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一座城,在等你 > 第43章 chapter 4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最后几句话的意思是这样。

    通常来说,人最耿耿于怀的是未得到和已失去。

    渣沁在没和好之前就是这种状态,一直惦记着。

    而现在从未得到已失去的状态里走出来,两人在一起了,怎么办呢,“得到后还想要更多,还不想失去”,这个状态同样会让人念念不忘。所以把渣沁推到这个状态里。这就是宋昊的私心。

    Chapter 42

    客厅内灯光昏暗,一只拖鞋孤零零歪在楼梯边;

    浴室里水声淅沥, 一男一女赤条条抵靠在墙壁上。

    许沁被他稍稍抱起, 悬空的位置让她不安而敏感。她颤抖着搂紧他的脖子,近乎发泄般吻着。

    宋焰略略停下,啄一啄她鬓角, 低笑道:“悠着点啊, 别在脖子上啃,被人见了不好。”

    “哦。”许沁应声,隔半秒了,轻声道, “可我就是忍不住,怎么办呀?”

    她极少如此明目张胆地撩他, 而宋焰显然十分受用, 笑容一点点放大, 哑声:“那就别忍了。”

    不忍了。

    心底的情与欲, 爱与怨,尽情释放。

    浴室中,镜上渐渐蒙起一层薄薄的水雾,镜中两人交缠的身影慢慢模糊不清,融为一体。

    客厅里,依旧昏暗而安静;

    落地窗外,夜色正浓。

    夜深,

    他搂着她,在床上睡去。

    半路,怀里的她拿手指抠了抠耳朵,他睁开眼睛:“还没睡?”

    “你呼气到我耳朵上了,痒。”她说。

    宋焰稍稍调整了一下姿势:“这样呢?”

    “好了。”她也扭过身来,搂住他的腰。

    他睡意去了一点儿,问:“今天工作累吗?”

    “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习惯了。”

    “没遇到特别的事?”他似乎对她的工作很感兴趣。

    许沁想了想:“没有诶。……哦,隔壁组的有。”她揉揉眼睛,慢慢道,“今天送来一个遇了车祸的孕妇,情况危急。李医生接的病人,打算保大人。当时的情况,留小孩很可能两个都丧命。……男方家人不肯,说肚子里是个男孩,非要孙子。”

    “然后?”

    “一个没留下。”

    宋焰鼻子里哼出一声极淡的冷笑。

    “在医院,各种事情见惯了。”许沁倒比他平静很多,可垂眸思虑半刻,忽问,“如果是你呢?”

    “我怎么?”

    “你是要大人还是小孩?”

    “废话。当然要你。”

    许沁抿唇笑,往他怀里挤了挤,隔一会儿又突发奇想,问:“那要是我身体不好,生小孩特别耗损呢。”

    “那就不生。我跟你那圈子里的人不一样,没有皇宫要继承。”他居然还有兴致故意调侃她,她轻轻踢了他一下。

    可蓦地,就想起了之前付闻樱给她安排相亲的那位男士。

    那个有钱有貌,有学识有才华的男士说:“你什么都不用做,不上班都行,嫁进我家安心享受生活,只要生个儿子就好。”

    许沁想及此处,不禁把宋焰搂得更紧了。

    “宋焰?”她抬头。

    “嗯?”他正欲睡,缓缓睁眼。

    “你喜欢我什么?”

    他是认真想了几秒的,最后说:“不知道。”

    “不知道?”许沁皱眉,“说得像我没优点似的。”

    宋焰好笑:“如果是现在,在相亲市场上认识你,就会衡量:嗯,这女的长得不错,性格还行,工作体面,家庭条件好。这些我都喜欢。但我认识你那时候,太早了,……太早了,那时候还什么都来不及考虑,就心动了。人都没想明白呢,哪里知道为什么……”

    他缓缓说着,再度睡意来袭。她安安静静听完,没有打扰。

    喜欢你,不是因为你的优点或缺点;而是因为喜欢你了,才会去喜欢你的一切特点。

    许沁忽然就觉得很抱歉,明明喜欢他,却在不停地去衡量他,比较他。

    而现在呢,因为喜欢,又更加敏感,在意。

    “许沁。”他忽轻声开口。

    “啊?”

    “以后和我多说话。”他闭着眼,仿佛呓语。

    “……说什么?”

