来的。

    她是真想跟赵飞回赵飞家的。

    “你一个姑娘家,你说你这么过去,将来真成了,你当那边的父母就能把你当宝?”林雨枝气的要打人,但到底顾忌着大姑娘的面子,别的先不说,只扯着人然后拎走,“走,送你回老家去。上你爷爷那住一段时间。”

    打算避着人收拾侄女。

    等人走了,因唯就说:“我艳艳姐这种的,都是我舅妈给害的。家里憋屈,她就想跑。自小各种的不给打扮,她就有些自卑,大概这种处处不如她的人,才叫她觉得心里安稳踏实。”

    人的每一个选择,都是有缘由的。病根在哪,去追朔源头,却发现你想责骂孩子都有些不忍心。她愿意这样吗?她自己也不愿意!

    谁面对美好的事物不会心生喜爱?帅哥才子年轻的姑娘谁不喜欢?可是,对于她来说,她连想都不敢想,因为潜意识里知道,自己配不上。

    因缘轻哼一声:“我最受不了的就是舅妈那种,给艳艳姐找对象,先决条件是给他们养老。”感情孩子生下来就是为了到老来用的。难道艳艳姐找个自己喜欢的,就不能给他们养老了吗?我的天啊!“要是我在那家里,我得憋疯了。”

    所以,沉默中这不是爆发了吗?

    一路乖巧懂事一直到考上大学,结果却在上了大学之后,叛逆期来了。

    林雨桐看家里这四个:“都少说几句,出去不准说,听到没。”

    因唯嘿嘿的笑:“我将来找对象就听爸妈的,爸妈说叫嫁给谁,我就嫁给谁。”

    四爷哼笑:“我们舍不得,恨不能都留家里。”

    因唯赶紧道:“那就留家里。”然后扭脸问她姐:“是吧?大姐!”

    因何瞪她:“嗯!留家里。我不急!”

    结果门铃响了,因缘去开门:“大姐不急,有人急。这不是,新姑爷上门了。”

    宁海来不光拿了这边之前说要的东西,还有宁波父母帮着给准备的东西。另外,今儿出门的时候,听说有几个小子在雪地里套到兔子了,他干脆一股脑的都给买了,十三只野兔子,没来得及剥洗,就给带来了。

    这玩意叫罗加索瞄见了,直接上门讨要:“正想招待朋友用啥招待呢,这玩意正好。匀给哥哥几只呗。”

    宁海直接上手:“那我给剥利索了,拿去好处理。”

    能上门直接要,要说明关系亲密。他也见过罗加索,之前收购山楂的时候就见过,跟因何也熟稔的很。因此,他十分大方的就自己做主答应了。

    几个人就拿破桶子,弄个刀子,搁在外面去收拾了。老爷子也去看,“别把心肝脾肺都扔了,那东西炒着好吃。”

    老太太跟林雨桐说:“家里多个人,一下子就热闹了。一想想,这将来几个孩子都婚嫁了,再添了孩子,想想都觉得欢腾……我跟你爸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

    这话有些不祥,只怕这回病又犯了的事叫老太太心里不安稳了。

    林雨桐就说:“如今这医学发达了,只要按时服药,一点问题都没有。别说您的血压高,现在四五十岁的,哪有血压不高的?日常吃药,按时测量,定期体检,您这身体,二三十年都是行的。到那个时候,说不得,连玄孙都有了。您啊,就想想婉平肚子里的孩子,想想我大姐也都快抱孙子了。”

    老太太果然就乐了起来,紧跟着又忧心孙辈的婚事:“因何这孩子是不操心的,看人也稳当。因唯啊,太好强,这以后找对象,得找个性子好的,要不然两口子的日子不好过。因缘呢,养的娇气些。这得找个好人家,得公婆和善,孩子本分,她才能一辈子过的顺心。至于因果,没事,只要本分孩子,都行。你也做不了恶婆婆。”一边说着,一边往出走,又一边念叨:“我最不放心的,反倒是丽君,这孩子啊……面上看着是好的,可性子到底是……”

