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一十九章 狠心
    春光明媚,万物恢复了生机。这阵子,朱高煦想起了在云南的一段安稳日子,每天有很多时间、可以做想做的事。最大的不同之处,大概也是心境;现在受到的威胁和压力,显然没那么大。

    皇权与道德上天产生了关系,世间规则又是上下尊卑等级森严;何况现在朱高煦还掌握了军|队,任何人想威胁皇权、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当初他在云南时,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

    他主要部署了一些海外的事情,与沈家也有几次书信往来。

    而今天下午,朱高煦决定早早回后宫,与皇后商议扩充后宫妃嫔的事。

    在坤宁宫见到郭薇时,她穿着黄色的常服、头上戴着凤冠,手腕上戴着那枚“天作之合”的晶莹剔透的翡翠镯子。朱高煦感到微微有点异样。

    郭薇不召见妃嫔或诰命夫人时,平素不爱穿皇后礼制的衣裳。那种服饰虽然规格很高,但重点并不是让女子更漂亮。郭薇爱穿浅色飘逸的襦裙或罗裙,那样的打扮显得年轻,让她看起来不像个生养过孩子的女人;不过有时候她也会跟着姚姬学,似乎想更妩媚一点。

    时间还早,夫妇俩在坤宁宫的正殿里,坐着喝了一盏茶,谈论了一阵册封妃嫔的事。

    这时郭薇说道:“妾身许久没去御花园了,今日天气挺好,圣上陪妾身走走罢?”

    朱高煦双手一拍大腿,人便站了起来,痛快点头答应了。他心道,难怪郭薇今天这副打扮,原来早就准备出门。

    “圣上……”郭薇的声音道。

    朱高煦转头看时,见她漂亮的小脸上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他便问道:“何事?”

    郭薇终于说道:“妾身照圣上旨意,要送姐姐郭夫人去中都。姐姐想见圣上一面,一会儿圣上在御花园见她如何?”

    朱高煦沉默片刻,便点头道:“好。”

    与郭嫣见一次面,无非花点时间,朱高煦不用一定拒绝。只要他能够妥协的事,一般都会依着皇后郭薇。毕竟朱高煦正大光明地、同时与别的女人在一起;或许此时的世人觉得理所当然,但他还是很有感触的。

    朱他以前有个长辈挣了不少钱,在外面找了个小的。那长辈的老婆多次在公开场合、对亲朋好友倾诉她的内心,说要等那男人走不动的时候,从梯子上把男人掀下去摔死、让其不得善终。

    但在这里,朱高煦与郭薇仍然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他心里难免觉得郭薇贤惠,所以有回报意愿、对她很能妥协。

    不过在御花园与郭夫人见面,郭薇可以不用事先告诉朱高煦的。朱高煦隐约感觉,沐蓁有了瞻圻之后,郭薇好像更加小心谨慎了。

    一行人簇拥着朱高煦夫妇的车驾,来到了皇宫西北角的御花园。朱高煦走下御辇时,果然看到了郭夫人。

    郭夫人跪伏在地行大礼拜见。朱高煦上前做了虚扶的手势,叫她平身。

    皇后郭薇说道:“妾身先到林中走走,待郭夫人奏事毕,妾身再来陪侍圣上。”

    朱高煦点了一下头。郭薇便给太监黄狗递了个眼色,带着随从向林中踱去,只留下两个宫人、在后面远远地跟着。

    这御花园与皇宫同时修建,成于洪武年间,里面栽的各种乔木已经很高了。而乔木之间用砖石铺就,并有宫人清理杂草和树叶。所以这里乍看微微有点单调,但是比一般的树林又更洁净。偌大的树冠,让砖地上很阴凉,阳光只能从树叶之间投下斑驳的光。

    鸟雀藏在树梢之间,发出“叽叽喳喳”的叫声,这里却仍然显得很宁静。不时就有宫人从路上经过,人们都不敢喧哗。

    郭薇已经向前面的一座水池和假山走去了,那假山上堆砌的奇石与熔岩石、不知从何运来,反正在直隶见不到。朱高煦这时才记起,他与郭薇的初次见面,就在那座假山旁边。

    他回过头,看了一眼面前的郭嫣。

    估计因为高炽去世的事,郭嫣懂得习俗,所以她的衣裳颜色很素净。浅青色的上衣、素白的长裙,身上也没甚么首饰;不过衣裙的料子很好,柔软而轻的丝绸料子,泛着收敛的光泽。朱高煦见过不少女子,所以看得出来,郭嫣脸上看似素净、却细心地施了淡妆。因她的寡居身份,涂脂抹粉显然不太恰当。

    “咱们边走边说。”朱高煦慢慢向前走动,表现得还算和气。

    俩人隔着一段不远的距离,默默地走了一会儿,郭嫣似乎在酝酿着说辞。

    现在几乎所有人面对朱高煦之时,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