    “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不要憋着。像以前那样,高兴就笑,不高兴就发脾气。”见她无应,“嗯?”

    “好。”

    他抱着她睡了,迷糊之际,听她说:“有时候我很羡慕那些眼睛会说话的女生,也想有那样的眼睛。”

    “为什么?”他真困了,闭着眼,喃喃地问。

    “想说的话说不出来,眼睛就可以让人看出快乐悲伤啊。”可她的眼睛永远和她的人一样沉默,压抑。

    “你不需要有。”他挪了挪,把头埋在她发间,沉沉睡去,“我看得懂。”

    许沁缓缓抬眸看他,他阖着双眼,呼吸均匀而又绵长,睡着了。手还搂在她腰上。

    夜色昏暗中,他褪去了清醒时的坚毅硬朗,男人柔软而脆弱的一面在她眼前展露无遗。

    他的心跳在她耳边,他的体温在她脸颊蔓延,他的香味萦绕身前,此刻的幸福感像满满溢出的温水,柔软地盈在心里,缓缓溢满全身。

    许久不知这甜甜的滋味是什么,现在尝到了。

    ……

    许沁到医院的时候,离上班只差一分钟。

    小西奇怪:“许医生,你一直都提前一刻钟来哦,最近是怎么了?”

    许沁说:“这几天起床比较迟。”

    小北:“最近很累吗,要睡很久?”看看她,“可觉得这些天许医生气色变好了呢。”

    许沁:“……”

    小南:“嗯,脸上红红润润的,很滋润。”

    许沁:“……”

    她不言不语地穿上白大褂。

    小北:“对了许医生,给你带的粥在这儿,赶紧吃几口,过会儿就没工夫吃东西了,得饿到中午。”

    许沁:“我吃过了。”她把钱给小北,“以后不用给我带早餐。”

    “不用怕麻烦的,小东小西的都是我带的。”

    “在家吃了。”许沁淡淡地说,走了。

    几个护士面面相觑。

    小西:“许医生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小东:“没可能吧,她这几天看上去没什么不同。”

    小南:“工作的时候是没有,可闲的时候看手机了,以前都不碰手机的,现在有时发消息,还抿着嘴巴微微笑呢。吓死我了!”

    小北:“我倒比较好奇,什么男人能让许医生这张冷淡的脸逗笑起来。”

    “唔——”众人齐齐赞同地点了点头。

    快到中午的时候,120急救中心接了一起救援。

    公交车上有人泼汽油点火,救护车赶去时,车烧成了个大灯笼。

    好在乘客都逃出来了,消防员也迅速灭了火。

    伤者被送进医院,大都逃出及时,不是很严重,被聚集到一起统一处理。

    许沁照顾完手头的病患时,突听有个响亮的声音:“嫂子!”

    她起先没注意,直到那人又喊了声:“嫂子!”这声音似乎是冲着她来,还有些耳熟。许沁这一回头,看见了翟淼。

    翟淼招招手,朝她跑来。

    许沁上下看她一眼,她衣服乱糟糟的,衣服下摆烧破了个大口。

    许沁:“你也在车上?”

    “对啊。”

    “受伤了没?”

    “没有。”翟淼下巴一挑,这动作和少年时的宋焰如出一辙,她说,“还是我拿安全锤砸碎玻璃,带着大家逃出来的呢。要不是我,你现在就没这么闲了,得给人动大手术。”

    许沁:“……”

    不过,她倒想起那夜宋焰教她的逃生方法,灭火方法,是真把她放心上的。

    翟淼说完,还挺兴奋看着许沁。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一会儿后,许沁隐约明白了,淡淡表扬:“你做的真好。”

    翟淼立即接话:“我好歹是消防员家属,这点事儿办不成,也太给我哥丢脸了。嫂子你说是不是?”

    许沁一愣。先前担心她的伤没注意,这下才发现她这称呼不对劲——宋焰已经告诉翟淼他们俩在一起了?

    “你还是叫我许沁吧。”

    “那不行。我哥说了,不能对你没大没小的,不然揍我。”

    许沁:“……”

    “我爸妈也说了,做妹妹的不能不像样。”

    许沁:“……”

    这,舅舅舅妈也知道了?分明上次见面还很讨厌她的……

    “虽然我以前跟你有一些不愉快,但那是因为拿你当外人呢。现在是一家人了,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讨厌了,你以后就会知道我有多好。”翟淼说,“以前的事我们就翻篇吧。”

    许沁:“……”

    一家人。

    宋焰到底跟他家人说了些什么?