    老人就是这样,不到闭眼,都有操不完的心。

    宁海本来说转一圈就回去呢,结果天留人。兔子还没处理完呢,雪花飘起来了。勉强处理完了,雪都大到不行了。外面的塑料棚都被压的要在下面用竹竿捅了。

    四爷不叫干了:“压塌了就塌了,天晴了再弄,进来吧。”

    才下午三点多,因何看天:“幸好雪这时候下来了,要是再晚一个小时,你得堵在路上。”

    是这么一回事。

    宁海就说:“一会找个旅馆就行。”今儿肯定不往回赶。这场大雪,不管是高速还是低速,肯定是出门的都堵在路上了。连入村子的路怕都不好走了。今晚上雪要是停了还罢了。要是雪不停,那这可就成灾了。

    别说宁海走不了,就是送林艳回老家的林雨枝一家也回不来了,打算在村里住几天。

    四爷还问曹经:“那边的大棚怎么样?”

    曹经站在老丈人新盖的别墅二楼,朝外看:“怕是不保险,这会子还起风了,好些人的大棚今年都保住了。”

    种菜和种花的农民,就靠着过年这段时间卖钱呢,结果才大年初二就遇上这么一遭。

    可这天灾,人力真有所不及的。

    外面的风确实是大了起来,因果就说:“宁海哥跟我一屋睡就行。咱家有折叠床,一会子我就给拿出来铺上。”

    四爷放下电话听了这么一句,也说宁海:“住下吧,路不开都别走了。家里有什么没收拾妥当的,跟邻里说一声叫帮忙收拾收拾。”

    这事就这么定下了。

    确实是没有什么不方面的,洗澡啥的,因果的房间是带着卫生间的。作为唯一的男娃,在楼上为了不跟三个女生抢卫生间,他就自己住了带卫生间的房间。

    晚上的时候,林雨桐爆炒了两只野兔,麻辣麻辣的,特别下饭。因唯最能吃辣,吃了两碗米饭,看着剩下的辣子丁觉得可惜,又热了两张荷叶饼,只夹着辣椒,把两张饼都吃了。

    宁海刚开始吃饭的时候还有些拘谨,但搁不住老两口热情啊,这个说:大小伙子吃那么点怎么够。那个说:来来来,再添一碗。

    愣是吃了三碗米饭五张饼,当然了,也确实是真的吃饱了。

    吃饱了之后干啥呢?没啥可干的!

    想说辅导因果和因缘写作业吧,这就有点讨厌了。老爷子却问:“会下棋吗?”

    会!

    老爷子乐啊,主要是家里能跟他下棋的人基本没有。孙子不爱这一道,儿子的棋下的……反正老爷子不爱跟小儿子下棋,太讨厌了,赖都赖不过他。

    于是,找到一厚道的小伙子,直接拉去下棋去了。

    老太太白了老爷子一眼,年轻人搞对象呢,你不说叫孩子们自己玩去,却拉着人家孩子下棋。

    棋盘摆在茶几上,老爷子坐沙发,宁海坐个小板凳。四爷搁在边上开着电视听新闻,手里却没放下报纸,时而还给老爷子支个招。

    老太太弄了毛线,在那里好像是给小孩织毛衣,戴着老花镜,手脚慢的很。因唯带着弟弟妹妹在玩扑克,就在餐厅的餐桌上。而林雨桐带着因何,搁在厨房做吃的。

    比如把花生碎和瓜子仁芝麻这些东西,塞到干红辣椒里。然后把这种辣椒段放在油锅里炸了,出来撒上椒盐,哎呦!不说吃的味道,就是厨房里飘出来的味道,都叫人觉得香的不行。

    出来头一锅,因何分了两份,给坐在边上玩扑克的三个小半碗,给坐在外面的几个人一大碗。怕他们油了手,还专门喂到嘴里叫尝,“是不是比旁的零食都开胃。”

    又脆又香,一点麻一点辣,确实好吃。

    老太太的牙还不错,一边吃一边道:“这造孽的,辣椒有这么吃的吗?”不说塞进去多少东西,就只把那芝麻啥的塞到辣椒段里,这得费多大的工夫?

