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6.草蛇灰线(6)
    当你看到这里, 说明作者君的荷包还能再鼓一点!陆深:你不够爱我  “娘娘,此事千真万确,咱们应立刻想法子逃走才是,臣在神武门外备好了马车。”

    吴贤妃吓得不轻, 六神无主,根本听不进去陆深的话。时间紧迫, 陆深没法子只好去拉了吴贤妃一把,可贤妃却不肯走,“本宫不能走, 本宫得去找皇上。对, 本宫得带着四皇子去找皇上, 本宫要和皇上在一块儿。”

    后来的事也不过是相互拉扯罢了, 吴贤妃执意要去找皇上,陆深执意要带吴贤妃逃亡……适逢此时燕珉嚎啕大哭,吴贤妃忽然惊醒,“不,不, 四皇子不能去,他还这么小。”

    吴贤妃把四皇子塞到陆深怀里, 正了神色, “陆深, 陆家欠我们吴家的, 今日就能还清, 你不是说备了马车, 只要你带着本宫的儿子逃出去,护他平安一世,咱们两家的恩怨便就此了结。”

    再后来陆深不是没有努力过要带吴贤妃一起离开,只是吴贤妃坚持着要留下陪皇上,她说那是她的丈夫,是她一生挚爱……

    陆深从回忆中抽出身,他和庄澜说得很简略,只说吴贤妃爱慕皇上至极,不愿独自逃亡苟活。

    “马车你是什么时候准备的?”听完陆深的讲述,庄澜对吴贤妃那些情深意重都不大关心,她只好奇陆深那时为何会提前准备了一辆马车。

    “在湖东之战胜利之后,有一晚我回宫撞见你,你还了我掉的玉佩给我,你还记得吗?就是那天。”

    “想不到你从那时就开始有所准备了……”湖东之战后明明宫中气氛都缓和了许多。

    “战争无眼,总要留条后路。”陆深淡淡地答。

    庄澜对此很是认同,要不是陆深提前备了马车,那日她们未必能顺利逃离宫中。

    空气静默下来,只剩下两人踩在地上的摩擦声,庄澜思量了一会儿,抛出一个惊雷一般的问题。

    “你对贤妃……是不是有男女之情?”

    陆深停下脚步,显然没想到庄澜会如此问。他怔愣片刻,忽然又笑了,反问不答,“我像是不要命的人吗?”

    庄澜也跟着停下来,“谁知道呢。我瞧见过你给贤妃披衣服,你原本可以做将军有更好的前程,却甘愿留在宫里做个侍卫,又对贤妃那么好,很难不让人往这方面想啊。”

    “我若真和她有私情,皇上还能允我留在钟粹宫?”陆深越听越觉得可笑。

    “这不好说的,你对贤妃有男女之情,贤妃对你却未必有的,所以算不得是私情。”庄澜这一次不是挖苦也不是故意为难,只是如同朋友间的闲聊那样同陆深说话。

    “我和她男女之情没有,救命恩情倒是有。”陆深迎向庄澜因疑惑而微微眯起的眼,不给她开口的机会便继续说下去,“吴夫人二十二年前救过我娘的命,我娘那时怀着身孕,若不是吴夫人,也便没有我。我们两家原本就有些交情,加上这层关系我和贤妃走得近些,后来她入宫为妃,吴老爷担心女儿去求了我爹让我陪她入宫,盼着能有个照应。我如何能不答应?”

    “那……”

    陆深像是知道庄澜会问什么,“我不去做将军谋更好的前程,一是为了还吴家恩情,二是因为战场上刀枪无眼,我爹后来没有再娶,只我一个儿子,我不能冒这个险,自古忠孝不能两全。”

    “披衣服你应该指的是上个月我们碰见的那次,天凉,贤妃出去忘了穿披风,宫女脚程没有我快,才是我回去拿的。至于会披给她,我当时确实没想那么多,是我疏忽,但我平日里都拿她做亲姐姐,绝无半点非分之想,这些事皇上都是知道的,不然皇上断不会为贤妃开先例让我留在钟粹宫当职。”

    庄澜静静听完,有些觉得自己问得太过莽撞,“是我多想了,抱歉。”

    陆深轻轻嗯了一声,不再有别的表示。

    烧纸钱的地方离老翁家实在算不上远,即便路上庄澜和陆深还停下耽搁了一会儿,也还是很快就到了。

    庄澜到了门口急着进去看三个小娃娃,可门才推了一半,陆深忽然问她,“贵妃为何没跟你们一起出宫?”

    “她不肯走。”庄澜把门重新关起来,“不过她不是为了什么一生挚爱,虽然也有和大燕共存亡的念头,但我伺候她这么多年,我了解的,若不是她怀着身孕不方便,怕耽搁了害两个女儿也活不成,她会跟着我一起走的。”

    庄澜叹口气,抬头看向陆深,“是不是觉得我们娘娘薄情,待皇上不够真心?”

    “不是。你说过的,各人有各人的选择罢了。”

    或许是因为明天就要离开,即将离京城越来越远,又或许是因为今天是两位娘娘和皇上的头七,勾起的愁绪和哀伤总是很多。

    这些话,如今除了彼此,庄澜和陆深都不知道还能再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