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圈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穿越成了石像 > 448杀生为守生,斩业非斩人
  “妙!真是太妙了!”

  在一群居住在传送法阵周围的人们议论纷纷的时候,陈书同已经步入了传送大厅之内,以一双看透一切的真视神眼,观察起了内中的一切。

  他似乎很兴奋,一边看着,一边忍不住赞叹了出声。

  而他这样的表现在柳安行的眼里,却无疑是相当的刺眼。

  “装得跟个真的是的!这可是远古大荒流传下来的法阵,就算是都城的古大师,也是用了五十年的研究才终于是看懂了一些皮毛,依葫芦画瓢的建立起了这样一座法阵。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绝世天才,能够一眼看穿此道阵法的奥秘?”

  他如此说道,语气中附带着浓浓的讽刺。

  不过在这之外,却其实还有这一些试探。

  因为就算心里一再否认,他却其实依旧有些拿不定主意,不知道眼前之人究竟是不是真的在那里装蒜。

  “远古大荒?难道......”

  陈书同瞬间愣住了。

  嘴角抽搐着,心里不禁冒出了一个极其荒谬的念头。

  不过很快,他便又是瞬间打消了这个想法:“不可能。要真是那样,因果方面虽然可以说通,但时间逻辑上,却存在很大的悖论。”

  只是,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他的心里,却似乎依旧是有些意兴难平。

  至于柳安行还有颜治学,则全然是一脸的茫然。

  他们完全听不懂陈书同的话,更对他的反应非常的不解。

  特别是柳安行。

  他很想把这当成另外一种装蒜,但在仔细的观察陈书同的表情后,却又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

  “你究竟在说什么?什么因果,什么时间?你是不是傻了?”

  深深的皱着眉头,他非常不爽的道。

  可惜,陈书同依旧是没有理会他,而是再次带着两人离开了传送大厅,一路来到了镇子关押囚犯的地方。

  起初,颜治学还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但当陈书同一路询问过所有囚犯的信息,并最终将目光望向了他,他瞬间醒悟了过来。

  “这......这会不会太残忍了点?”

  望着身前的死囚,颜治学有些不确定的道。

  而边上的了柳安行,则是再次陷入了茫然之中:“什么残忍不残忍的?你又在说什么?你们两个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总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你将来要走的终究是一条修罗道。只要恪守本心,在残忍中找到自己的公理与道义即可。这个世界并非黑白分明,既然恶者可以心怀叵测的行善,那善者,为什么就不能心怀慈悲的杀戮?”

  “杀生为守生,斩业非斩人。”

  “治学,杀吧。”

  陈书同依旧是没有理会柳安行,而是淡淡的扫了扫眼前同样一脸莫名其妙的死囚一眼,断然的道。

  这一刻,哪怕已经没有了半点神力,他的身上依旧是慢慢的弥漫上了一层淡淡的身性光辉,惊愕了柳安行的同时,也是让边上的颜治学还有对面的死囚陷入了短暂的迷失。

  “杀生为守生,斩业非斩人......”

  颜治学缓缓的呢喃着,原本虚浮无定的心绪终于平稳了下来。

  而等到了他的目光终于是坚定而明亮起来之后,眼前的这一位大荼罗死囚突然间一声大叫,双目圆睁的倒在了地上。

  从头到尾,柳安行都没有感受到任何元力波动。www.qqxs9.com

  这让他受到了惊吓的同时,也终于是暂时忘记了对于江湖的嫉恨,恢复了大部分的理智。

  “难道这厮真的是一位实力高超的阵法师,所以身边才会跟随着这么一个强者?”

  他不禁在心里如此想到。

  而且越是沉思,他的心绪便是忍不住越发的紊乱。

  因为他突然间想到,以镇司的实力还有眼光,寻常人似乎还真没有能够欺骗他的可能!

  而接下来,更加神奇的一幕也是侧面的证明了他的推测。

  那是一张淡绿色的卡牌。

  正面绘制着一道闪电的图案,而背面,则是写着一个大大的“罗”字。

  他是从死囚的体内钻出,但颜治学一招手,便又是瞬间将之吸入了体内。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是转向了陈书同选定的第二个死囚。

  那人与之前那个一样都是犯下了十恶不赦之罪的人,而且本身实力也非常不错。

  “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现在还不是受审之日!你不能杀我!你不能这样做......”

  那个死囚开始了慌乱的祈求。

  人就是这样。

  就算明知自己难逃一死,平日里也已经接受了这样的命运,但当一切来临,他们依旧会忍不住想要再挣扎一下。

  就好像是自己真的能够摆脱死亡一样。

  但事实上,现实的棱角却根本不容触碰。

  “给他一个痛快吧!”

  陈书同如此说道。

  而也是随着他话音的坠落,一道隐晦的刺痛突然间袭入了他的脑海。

  待他反应过来时,意识已经是开始模糊,然后永久的坠入了黑暗。

  “你们这是干什么?他们虽然是死囚,但也得秋后才能问斩!你们这样做是在践踏王国的律法!”

  眼睁睁的看着两位死囚惨死,柳安行终于是回过了神来。

  他知道这个时候再行招惹陈书同很不理智,但他毕竟是体制内的人员,若是置之不理,日后少不得要被人秋后算账。

  所以无论如何,该表明的态度他还是得表达出来。

  至于说后续的事情,则就要看镇司大人的意思了。

  “我准备给三河镇布置一座绝无仅有的大阵。你去让人准备好纸笔,等处理好这里的事情,我就要开始绘制阵图了。不要让我久等。”

  陈书同明显是看穿了他的内心,轻轻一笑后,直接说道。

  这便是逐客令了,也是一个让他脱身的台阶,不过听着,却总有一股颐指气使的意味,让柳安行非常的不爽。

  不过考虑到对方将行之事的重大,他终究还是选择了隐忍。

  但为了保险,也是顺便报复一下陈书同,他也并没有按照陈书同的意思去准备笔纸,而是回到了镇司大厅,将自己的所见所闻给汇报了上去,并添油加醋的描述了一番陈书同的傲慢与无礼。

  只可惜,面对他的报告,镇司大人却只是淡淡的挥了挥手,便是将他给打发了出来。

  对于那神奇的卡牌,更是连问也没问,提都没提,就好像是自己对于那新奇的存在一点兴趣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