    太抛费了!

    但孩子爱吃就行呗。两个小的初四就要开学了,带点这个,密封在瓶子里,想吃就拿出来,下饭的很。

    晚上,宁海躺在靠墙支起来的床上,身下是几层垫子褥子,软和的很。被子也轻软,顶头就是暖气片,此时,暖意融融。因果已经睡了,发出轻微的鼾声。窗帘紧紧的拉着,但他也知道,外面的风大雪大。这样的天气里,躺在温暖的被窝里。他恍然觉得不真实。

    家的味道是什么样的?

    以前,他觉得家是爷爷拄着拐杖等在门口的身影。后来……后来,家就是在山坡上的那栋房子,别管房子多老旧,那是个可以给他遮风挡雨的地方。

    而今,他才真明白,家是什么。家就是在温暖的屋子里,吃一顿饱饭。就是那间厨房飘出来的烟火气还有老人无休止的念叨声。

    这个大年过的,阻挡了很多人拜年的脚步。于是,都是打个电话,就算是拜年了。

    雪下了差不多五天,大了小了,小了大了。最高兴的就数因缘和因果,因为大雪,学校通知可以晚开学。等着通知就行。这一等,就一直等到过了正月初十,路开了,才送两人去学校。

    紧跟着大学也马上开学了。

    宁海干脆就不回去了,和因何在省城转了两天,看中了南郊的一个楼盘。如今那块连个坑都没有呢,交房在后年。但便宜啊,一平米不到一千。两人选了个一百二十平米的三居室。交了首付,然后房子是放在因何名下的。

    买房子回来因何把这事跟父母说了:“……他买的,放在我的名下了……”

    这点钱对自家来说确实不算什么,但对于宁海来说,这算是倾其所有了。

    四爷对这事不发表意见,反而问宁海说:“怎么选在南郊。”

    宁海忙道:“我看新闻上说了以后五年的市里的规划,要在南边规划大学城。按照市里这道路规划,这楼盘在通往南郊的大主干路段边上。”

    交通便利,又是重点开发的方向,随着大学城的迁移,那一片的配套设施就会跟着起来。如今买在那一片是划算的。

    四爷‘嗯’了一下,说了一句:“挺好!”

    只这‘挺好’两个字,叫宁海心里涌起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喜悦。他知道,他又过了一关。

    这次因唯给宁海把机票一块买了,宁海要拒绝,因唯就道:“宁海哥是要跟我见外吗?还是想要讨腊肉的钱,跟我算算细账?”

    宁海:“……”都这么说了,我该怎么说?这小姨子实在是过分凌伶俐。

    然后人分两拨,各自返校了。

    因唯一个人往SHANGHAI,而其他几个连林艳在内,一共四个人都往京里去。

    林艳这回坐车直接来的机场,压根就没回她家。在老家住到日子,然后直接奔了机场。丽君就说:“你是不是傻?回家好歹还能拿生活费!”

    林艳苦笑,摇摇头不说话。生活费加来回的路费,每学期一千,雷打不动。可过年期间,自己收到的红包就不止两千。两个姑姑一人给一千,那边爷爷还给五百。这两千五每年自家妈都给没收了,走的时候给一千都要念叨好久挣钱不容易的道理。

    是!她知道赚钱不容易。在外面赚钱之后就更知道了。

    妈妈舍得给她用钱,她知道为什么。不就是怕没儿子,将来没人给养老送终。所以就觉得把钱攥在手里,自己要是没良心,好歹将来还能看在钱的份上,对他们好点。

    这想法可笑不可笑?

    她现在都觉得,你们为啥当年不生个二胎呢?