    她不知道的是,其实,宋焰什么也没跟家里人说。

    只在有天吃饭的时候,简短说了句:“我和许沁在一起了。”

    至于别的,行动说明一切。

    许沁说:“你衣服烧坏了,要不要重新换一件,我这儿有备用的。”

    “没事儿。”翟淼拍拍衣服上的灰尘,“就下摆烧破了,还能穿回去。”

    许沁微微蹙眉,摸了一下她的手肘处,摸下一抹浅粉色的粉末,这触感竟和上次在宋焰袖子上摸到的一样。

    “这是什么?”许沁问。

    翟淼一愣,张口就来:“粉笔。可能是在学校擦黑板的时候蹭到了。”

    许沁将信将疑。

    翟淼一见她那表情就发觉不对了,想想肯定和宋焰有关,立马找补:“也可能是在家蹭的。我爸做木工要用粉笔画标记。”

    “哦。”许沁点头,微蹙的眉心平复下去。

    翟淼见了,知道自己猜对,顿时就在心中暗自腹诽:宋焰啊宋焰,我一个少女被你拉去当苦力也就算了,还得发挥聪明才智查漏补缺地帮你哄老婆。

    得送我十台MAC才行,想想又还是算了,他那钱还是留着当老婆本吧。

    再看看许沁,翟淼心里又由衷地羡慕她,羡慕她有一个像自己这么好的小姑子。

    哪个小姑子会像她一样还在读大学就想着以后挣钱了给嫂子买包包呢。

    许沁见翟淼看着自己,那表情异常亲切友爱,不太习惯,眼神略略移开,双手插进白大褂兜里,说:“你没事就早点回去。”

    “好啊,你继续忙吧。”翟淼冲她摆摆手。

    许沁微微点一下头,转身走了。

    翟淼看她转身离开,忽的想起了初雪后的那天上午,阳光灿烂,一片晴朗。

    她仰头问坐在人字梯上的宋焰:“怎么就在一起了?她这回答应,万一以后又反悔,跑了呢?”

    宋焰说:“以前她不知道和我在一起有多好,以后她就知道了。”

    若是外人听到,大抵会笑这男人太自信狂妄;而翟淼却知道,这是再真实不过的爱与承诺。

    翟淼看着许沁远去的身影,叹了口气,她心里由衷地羡慕她呢。

    但是许沁,这次,你可千万别负我哥。

    ……

    周五下班后,许沁从停车场出发时,照例拿出手机准备给宋焰打电话,和平时一样告诉他她下班了,没有临时加班。

    她开车回去十多分钟,宋焰从自家出门去她家也得十多分钟。

    同时出发,两人刚好可以在楼下碰面。

    大部分时候都是他到得比较早,站在楼下抽着烟等她。然后两人一起步行去超市买菜回家做饭。

    可今天,拿出手机时,许沁突然想起每次都是他先到,今天不如换她等他好了。

    她于是收了手机,开车出了地下车库。走了快半程,遇到红灯才给宋焰打电话报告下班。

    放下电话,想到宋焰过会儿见到自己时的表情,她还忍不住淡淡笑了一下。

    但今天一路都是红灯,运气不太好。不过也不要紧,耽误不了多久。

    许沁把车开进小区地下车库停好,一下车就跑。她跑到离自家最近的出口上去,看见黑夜如幕。

    深冬的北方,下午六点多,天色很黑了。

    透过遮雨玻璃窗外的重重树影,她看到他居然又先到了,在楼道口等待着。

    这次,他站在路灯光外的阴影里,融在夜色中,身影模糊不清。似乎背对小区马路,面朝着住宅楼的方向。

    许沁想一想,沿着冬青的灌木丛,放轻了脚步潜伏过去。

    花坛里几大株铁树挡着,方便她隐藏。

    她慢慢靠近了,突然就蹦出去吓他:“喂!”

    而就在跳出树丛的那一刻,她意识到了不对,他不是宋焰。

    可,来不及了。

    她已不可控制地冲向他。

    他听见她声音便转身,她扑进他怀里,搂住了他的腰。

    而孟宴臣几乎是本能地将她紧紧抱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