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6章 堕落之源
    云海之上,一丝缝隙隐现。

    从缝隙之中睁开的那只眼睛,悄然注视着那片深沉的海域。

    大海吞没了船只,巨婴魔怪争相捕食着从船上逃出的人,最后的惨叫声淹没在残忍的咀嚼声中。

    当浑浊的血液被海浪冲走,没有了捕食对象的巨婴魔怪们也沉寂下来,它们将本体沉入海中,只留触手在海面上蠕动。

    处在它们包围下的那个巨型旋涡,依然在向外散发着黑雾。

    直到一头巨婴魔怪毫无危机感地接近到旋涡边缘,那团黑雾才突然蠢动起来。

    那头巨婴魔怪没有任何挣扎地,任由黑雾将自己包围、吞噬,顺着旋涡的流向,被卷入到了无人知晓的中心。

    “咔嚓!”

    旋涡中传出了怪物啃咬骨骼的脆响。

    ……

    某个灯光晦暗的室内。

    一个标准小丑装扮的人正坐在一张椅子上,他的面前是一张圆桌,圆桌的中心摆放着一盏魔素灯。

    那是整个室内唯一的光源,照亮了黑暗中隐藏的人影。

    圆桌周围有十三个座位,但只坐着六个人。

    片刻后,小丑睁开了眼睛。

    “鸭嘴兽死了。”他说道。

    “总是要死的。”

    但在座的几人却没有一人感到惋惜。

    其中一个大腹便便,脸上带着山猪面具的人紧接着便道:“就像你也死过一次。”

    小丑顿时咧开嘴,露出夸张的笑:“不,他只是一个小丑!”

    另一个装扮成吸血鬼模样的艳丽女子不禁捂嘴轻笑:“可你也是一个小丑。”

    小丑顿时板起脸道:“那不一样!我们只是同名!而且,是我弄死他的!”

    吸血鬼女士的脸色却突然冷了下来:“你还夺走了它的东西!”

    小丑张开手臂,召唤出一个个巴掌大的彩球,使其在手臂上滚动:“你是说这些彩球?我很喜欢它们,尤其是画着眼珠的这个!”

    看周围气氛有些不对,小丑突然又嬉笑道:“这是他偷窥我的代价。而且,如果你们觉得不高兴,可以让他复活啊,就像是那边的家伙一样。”

    他指的人,正是坐在他对面的,一个阴沉的、块头很大的、用黑袍裹住全身,脸上戴着骷髅面具的人。

    但另一个块头同样很大,穿着一身骑士铠甲的人却沉声道:“不,他是个例外。我应该告诉过你们,我没有让人复活的能力。而且,没有人关心上一个小丑的死活。只要你能完整地替代他。”

    小丑、山猪、吸血鬼、骷髅、骑士。

    再加上一直未曾说话的矮小警官。

    一共六个人。

    他们用面具、彩妆、衣服等道具来掩藏自己的真实身份,用各自伪装的角色来互相称呼。

    就连开会,也是如同在举行化装舞会一般。

    十三个座位,主座是空着的。

    穿着重铠的骑士坐在主座的左侧,是临时的领导者。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鸭嘴兽死了,我们需要替代者。小丑,你看到是谁杀死的他?”

    小丑摊开手,露出滑稽的笑:“抱歉,我只看到沉没的船和巨婴魔怪的触手。噢,等等,我说骑士,难道你想拉他入伙?”

    骑士沉声道:“有何不可?每个人都有求生的欲望,如果他想要活得更久,加入我们是他最好的选择。就像你。”

    小丑撇过脸,自顾自地玩起了彩球。

    骑士继续说道:“我们需要一位能在海上行动的使徒,继续向那头‘神孽’进行献祭,直到它苏醒过来为止。它是堕落的根源,它的吐息能污染整个城市。”

    ……

    海上。

    在大副和船员们的操纵下,游轮正平稳地驶向布鲁特市的港口。

    死里逃生的庆幸在整个船上飘荡,但悲伤和恐惧依旧未曾消散。

    别说朝夕相处的船员们,便是那些从四面八方被邀请而来的乘客,也多少已经在舞会上与一些人相识相熟。

    看着熟悉的人变成了一动不动的尸体,甚至一些连尸体都不剩,总会感到些许悲伤。

    但也会隐隐有种躺在那里的不是自己的庆幸……

    由于苏闲最后时刻的威吓,倒是没有多人去打扰他。

    他坐在船舱的顶部,一个人吹着海风,遥望着永远不会消失的海平线,口中稍许干涩。

    零点的钟声早就已经过去。

    这意味着七月的篇章终于翻过,八月露出了嫩白的肚皮。

    “一个月过去了吗?也不是。”

    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点是在七月七日晚,差七天凑足一个七月。

    但仅仅在这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却经历了过去一生都经历不到的事。

    但这样的经历有什么意义?

    偶尔夜深人静时,他也会感到很茫然。

    这就像是一个一直存在的哲学命题:

    人活着,究竟是为什么?

    ……

    但这个世界上的绝大部分人连活着都已经很辛苦了,哪有时间去问为什么?

    ……

    无病呻吟而已。

    ……

    苏闲忽然闭上了一眼,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就在舱顶上躺了足足有一刻钟。

    而后,他才重新睁开眼睛,望向夜空中浮动着的云。

    他终于明白了。

    在这二十多天里,他所做的一切事情,其实都只有一个目的,一个很单纯的目的。

    也没什么。

    他就是想活得更久一些而已。

    ……

    凌晨四点。

    游轮在港口停靠。

    那一瞬间,无论是乘客还是船员,都戴上面具,伪装成了各种各样的角色。

    当船梯降下时,所有人都混在一起,从船梯上一拥而下。

    这是最明智的抉择。

    只要尽快离开这港口,再脱掉角色服,他们就是与这条游轮再无关系的一群人。

    苏闲、巴克教授,乃至大副,以及那些兔女郎小姐,都是混在这群人中,浩浩荡荡地冲向港口的各个方向。

    凌晨四点钟不是一个清醒的时间,港口的人还很少。

    突然涌出的这一批奇装异服的人,将好些人都吓了一跳,还以为有人要袭击港口。

    但这群从船上下来的人,来的快,去的也快,眨眼睛已经有人冲出了港口。

    也就在这时候。

    一群穿着警服的人突然从集装箱后冲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