    林大嫂哪里是不想要二胎,实在是怀一个是女孩,再怀一个还是女孩,连着偷摸的都不知道做了几个了,最后刮宫刮的子宫壁都薄了。大夫说最好别生了,这才作罢。对外只说男女都一样,只生一个好。这事瞒的紧,连林雨桐都不知道,只林雨枝恍惚知道一些,到了这些孩子身上,就更不可能知道。

    可如今看这事做的,其实还是想不开,觉得没儿子,心里不踏实。

    丽君见问了林艳,林艳不说话。觉得没意思,就跟因何说话,羡慕的不行:“你这就把人带回家了。叔叔和婶婶竟然没说你?!”说完又看宁海:“这就自家人了?”

    宁海也只笑笑:“有需要帮忙的就说话。”

    丽君就比较满意这个态度了。

    到了机场,赵飞来接了,丽君却不见她家那一位,顿时有些不开心。杨坤开车开接,她也只好坐上去,但全程都坐在最后一句话也不说。

    因何坐在她边上,看着她不停的发短信过去:

    说好的接机,你现在在哪?

    你不来也说一声啊,你知道我刚才多丢人吗?

    到底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既然不在乎我,分手算了,何必为难彼此。

    你连话都回应是什么意思?你到底在陪谁?

    ……

    因何其实想说一句:人家或许就是手机没电了。

    想想算了,这也是人家谈恋爱的乐趣之一。

    一路上杨坤打趣宁海:“行动够迅速啊!”

    宁海岔开话题只说旁的,比如保送出国今年有几个名额之类的话。等把一个个的都安顿好了,宁海跟着杨坤一回宿舍就发现了一件事。

    今儿回来的晚,宿舍里的人全来了。见杨坤来了,就都探出头:“你可算来了。就等你了!”

    杨坤不知道啥时候人缘这么好了,还纳闷:“该我请客了还是怎样?”看这一个热情的。

    结果上铺的胖子从上面跳下来,问杨坤说:“吾桐集团你挺熟是不是?”

    吾桐集团?

    杨坤不由的看向宁海,自己算是熟的,可还有更熟的。那位不是大驸马吗?宁海扭脸,收拾床铺去了,不愿意搭理。

    杨坤就只得点头:“还算是熟悉吧。”

    胖子就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张票据叫看:“看看……帮咱们看看真不真?”

    啥玩意?

    杨坤接过来看了看,这就是一张收款□□,盖的戳是吾桐集团BJ分公司的公章。胖子这张的金额些的是一千五百元……他暂时没意识到哪里有问题,只说胖子:“你疯了,一千五百拿出去了,你生活费还有没?”

    胖子笑的跟偷油的老鼠:“这一千五百块钱,就是一千五百斤点心。这是分公司开业做活动的……”然后拿出一张兑换票来,“给你看这个,我拿这个给我妈,我妈能不给我寄生活费吗?”

    这倒是!

    最便宜的点心,一斤也得四五块钱。这根本就是四五倍的利润,转手就赚。

    可紧跟着,杨坤就觉得不对了,他拿着这东西戳了戳宁海:“吾桐集团在BJ开分公司了?”这事自己真不知道。

    宁海一愣,直接回了一句:“没有!”根本不需要什么分公司。

    那就更不对了!

    杨坤的面色都变了,“你看看,这是什么?”

    宁海放下手里的东西,扫了一眼,眼神就变了。之前还以为几个人闹着玩呢,结果真出事了。他赶紧问胖子:“除了你还有谁买了?”

    “都买了。”边上的人就说。然后各人拿各人的□□。

    我的天啊!从几百到二千,数目不等。

    宁海就赶紧推杨坤:“去其他几个宿舍问问。”

    杨坤马上就走,把宿舍里的几个人唬的一愣一愣的。

    宁海也不解释了,想给因何说一声的,但想想因何也拿不了主意。因此把电话直接打给四爷。

    四爷此时真带着陈科见人,图展堂那个副书|记这两年做的不错,有意想动一动,这中间的运作还有些麻烦。见是宁海打来的电话,他也没避着人直接接了,还以为因何出什么事了呢。

    结果是这事!打着吾桐集团的名义在外面招摇撞骗。

    四爷就说:“报警!我明天就到,你不好出面的,就把因何带上。”

    是!宁海代表不了吾桐,但是因何可以。

    挂了电话,宁海先报警,然后打电话给因何,“……你先回家呆着。若是需要,我过去接你。”在宿舍的话进出不方便。

    边上的胖子等人自然听明白了,这是上当了。

    不可能吧!

    挺正规的!

    还是学生会的干部带过来的。说是他表哥的工作做福利活动,特意拉来的。

    杨坤则用宿管阿姨的扩音器,在喇叭里喊呢:“谁上当受骗买了点心票了,赶紧下来登记,我有确切消息,吾桐集团在BJ根本就没有分公司。你们上当了!快点下来登记,不能叫骗子给跑了。”

    好家伙,一下子出来百十号人,还有人陆续往这边聚。这是一个宿舍一个宿舍的骗吧,到底是骗了多少人了!

    警察来的时候宿舍还乱着呢,可怕的是上当的可不止这一栋楼。更可怕的是,现在还不能确定其他学校是不是也进了这种骗子。

    警察来的很快,是宁海报的警,他就过去处理,一再保证:“吾桐集团绝对没有开分公司,我随时可以联系董事长和总裁。另外,全权负责人因何也能虽叫随到……”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人家当然得调查了。

    事实上,情况比想象的严重的多。光是开学季这几天时间,上当的大学生就有好几万人。这些人被骗几十和数千不等。这要不是发现的及时,非出事不可。

    四爷和林雨桐第二天一早就到了,而那位分公司的经理和好几个业务员也都被控制了,可以说是行动迅速。

    欠款追回来大部分,还有十多万,转到境外的一个户头上了。剩下的钱是还没来得及转。

    林雨桐原本以为是不相干的人借助自家的名声搞事情,结果还真不是。

    这位经理林雨桐和四爷确实不认识,但这经理的情人,两人都认识。

    就是周桃儿。

    这位经理是从周桃儿说的信息里想起了用一用吾桐集团。但周桃儿却一点也不知道这位经理在外面是干嘛的。

    因此,这诈骗案她根本就没有参与。

    这就很恶心了!因为她,我们家受了那么大的损失,偏偏查到底,都跟她无关。可真是够讽刺的!

    这经理原来就是京城附近县城的一个下岗职工,因为做生意的缘故跑到北省,下村收购农副产品的时候遇上了周桃儿。两人没几天就搅和到一块了。他说是京城人,有房有铺子的,周桃儿就跟着来了。然后这人从周桃儿嘴里打听了不少吾桐集团两口子的事,说出去很能唬人。还跟人说是四爷的发小!骗过了很多人,连租赁的办公楼里的好几个老板,都以为他说的是真的。这人年前就开始筹备,做了假营业执照,又招聘那些打工的做业务员给提成。为的就是开学季这些大学生手里有现钱,而且比较好骗。

    至于海外的户头,是借用周桃儿她闺女的。

    杨坤知道的时候都愣住了,这到底是个什么关系。他想问因何的,结果他妈不等他出去问,就把这里面的事给说了。什么林豆的妈妈嫁给了因何的姥爷,等等等等,听的人耳朵发麻,几乎以为是幻听了。这跟林豆跟他说过的励志母亲根本就不一样。

    他只觉得头晕目眩,原来当年说过的话,竟是没有一句真话。

    那时候因何她们没拿大嘴巴把自己抽出来,可真很给面子了。

    他就问说:“这次的事怎么了结!”

    杨坤妈翻白眼:“追不回来的,你因叔得往里赔了。这要是其他什么人还罢了,偏偏上当的都是些没经济能力的学生,能怎么办?”

    四爷此时也坐在因何面前,问她:“你觉得该怎么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